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一千人吃草!
    就在李骥刚刚把原地待命的指令下达出去的时候,洞中突然传来一阵异动。壹?????看书?·

    旋即,一道身影直接从漆黑的洞中,高高的腾跃了出来。

    这人,就是方丘!

    “来了?”

    见到方丘,李骥眼前一亮,立刻迎了上去。

    “人都来齐了吗?”

    方丘问道。

    “一个不少。”

    李骥立刻应声,说道:“该带的东西,也一件没少。”

    “好。”

    方丘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让所有人速降下去。”

    “这洞里是什么情况?”

    李骥问道:“真有三千米?里面的蜥蜴不少吧?”

    “高度确实有三千米,里面的巨型食人蜥蜴都已经被我杀了,没有任何危险,放心。”

    方丘说道。

    “虽然大家都是武者,但是这三千米的高度也实在是太高了点,这种高度根本不可能速降啊。”

    李骥愁眉说道。

    “恩。”

    方丘想了想,然后张口说道:“只管放心做就是,我去下面接着,保证没事,另外为了争取时间,让尽量多的人同时下去。”

    “好。”

    李骥立刻点头,笑道:“有你这话,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我先下去了。”

    方丘转身,跳入洞中。

    “所有人员准备速降。”

    李骥立刻转身大喊。

    随后。

    在李骥的安排下,每一个小队使用一套速降绳索,一共十套速降绳索,十个小队一起下,每一个小队十人,每人头上头戴着矿井灯,第一个人降下百米之后,第二个人开始速降。

    相隔百米,安全性有很大的保障。

    再加上,每一个士兵都戴着头灯,所以大家都能清楚的看到周围的情况。

    下方。

    方丘落地没多久,就见到了第一批的十个士兵快速的降落下来,眼看就要刹不住的时候,方丘右手一挥。

    一道内气涌动而出,将这十人的下坠之势,完全阻断下来,让人安全落地。

    数秒后。

    第二批十人到达。

    就这样,一批十人,十秒一批。

    因为都是好几年的特种兵,大家互相之前的配合都非常的默契,而且都坚决执行命令,不带丝毫犹豫的全速速降的缘故。一千人全部落下,也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这其中还要除去一开始准备的三分钟。

    “还有两个半小时。”

    当最后一批士兵落地,方丘暗暗的开始盘算起来。???????·

    “不过,还要穿越迷宫,大约需要快速行径半小时左右。”

    想到这里。

    方丘立刻对最后一个下来,并把十套速降工具全部收起来的李骥说道:“跟我走!”

    说完。

    立刻在前带路。

    “跟上,都跟我快点。”

    李骥大喊。

    所有士兵立刻跟在方丘的屁股后面,进入地下迷宫。

    一路上。

    他们看到了一头头巨型蜥蜴的尸体,特别是在迷宫中穿越的时候,更是被这深埋地下三千米的天然迷宫给震撼了。

    半小时后。

    方丘带领所有人,进入到了最终的洞穴。

    入洞。

    每一个人都惊呆了。

    “好美!”

    “天呐,这么深的地下,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溶洞,还这么美?”

    “这些发光的,都是石头吗?”

    “大开眼界啊!”

    不仅仅是这一千名士兵,走在最后的李骥,进入洞中的时候,也被这景象给震住了。

    这边。

    方丘已经走到了绿洲上。

    因为生灵草的成熟,绿洲上那些原本被方丘啃光的花草,竟然又生长了出来,不过都只有十多厘米高。

    这一幕,让方丘打心底里的感慨,这生灵草所蕴涵的生命能量,实在是太强了,不愧是可肉白骨的存在!

    仔细算了一下时间。

    还有两个小时。

    跟计划的时间一样。

    “现在,我们要举行一场最严格的训练。”

    站在绿洲中心,看着这空旷洞穴中的一千名士兵,方丘张口说道:“我现在站的这片绿地上,一共可以容纳一百人,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前一百名最快将内劲和明劲全部消耗光的人,可以来这里,其他人只能坐在你们现在所站的地方。”

    “现在,开始吧。”

    “都给我拿出你们的全力来,把你们的力量全部用光,我的要求是累到站不起来,消耗到没有一丝力量!”

    得令。

    一千名特种士兵立刻开始互相大战。

    李骥也参与到了其中。

    很快。

    在近乎拼了命的大战中,大家的力量全都消耗一空,所有人都爬不起来了。

    方丘将前一百人,以及李骥全部带进绿洲的草地上。

    “所有人,站起来。”

    方丘喊了一声,然后对着李骥等一百人说道:“每人拔一根草吃掉,然后把草传出去,让每一个人都吃一根。”

    闻言。

    大家都懵逼了。

    什么情况?

    这互相打架就算了,怎么还吃起草来了?

