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早晚会度化你!
    十公里外。

    “大破灭手!”

    方丘的沉喝声,还在半空中回荡。

    追击上来的途中,方丘一直利用神识之法,盯着梁生。

    见到梁生果然对那群普通人动手的是,方丘心中就怒了。

    虽然速度很快。

    但是要赶上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赶到的时候,恐怕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因此方丘只能一边追击,一边快速的引动天地能量,直接施展大破灭手,凝成一个巨大的手掌,然后控制着一掌扫出,才堪堪的赶在梁生杀人之前,将其狠狠的抽飞出去!

    这一巴掌。

    蕴涵着强大到连方丘都感到有些可怕的天地能量,被击中的梁生,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直接抽飞了出去一千多米。

    重重的摔落在一座高高的沙丘上。

    “呼……”

    还好赶上了。

    看到被抽飞出去的梁升,方丘长长的出了口气。

    那边。

    “噗!”

    被重重轰飞在地的梁生,快速的撑起上半身,可刚站起身来,就忍不住的立刻吐了一口血。

    一脸痛苦的举目观看。

    结果,看到了远在数公里之外的方丘的身影。

    脸瞬间就变得无比的难看了起来。

    周围根本没有其他人,那么这个偷袭他的人,就肯定是无名!

    可是。

    无名还远在数公里之外。

    这怎么可能?

    身为八品二脉的超级高手,他顶多也就能在一公里外伤人,可是神秘人无名却能做到在数公里之外,一击就把他抽飞,还致其内伤。

    虽然内伤并不重,但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实在是太强了?

    “妈的,这是个什么怪物!”

    心中怒骂一声。

    梁生转头扫了一眼那群被吓傻的普通人,恨恨的咬了咬牙,不敢再对他们动手,生怕再动手的话神秘人无名追上来,他就逃不了了。

    当即。

    身形一转。

    “咻……”

    二话不说,梁生直接爆发出全力,整个人如同一阵风一般,飞速的朝着沙漠深处冲了进去,想借此来逃跑。

    这边。

    被梁生吓傻的众人,见到远处一道熟悉的人影飞冲而来,才知道他们得救了。

    “是,是高手。”

    “我们……得救了。”

    “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从无比惊慌的情绪中清醒过来,这群人又是惶恐又是兴奋。

    刚才。

    他们已经到了地狱的门口,甚至都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可是一转眼,他们又活了。

    被方丘,从地狱里活生生的给拖了上来。

    救他们的是方丘,是超自然力量!

    见识到如此恐怖的超自然力量,这群人却又在满满的惶恐中表现得特别的兴奋。

    ……

    这边。

    眼看梁生逃跑。

    方丘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也懒得再提醒这群普通人,当即就加速朝着梁生逃跑的方向快速的追了上去。

    反正这沙漠里唯一的威胁就是梁生了,现在仙苁蓉已经到手,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斩杀梁生!

    这种嗜杀之人,留不得!

    况且。

    方丘还发现了一些异样,要在梁生的身上好好的找一找,看一看。

    梁生一路狂奔。

    方丘一路追击。

    眨眼间,俩人就跑出了十里地。

    在原本速度就不及方丘,又受了轻伤的情况下,梁生的速度大打折扣,原本与方丘之间还有好几公里的距离,结果跑了十公里后,已经被方丘反超,冲到前面去挡住了他的去路。

    当然。

    梁生也不傻。

    前路被方丘挡住的瞬间,丝毫不迟疑的立刻转身换了一个方向继续逃跑。

    可结果。

    还没跑出一公里。

    “跑得了吗?”

    方丘的话声,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转目一看。

    只见。

    方丘正一脸漠然的跟与平行于一条直线上,只不过他是在御空跃动,而方丘却是全程在飞行。

    看见方丘双脚离地飞行,梁生眼眸猛的一缩。

    宗师!

    身为八品二脉的武英,他自然知道,宗师之下只能御空,这御空之术看起来类似飞行,但其实更像是跳跃,一跃腾空数百米之后,便是需要落地借力才能再次御空,这与完全不沾地的飞行,是有很大区别的。

    实力上的差距这么大,这要怎么打?

    梁生咬着牙。

    脸已经难看得有些扭曲了。

    他完全没想过要招惹无名,就只是想要拿普通人来报个仇,平息一下心里对地宝被抢之实的怒火而已。

    可他没想到。

    神秘人无名,竟然又追了上来。

    看样子,显然是不想给他活路了。

    “杀,杀,杀……”

    不知道是心里崩溃了,还是已经疯狂到狰狞了,梁生突然就停了下来,双目血红的盯着方丘,咧着嘴巴,用无比压抑的语气,森然的大喊了起来。

    “不跑了?”

