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只有我亲手铸的剑,才是最
    “请。”

    跨过大门,穿过天井,来到正堂,龙启云示意方丘和何高名坐下,旋即又嘱咐下人上茶之后,才在方丘旁边坐了下来。

    方丘暗暗点头微笑。

    这龙启云不愧是龙家的家主,这大堂迎客厅里有专署于龙家主的主席位,比普通客人的位置要高上一级阶梯,但是龙启云却并没有故意摆谱坐到主席位上,反而很有亲和力的直接坐到了方丘身边,一下子就给方丘留下了极好的映像。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打扰家主了。”

    方丘抱拳说了一句,然后问道:“此番前来摆放,其实是取想得龙家主同意,让我自己锻造一柄剑,当然我不会参与整个锻造的过程,只要成剑前的最后一下让我来就行。”

    “恩?”

    闻言,龙启云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了起来。

    “无名兄,我对你以礼相待,你何以如此瞧不起人?”

    龙启云噌的站起身来,眯眼盯着方丘,说道:“来到了我龙家,你想要什么样的武器,都可以商量,但是你既如此瞧不上我龙家手艺,或者是对自己的锻造之术很有信心,那又何必来我龙家?”

    “既然如此,恕我龙家茶水招待不起你这贵客!”

    说完。

    龙启云直接转身,摆出一副送客样。

    方丘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会惹得龙启云勃然大怒。

    不过。

    龙启运这话,他一听就明白了。

    这龙启云好歹也是铸造世家龙家的家主,铸造的手艺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身为家主的他自然对自己的手艺有着绝对的自信。

    因此。方丘的提议,在龙启云的眼里,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尤其。

    自己提出的要求,还是在对方铸造成形的基础上打最后一下,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吗?

    “抱歉。”

    方丘赶紧起身,想到对方以礼相待,自己却那般无礼,当即一脸歉意的说道:“是我孟浪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方丘一边解释一边苦笑。

    不过。

    因为带着口罩的缘故,龙启云压根就看不到,只能从语气中听到方丘的歉意。

    “阁下,到底什么意思?”

    龙启云转过头来看着方丘,显然怒气还没消。

    “那这样吧。”

    方丘稍微想了想,说道:“请家主打造一柄剑,早剑过程让我全程观摩,不知可否?”

    确实。

    方丘想了想,让别人铸剑,自己又去敲最后一下,实在是太不给人面子了。

    仅凭这一点,就没法跟对方合作。

    因此。

    方丘只能提出这种请求,去好好看看对方是怎么铸剑的,看看能不能模仿一下。

    大不了,看得差不多以后,再借用对方的工具来尝试一下!

    想来。

    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在对方铸造的基础上打,这总不能是瞧不起了吧?

    “这……”

    听到方丘的请求,龙启云的脸色稍微好了点,然后想了一会儿,才点头说道:“可以。”

    毕竟。

    神秘人无名在当下武林中的地位不低,还吸引着非常多人的目光。

    无名求剑,以及无名本人使用他们龙家的剑,对他们龙家的名声也是有好处的。

    最重要的是。

    无名的武力太强了!

    他也怕无名发飙,要是一个不小心,无名真的发飙把他们龙家给闹上一通,那可咋办?

    要知道,被无名搞死搞残的人可不少,大家族也是有几个的。

    “不过,我龙家的剑也没那么容易讨。”

    答应的同时,龙启云傲然的抬起头来,说道:“要我给你铸剑可以,铸造费用五十万,一分不能少。”

    “没问题。”

    方丘立刻点头答应。

    “另外,你必须把使用龙泉剑的消息,在武林中传出去。”

    龙启云再提。

    “好。”

    方丘点头,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可,请随我来。”

    龙启云应了一声,带着方丘和何高名绕过正堂,来到了后院。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有年限的院落。

    院落类似于京都的四合院。

    不过。

    这院落却并不是住人的,而是打铁的。

    是一个古式的打铁铺子。

    各种材料,一应俱全!

    “这边。”

    就在方丘以为龙启云要脱衣服,开始烧火练铁,准备铸剑的时候,龙启云走到锻造房里,对着方丘喊了一声。

    方丘和何高名走上去。

    刚走到龙启云身旁,只见龙启运身手在前方的墙壁上一摁,脚下立刻就传来了机器摩擦声响。

    “咔嚓咔嚓……”

    三人所站的地方,竟然开始缓缓下降。

    仔细一看。

    这那里是地面啊,纯粹就是一个大型升降机。

    很快。

    升降机降到最底下。

    方丘转目一扫,顿时就懵逼了。

    这是一个非常宽阔的空间,类似于大型公司的车间,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是一个车间。

    车间里。

    方丘看到了机器和机床!

    “卧槽!”

    何高名惊呆了。

    “不是说,全部都纯手工吗?”

    方丘一脸懵的问道。

    “手工?”