    不过。

    虽然很疑惑。

    但大家谁也没有迟疑,全部照做。

    很快。

    一千人都吃完草。

    “下面,我教你们七支坐法。”

    方丘张口说道:“都看好了。”

    说完。

    方丘一边演示,一边说了起来。

    “双盘足。”

    方丘说着,坐了下去,双脚叠加盘在一起。

    “脊梁直竖,双手环结于丹田下,左右两臂稍微张开,头正、后脑稍微向后收放,双目微张,舌头轻微舔抵上腭。”

    说完,方丘也做完。

    所有人,也都跟随着方丘,用标准的七支坐发,盘坐了下来。

    七支坐法,是打坐最理想的坐姿,如果打坐姿势不正确,就会堵塞身体经络,气脉就会不畅通,能量就上不来,所谓的三脉七轮就打不开,大脑就会缺氧,人就会昏沉!

    因此。

    在体力消耗完之后,使用这种坐法的人,很容易哦静。

    方丘很清楚。

    武者突破武英的关键就是静极生动。

    要想从武者突破到武英,必须做到静,而且必须要静到极处,才能激发那一动!

    “静下心来,用心观察。”

    扫望着这一千人,方丘张口说道:“不管体内自生内气,还是天地之气灌顶而入,都要引导控制这些内气,进入手太阴肺经。”

    说到这里。

    方丘右手一招。

    那底下暗河中,顿时就有一丝丝如针细的水流,淄淄涌起,凌空涌动而来。

    “我以水示脉,看好了。”

    方丘引导着水,在体表开始穿行。

    就跟他在易老的庄园里教导大家时的表现一模一样。

    这样,大家也比较容易理解。

    见到方丘控制着水流在体表涌动的这一幕,一千名特种士兵都感觉很是震撼。

    同时。

    大家也都纷纷的把手太阴肺经的运行线路给记了下来。

    “都学会了吗?”

    方丘询问。

    大家纷纷点头。

    “好。”

    方丘点点头,说道:“闭眼入静!”

    所有人立刻闭眼。

    他们早就在等待着这个指令,因为大家都很累,七支坐法又让大家感觉到很舒服,所以大家都想安静的去享受。

    果不其然。

    半小时后,一千人竟然真的全部进入了入警静的状态!

    这时。

    方丘也不在迟疑。

    直接拿出生灵草来。

    生灵草一出,洞穴内的能量,又再度的充裕了起来。

    嘴巴一张,方丘直接把生灵草含在口中。

    与此同时。

    立刻撤掉对内气的压制。

    这一瞬间。

    “呜……”

    一阵低沉的气流盘旋声传来。

    只见。

    天地之气,宛如汹涌的河流一般,疯狂的从地下迷宫中涌来。

    三千米之上。

    沙漠上空,天空突然就阴沉了下来,雷声轰隆,狂风呼啸。

    普通人看到这种情况,都认为风沙要来了,因为沙漠里就算下雨也下不了多大,不过这一幕要是落在宗师的眼里,那可就不一样了。

    宗师能够清楚的看到,方圆数十公里内的天地之气,都在疯狂的汇聚成流,由上而下直灌而入,冲进那核爆巨坑下隐藏着的三千米的深渊。

    天地之气,疯狂聚集。

    很快。

    在方丘放开的突破之后,体内经脉中产生的巨大吸力下,那如同洪流一般的天地之气,直接在这地下洞穴的上方,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甚至于,因为太过浓郁的缘故,天地之气甚至都显出了真形来。

    那是一道道湛蓝色的能量。

    汇聚在一起,占据了整个洞穴的上空,在急速的旋转中形成一片蓝色的海洋,那种感觉就好像把洞穴变成了海底世界一样。

    当然。

    因为入静的缘故,大家都没有察觉到,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们所有人都被这个巨大的湛蓝色旋涡,笼罩在了其中。

    “足少阳胆经、足阳明胃经!”

    心念一动。

    伴随着放开突破之后,体内产生的大量的内气,以及大量天地之气的涌入,方丘心头一动,立刻引导控制着这些能量,朝着十二正经中的最后两条冲去。

    瞬息之间。

    在浩瀚能量的冲击下,方丘的最后两条经脉,竟然是被冲击得膨胀了起来,两条经脉都被撑得爆裂出密密麻麻的一条条的裂缝,大量能量隐隐的自这些裂缝中涌出,似乎要将方丘的经脉撑爆!

    剧烈的痛苦袭来。

    “咔!”

    方丘不敢迟疑,立刻咀嚼口中的生灵草。

    跟普通的青草一样。

    生灵草嚼起来的感觉也不是很好,但是一嚼碎,生灵草就会立刻化做一股温凉的能量流,甚至都不用方丘咽下,这股能量流就自然而然的从方丘的喉头滑下,朝着方丘正在重开的两条经脉涌去。

    不得不说。

    这生灵草的生命能量实在是太强了。

    覆盖在两条经脉上短短数秒,近乎要被撑碎的两条经脉上的裂缝,竟是立刻就被补了起来。

    仿佛,女娲补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