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累昏死过去的方丘!
    /pamp;gt;

    医w..la

    方丘依旧在坐诊,即便已经熬了两天两夜,却依旧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忙碌中,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一转眼。

    到了下午,中医院里其他科室的医师们,又下班了。amp;bsp;

    因为方丘的缘故,这两天下来这些科室里根本就没有病人,偶尔来一个也不是来看病而是来开药的。

    在这种情况下,各科医生干脆就把这两天时间当成假期了,各自在诊室里弄自己的事,比如养养花花草草、玩玩游戏什么的。

    就连下班,大家都招呼着一起。

    “方丘还没停啊。”

    “神人一个,咱们比不了啊。”

    “是啊,年轻就是好啊,精神头足。”

    “我决定以后有时间,我得好好研究一下方丘那个练气的视频,就算做不到他那样,至少也能养养身,精神头也能足点。”

    “诶,你们说,我们明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方丘还在不在?”

    这问题一出,大家伙都各自发表见解。

    “医院是早上六点开始挂号,八点正式开诊,我们来的时候方丘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毕竟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到明天早上就三天整了。”

    “我也觉得,到现在为止,方丘都已经连续坐诊了个小时了,还有个小时就天整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排队的病人还是多啊,现在还在排队挂号的都大有人在,我估计他要是撑得住的话,绝对不止三天。”

    “那什么撑,他又不是机器,要是真把这些人给看完,到时候又有其他病人来了,要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病人,不是他方丘能以一己之力看完的。”

    “可是话又说回来,方丘看病这三天,简直就是我们整个职业生涯最清闲了三天了吧,一个病人都没有,盼东盼西的盼来个抓药的还兴奋老半天,这一整天啊办公室又不能离,只能坐在办公室里干喝茶。”

    这话一出。

    大家都纷纷的摇头苦笑,各自感慨着离开了。

    内科。

    诊疗室里。

    方丘还是在看病。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距离三天时限的早上八点,越来越近。

    连着三天。

    这三天时间,方丘已经看了九百多位病人了。

    虽然没有参加青年国医的时候看的病人多,但是这次的病人跟那一次完全不同,这一次都是些重症患者,否则方丘也不至于为了速度,而一直在使用内气来进行治疗。

    九百多人听起来很多,但是跟从各地赶来看病的所有病人比起来,却还不到一半。

    在诊疗室外面等待的病人,还是很多。

    挂上号的都在三楼,甚至从一楼到三楼甚至是四楼的楼梯间都给占了,一楼大厅里还有很多没有挂上号的。amp;bsp;

    这些人都在等待着。

    “三天时间,就快要到了!”

    “真的要结束了吗?”

    “要是在结束前没排上怎么办?”

    “这都排了快一天时间了,要是排不上的话,这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

    上。

    很多关注着这件事的友们,也都特别好奇。

    “三天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方丘真的看完三天就要结束了吗?”

    “还有这么多人等着看病呢,方丘不会真的看完三天就停吧?”

    “这情况,想停也停不了啊,一停下来可是要出大事的!”医院。

    诊疗室里。

    “嘶……”

    整整三天没合眼的徐妙林,看着书差点就睡着了,当即噌的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大口气,把窗子打开,冷门一进来,顿时就把他冻得双手抱肩的哆嗦了一下。

    顺手抓起诊桌上的茶杯。

    徐妙林抓了一大把茶叶,仍进杯里,泡了一杯特别浓的茶,捂了捂手,等茶水的温度降下去之后,才噌的站起身来,猛的一口喝下。

    “呼……”

    喝完浓茶,徐妙林被苦得咧着嘴巴甩了甩头,然后长出一口气,走到窗边,看着楼下还在排队的人。

    “三天,结束的时刻终于是要来了!”

    ……

    医院里。

    随着三天时限的临近,那些正在排队的病人,都开始烦躁了起来,挂号处的工作人员甚至都已经在尽量的放慢速度挂号了,目的就是拖到三天时间到,就不用再给其他人挂方丘的号了,因为在医院的系统里,方丘只上三天班,所以方丘的号也只有在这三天的时间内能挂到。

    当然。

    他们之所以放慢速度,其实也是因为方丘,他们知道方丘已经不眠不休的看了三天了,现在肯定已经累得不行了,每多一个病人,对方丘来说也都是折磨。

    可是,这些排队等看的病人和排队挂号的病人,却不这么想。

    随着时间的临近。

    这些病人们,开始烦躁了起来。

    “这什么意思,这队伍怎么不动啊?”

    “前面的快点啊,走起来啊?”

    “前面还有多少人啊?”