    龙启云鄙夷的扫了俩人一眼,张口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纯手工铸剑怎么可能有机器精准,各行各业都要与时俱进!”

    俩人无语。

    跟在龙启云身后,走向前方的机器。

    来到机器前。

    龙启云二话不说,直接启动机器。

    “这是烧铁炼钢!”

    指着正在炼铁的机器,龙启云说道。

    方丘了然。

    很快,铁水出炉。

    龙启云用磨具接住铁水,使其凝成长方体状。

    “这就是剑胚!”

    戴着隔热手套,用工具抬着那一块成型之后,依旧还是很红的长方体铁块。

    闻言,方丘和何高名同时一怔。

    都不敢相信。

    这就算剑胚了?

    “这是粗胚。”

    似乎是看出了俩人的疑惑,龙启云张口说道:“在科技没有这么发达之前,我们把这个称做“倒铁水”,一般情况下的粗胚有正方型和长方形,短剑和刀粗胚用正方形,长剑的粗胚用长方型。”

    闻言。

    方丘和何高名了然的点了点头。

    他们从未接触过锻造这一行,因此对铸剑的过程也不是很了解。

    这边。

    粗胚做成,龙启云立刻开始正式铸造。

    只见。

    龙启云抬着粗胚,放到熊熊炉火中燃烧,等烧得透红之时,才抬出来进行手工冲打!

    一手掌控着剑胚,一手提锤,翻来覆去的反复敲打。

    敲打了好一会儿。

    等剑胚的温度降下来,龙启云才把剑胚放到一旁的水中。

    “滋滋……”

    因为余温尚热的缘故,剑胚一入水,立刻就将水引沸,当然只是小范围的。

    “这是见水。”

    龙启云说道:“我们龙泉宝剑的祖先是春秋时期的欧冶子,他制作宝剑的时候,只用我们龙泉石的剑池湖里的水来见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制造出最好的宝剑。”

    “这水?”

    何高名问道。

    “就是。”

    龙启云回了一句,然后又把见过水的剑胚,放到火炉里里,再次烧红,然后再次次敲打。

    随后。

    是第二次剑水。

    到了第三次。

    敲打完毕,就在方丘和何高明以为要进行第三次见水的时候,龙启云却把已经非常接近剑型的剑胚,放到了一个大油桶里。

    “两次见水后,就该见油了。”

    “见油,是为了使宝剑更加柔韧!”

    ……

    随后。

    龙启云又用了刨锉、磨光、泡光、镶嵌、淬火、钢磨等等一共二十八道工序。

    一直在旁观察。

    方丘察觉到,虽然在铸剑的时候,每一个步骤龙启云都有解释,但是这些步骤都是铸剑的最基本的步骤,别说是他们龙家,就是其他的任何一个打铁铺,也都是按照这个步骤一套一套来的。

    也就是说,龙启云的解释根本没什么用。

    唯一有用的,是他的锻造功法!

    没错。

    是功法!

    方丘察觉到了。

    这套功法很难模仿,如果想要学会就必须先学会对方的功法才行,而且即使学会了,还得要精确,铸剑的时间、方位、力道,以及最适合打造的时间点等等。

    这些,可不是一个功法就能学会,而是需要长年累月的经验才能做到的!

    一转眼。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

    时间来到凌晨!

    第一柄剑,才终于是正式铸造成功!

    “呼……”

    拿着剑,龙启云都快虚脱过去了。

    不过。

    其手中的长剑,却在灯光下,绽放着刺目的寒芒。

    “此剑,在子时铸成,便叫子月吧!”

    龙启云看着剑,喃喃说道。

    方丘和何高名,却是不约而同的脸皮一抽。

    不过。

    仔细看去。

    龙启云看手中长剑的眼神,分明就像是在看着爱人一般,流露着浓浓的爱意。

    没有多想。

    方丘上前,从龙启云手里接过长剑。

    仔细一感应。

    “好剑!”

    方丘暗暗称赞,这柄剑绝对不比易老手里那柄宝剑差。

    伸手摸上去,闭眼。

    绝对手感!

    方丘发现,自己的绝对手感,竟然感知不到剑体内的结构和剑体的厚实度。

    心中有些惊讶。

    方丘立刻尝试着将内气灌入到剑身之中,然后直接使用神识之法,就像探查地势一样,仔细一探,竟然能探查到剑体里面的纹路和各个细节。

    “有了这些细节和纹路,那还要什么方法,只要在铸剑的时候,也弄成同样的细节和纹路不就行了?”

    心念及此,方丘立刻睁开眼来,一脸惊喜的说道:“果然是好剑!”

    “那是当然。”

    龙启云一脸傲娇的说道:“我们龙家的铸剑术当世无双,你还敢说最后一步由你来完成吗?”

    “现在你知道了吧,只有我自己亲手铸造的剑,才是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