    方丘停住脚步,看着已经陷入疯狂的梁生,一脸漠然。

    奇怪的是。

    这时候,梁生的身上,竟是有着一股血腥味开始弥漫出来。

    其实。

    这股血腥味,一分钟前方丘就已经闻到了,那时候方丘还以为是梁生吐出的血散发出来的,可到了现在,方丘却发现梁生嘴角的血渍都已经干了,也一直没有吐血,但是那股血腥味却比之前更强了。

    看上去。

    梁生的身上,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东西。

    “你该死,你真该死!”

    怒瞪着方丘,梁生生死死的咬着牙,脸狰狞的举起右手。

    “恩?”

    方丘一惊。

    只见。

    在他的右手掌心里,竟然是有着一个蚕豆大小的血泡。

    或者说是血珠才对。

    那是一个晶莹的,有些透明的血珠。

    一眼看去,就能清楚的看到珠子里面有着浓稠的血液在流动。

    “是你逼我的!”

    把右手掌心抬到嘴巴前,梁生大骂一声,突然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张嘴,然后狠狠一口,直接张其掌心的那一颗血珠咬了下来,吞入腹中。

    那血珠,仿佛是生长在他手上,是他的肉一样。

    这一咬。

    其掌心处,立刻出现了一个破口,鲜血淄淄的涌动出来。

    “什么东西?”

    方丘疑惑。

    看着近乎疯狂的梁生,他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仔细的观察着。

    结果,没一会儿。

    “轰!”

    将血珠吞入腹中数秒后,梁生浑身一颤,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轰然自其体内爆涌而出,甚至将得脚下的黄杀,都推动的翻起一层层的沙浪来。

    “伪宗师!”

    方丘双目一凝。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竟是达到了伪宗师的程度。

    从八品二脉,直接提升到伪宗师。

    这是什么东西?

    这怎么可能?

    “杀!”

    就在方丘心惊之时,梁生怒吼一声,疯狂扑杀而来,简直就嫌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章法,一出手便是用出要杀人的狠招。

    这边。

    方丘也丝毫不惧。

    立刻爆发出全部的力量,迎击而上。

    “砰!”

    一击对撞。

    在全力爆发的情况下,方丘竟然还是被梁生给小小的压制住了。

    与之前的情况完全相反。

    梁生在实力暴涨之后,力量竟然是反超了方丘。

    好在。

    这梁生的经脉都跟普通的武者一样,并没有重新开过脉,所以导致他即便实力暴涨至伪宗师的程度,也只能是稍微压住方丘一线。

    “嘶……”

    方丘深吸一口气,没有丝毫退意,眼中反而燃烧起了一股战意。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能压制他的人战斗了。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提升的机会!

    这个机会。

    他要好好把握。

    “战!”

    张口怒喝一声,方丘立刻挥手舞脚,跟梁生大战在了一起。

    明显感觉到自己压制了神秘人无名。

    梁生顿时心生希望。

    以为神秘人无名根本不是宗师,只是学会了一些可以飞行的技法而已,否则以他使用禁术之后爆发出来的伪宗师的实力,怎么可能压制无名?

    “既然不是宗师,那就去死,桀桀!”

    梁生狰狞的大笑着,疯狂的压制方丘。

    而这边。

    方丘则是丝毫不退,一直在与对方碰撞,偶尔寻找机会攻击。

    打了好一会儿。

    方丘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是梁生占据的上风也不大,根本无法完全把方丘给压制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

    方丘一边感受着梁生给于自己的压力,一边试图窥探梁生体内的情况,想要找出这种突然令实力暴涨的禁术方法。

    显然。

    眼前这种方法跟之前梁生所使用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上一种爆发经脉中内气的提升方法,与现在这种方法比起来,只是小儿科而已,从实力提升的幅度就能看得出来。

    奈何。

    在疯狂快速的交手中,方丘根本没机会无窥探对方体内的情况,就算偶尔找到机会,意念力还来不及侵入对方体内,对方凶猛的攻势就来了,方丘不得不作罢。

    无奈之下,方丘只能继续压抑着自己,去感受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试图逼出自身的潜力,从而提升实力。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

    打了十分钟,对方给方丘带来的巨大压力依旧没能把方丘逼入绝境,可对方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实力逐渐下降。

    到十五分钟的时候。

    “啪。”

    最后一拳还没轰出来呢,梁生就浑身一软,踉跄倒地。

    方丘无语。

    走上前去,趁机一把按住对方头顶。

    意念力渗入其体内。

    赫然发现,梁生的经脉,竟然全碎了!

    “桀,桀桀……无论你多么强大,组,组织早晚会渡化你。”

    口中不停的有鲜血涌出,梁生依旧咧着嘴笑着。

    那模样,有些瘆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