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为什么反差这么大呢?
    “半年?”

    听到徐妙林的话,这对年轻夫妻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俩人都很是失望,那女人更是咬住下嘴唇,一脸悲痛的说道:“可是,医院说孩子最多就只有三个月的命了,哪里能有半.网”

    还没等这个女人哭出声来,徐妙林就张口了。

    “我说半年,就能保他半年的性命无忧。”

    话虽然有些傲气,但是在面对直播间的观众和这女年轻夫妻的时候,徐妙林却一丁点也不怵,反而无比自信的张口说道:“即使我治不好这病,但是让他再活二十年,绝对不是问题!”

    这话一出。

    所有正在观看直拨的观众都惊讶了。

    “二十年?”

    “医院都说只有三个月的命了,他还能给孩子续命二十年?”

    “从3岁续命到23岁?”

    “口气这么牛啊?”

    “不愧是方丘的中医老师,说话都这么牛逼!”

    这边。

    听到徐妙林的话。

    孩子的父母,都不禁激动了起来。

    二十年,这二十年不仅仅是让孩子有了活下去,有了在这个世界上多活这二十年的资本,更多的是希望。

    二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说不定在这二十年间,就能找到真正的治疗方法,就能把孩子彻底的治好呢?

    年轻的夫妻俩都特别激动。

    可是。

    这对年轻的父母,却并没有急着求徐妙林出手救孩子。

    因为他们想到了方丘。

    因为他们知道,方丘有那个本事,能治绝症。

    说不定,真的能把孩子的病完全治好!

    “方丘,方丘能有办法吗?”

    女人满怀希望的盯着徐妙林,问道:“方丘一定可以的,他一定可以治好我的孩子。”

    孩子的父亲也一脸的希冀。

    “方丘不在学校,我也联系不上他。”

    徐妙林再次重复之前的话,说道:“而且,你确定方丘能治好?”

    这一句问话。

    立刻就把孩子的父母给问懵了。

    是啊。

    凭什么方丘就一定能治好?

    连方丘的中医师父,也只是有把握而已,方丘亲自来就真的能治好吗?

    不仅仅是年轻的父母。

    就连所有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也都扪心自问了起来。

    “为什么会联系不上?”

    孩子的母亲,突然就跪倒了下来,泪水哗哗涌流而出的同时,说道:“我要救活我的孩子,求方丘救活我的孩子,我要的不是二十年,我要的是我的孩子能恢复健康,能好好的活下去,续命二十年又怎么样,我的孩子还是会死,我求求你们了,让方丘出来吧。”

    孩子的父亲也跪下了。

    这个女人之所以来学校里大闹,之所以写牌子跪在学校大门前,就是因为她的抱着百分之百的救治愿望来的,她从心里笃定的认为方丘一定能治好她的孩子,所以就算是方丘的老师,她也不信任。

    毕竟,方丘的能力,是全国上下的所有人所共知的。

    “快起来。”

    徐妙林上前把夫妻俩扶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方丘不在学校,我也联系不到他,你们在这里一直要他出来医,那也得他在,也得他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吧,人都不在你在这里跪着有什么用,而且你们真的确定方丘能治好你们的孩子吗?”

    “能。”

    孩子的母亲立刻接口,说道:“方丘一定能。”

    “对。”

    孩子的父亲张口附和道:“方丘不是能治疗癌症吗?他的医术那个高超,一定能治好我的孩子的。”

    “他不是神医!”

    徐妙林摇头,说道:“癌症与癌症也是不同的,你们孩子这病,方丘真的能治得好吗?”

    “你们去医院治疗,医院都治疗不好,为什么你们敢说方丘一定能治好?”

    闻言。

    这对年轻的父母对视一眼,都沉默了。

    他们也不确定了。

    见到俩人迟疑。

    “嘶……”

    徐妙林深吸一口气,然后面对着这对年轻的父母,面对着直播的观众,张口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都给说了出来。

    “你们不确定方丘能不能治好孩子,却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学校大门口,你们这是置方丘于何地?”

    “你们明知道他不在,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他,却依旧跪在学校门口,你们以为这是古代的宫斗戏,你们这是来逼宫的吗?”

    “多少人跟你们说过方丘不在,但是你们就是不听,还跪在学校门口,就是因为你们这一跪,现在上沸反盈天,说什么的都有。”

    “你们这是利用了别人的善良,把方丘架在火上烤!”