    “妈的,这时间都快到了,我们在这里都排了那么久的队了,方丘这一下班我们怎么办?”

    “就是啊,我们可都是挂了号的。”

    “挂号费都出了,不能不给看病吧?”

    逐渐的。

    越来越多的人都急躁了起来,原本只是琐碎的喧哗声,也变得越来夜大。

    大家的情绪,都渐渐的起来了。

    诊疗室里。

    听到外面传来的嘈杂声,徐妙林打开诊疗室的门,朝外面那些焦急的开始吵闹的病人们扫了一眼,心中暗道:“避免不掉的,终于来了!”

    那边。

    方丘的诊疗室门外。

    质询台上,还拜访着高高的几叠病例本。

    “方丘医生还看吧?”

    一个病人走上前来,对着坐在咨询台前的护士问道。

    “不知道。”

    护士立刻摇头。

    “方丘医生要是不看了,我们这些千里迢迢的从外地干来的病人怎么办?”

    这个病人情绪很不好的出声质问。

    “就是啊,怎么办?”

    “为了找方丘看病,我可是专程买飞机票过来的,要是看不到的话,我的飞机票谁赔?”

    “都排这么久的队了,不能不给看吧?”

    “就是啊,要是看不到,你们医院就是欺骗消费者!”

    “方丘不给我们看病的话,你们医院就违背了挂号的契约精神,这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吧?”

    一时间,其他急躁的病人,也都纷纷附和。

    他们也怕啊。

    要是方丘真不给看了,他们怎么办?

    这边。

    面对那么多人的质问,咨询台前的两个小忽视都被吓住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

    小护士惊慌道:“方丘医生只看三天的病,之前已经宣布过了,而且他都不眠不休的看了三天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

    “什么叫能不能啊?”

    一个病人顿时就怒了,大声说道:“这不关方丘医生的事,这是你们医院的问题,我们要是看不上病的话,你们医院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没错,必须给我们说法。”

    “这不是玩我们吗?我们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怎么能不给看呢?”

    “我挂了号,方丘就必须给我看,不给我看试试!”

    病人们的声音,越来越大。

    一个个都闹着要医院给他们一个说法。

    甚至,还有急红了眼的病人,连方丘都针对。

    这一下。

    两个护士都被吓坏了。

    眼看事情就要发展到不可控的程度,生怕惹众怒的两个小护士,只能一个去上报,一个去诊疗室里找方丘,这种事情她们俩个小护士可处理不了。amp;bsp;

    徐妙林诊疗室。

    听着外面嘈杂的吵闹声,徐妙林抬起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始时钟,时间正好指在八点整!

    这时。

    护士从方丘的诊疗室里走出来了。

    “大家别急,方丘医生让我通知大家,他会继续给大家看病。”

    这话一出。

    全厂众人都纷纷叫好。

    大家焦躁的情绪,也逐渐的平复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

    徐妙林又返回诊室坐下,喝下。

    上班时间。

    各科的医师们收到消息后,都纷纷苦笑。

    “看样子,今天又要休息了啊。”

    ……

    上。

    大家也对方丘啧啧称赞。

    “说好了三天,却因为病人太多而主动继续,这都三天三夜没休息了,方丘为了病人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实在太厉害了。”

    “医德啊,这才是医德!”

    称赞的同时,大家也都纷纷的开始担心起方丘的身体来。

    “三天了,让方丘休息一下吧?”

    “是啊,他是人又不是机器!”

    ……

    这边。

    诊疗室里,方丘却如定海神针一般,一样去看病。

    只是,此时他体内的内气已经快要枯竭了。

    诊疗室里。

    查看了一下体内的内气,方丘不禁苦笑。

    可即便如此,他眼中那一抹要为大家看病的新年,依旧坚定,因为门外还有很多病人等着他看呢。

    深吸一口气。

    方丘继续压榨体内的内气,给病人们治疗。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随着时间的六十,方丘体内的内气正在渐渐消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丘体内只剩下这最后一丝的内气了。

    在这种情况下,方丘只能利用这最后的一丝内期,调动天地之气来继续治疗。

    不过,天地之气可不是那么好掌握的,尤其是治病不如自己的你内气得心应手。

    可即便如此,方丘也很努力去做。

    最终。

    那最后一丝内气也消耗光了。

    天地内气也调动不了。

    “去检查吧。”

    看完一个病人后,方丘笑着说了一句。

    门前。

    护士问道:“要叫下一个吗?”

    可回答她的。

    却是一个大响声。

    “啪!”

    在护士的询问声中,方丘笑着,还没开口就一头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