    “而且,被你们架在火上烤的,还是你们一心要求的,要为你们孩子治病的医生,你们扪心自问一下,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一连数个问题。

    从徐妙林的口中狠狠的传出来,完全是以一副长辈的口吻在质问。

    直播间里。

    徐妙林的这一席话,也深深的震撼了许多友。

    那些冷静下来的友仔细一想,这对父亲还真是把方丘架在了火上烤,用道德来勒方丘的脖子。

    现场。

    “现在,上已经是骂声一片了。”

    徐妙林一脸凝重的看着这对沉默的夫妻,说道:“方丘的声誉受损,他没有出现,大家就都觉得他在躲,即使他是真的联系不上,大家也还是会这么说。”

    “就算等方丘得知这个消息,出来了,也还是会有人散布那些阴谋论!”

    “如果方丘能治好你们的孩子,最终也治好了,那么方丘的声誉谁来补?”

    “方丘欠你们吗?有能力的医生欠你们的吗?为你们治病救人,还是忍着被你们倒砍一刀吗?”

    此话一出。

    这对年轻的父母,立刻就忍不住的齐声哭了起来。

    泪水,如泉涌。

    她们确实没想这么多。

    她们一心,就只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请方丘出来救救她们的孩子。

    直播间里。

    许多友都赞同徐妙林的话,但是在听到方丘这一席话之后,大家却又觉得徐妙林说的有些过分了。

    这毕竟是父母爱孩子的心啊,为什么不能原谅?

    “呜呜……”

    看着这对大哭的父母,徐妙林又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哭的越狠,未来就有越多的语言刀子捅向方丘,直到把他捅死为止,方丘早晚会被医生这两个字害死的!”

    所有人都听得愣住了。

    “徐妙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在说什么呢?”

    “完全听不明白啊。”

    “虽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但是我好像对捅刀子这个点有些明白了,徐妙林的意思大概就是,这对夫妻哭的越惨,大家就越同情他们,毕竟现在的社会就是弱者有理啊,大家平日里的同情心都无处抒发,一旦遇到这种事,就会同情心泛滥,然后一个劲的同情和帮助弱者,却把跟这件事原本就毫无任何关联的方丘,拿出来大肆的讨伐!”

    “医生错了吗?医生没错吗?”

    ……

    “我说完了。”

    徐妙林长吐了一口气,然后看着这对年轻的夫妻,问道:“现在给我一个答案,你们要我给你们的孩子治疗吗?”

    “要。”

    夫妻俩齐声开口。

    方丘不在,她们就这么死等着也不是办法,徐妙林虽然不一定能治好,但也有很大的把握,而且就算治不好,徐妙林也能给孩子续命,续上命孩子就一定能等到方丘。

    “好。”

    徐妙林立刻点头,说道:“我是江京市中医院的主治医师,一会我就去中医院上班,你们去挂号吧。”

    大家一听都愣住了。

    “不是说隐退了吗?怎么又成中医院的主治医师了?”

    “这是什么鬼?”

    “人都找上门来了,怎么还要挂号?”

    各种疑问声纷纷出现。

    这时。

    有人在直播间里解释道:“徐妙林在隐退之前,就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江京市中医院的主治医师,虽然后来隐退了,但是因为他的医术很强,又对两所医院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缘故,即便隐退了,两所医院也一直都为他保留着职位。”

    “原来如此。”

    “能同时担任两所市立三甲医院的主治医师,这个徐妙林果然变态。”

    “可是,这跟这对夫妻俩和孩子有什么关系,这夫妻都带着孩子到学校里来找到他了,怎么还让人去挂号呢?”

    ……

    现场。

    夫妻俩也愣住了。

    “挂号?”

    女人一脸莫名的问道。

    “对。”

    徐妙林很肯定的点头,说道:“去江京市中医院挂号,我是医生,隶属医院,不能接私活,医院有医院的流程和收费标准。”

    “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听得这话。

    大家顿时就明白了。

    徐妙林这意思,是要收费啊!

    一想到这里。

    友们顿时就愤怒了。

    可是,换位思考一下,人家徐妙林确实是医院的医生,医院收费是很合理的啊。

    但是,怎么总觉得很别扭,很愤怒?

    在友们看来。

    这么悲情的事,理应免费救人,然后弄出一个合家欢乐的故事结尾,救人的人应该要无私的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才对,怎么能收钱呢?

    这边。

    夫妻俩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看向正在直播的手机。

    徐妙林也走到手机钱。

    “还收钱?”

    “黑心医生!”

    “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同情心吗?”

    看到大家刷屏,徐妙林笑了。

    然后一脸怅然的说道:“如果现在的场景就在医院,我能救活他们的孩子,他们会对我感激不尽,你们会称赞我妙手回春。”

    “但是为什么同样是救人,就因为不在医院,我就理所当然的要挨骂呢?两者反差为什么如此之大?大家都思考一下吧。”

    说完,直接伸手关掉直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