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十五章 现在想给钱,晚了!
    “恩?”

    战场中心。

    避开刀剑召集后,方丘站在原地。

    虽然看不清楚,但却能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漂浮着许多密密麻麻的粉末。

    这边。

    撒完毒后,六人立刻后撤到安全距离之外,一个个谨慎的脸色都在瞬间放松了下来,盯着方丘,脸上隐隐的流露出奸计得逞的笑意。

    现在的他们,根本不需要谨慎,只要安静的等待着方丘毒发身亡就行了。

    场外。

    所有楼阁上的围观者们,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清楚的看到了,仍出刀剑之后,六人都同时朝无名仍了东西,但又都没看清楚他们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是暗器的话,无名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躲避。”

    “无名没有躲避,就代表不是暗器。”

    “你们看,无名站在场中,好像是在闭气!”

    “难道,他们朝无名仍出去的东西,是毒?”

    “肯定就是,要不然无名何需闭气?”

    “卧槽,实在是太卑鄙了!”

    “下流,无耻!”

    这边。

    “阴险!”

    第五倩愤怒,近乎都要出手帮助无名了。

    可就在他有所动之时,一只手却是悄然搭在了她的肩上,这只手掌的出现,很神奇的瞬间就将她心中的怒火,完全给压制了下去。

    转头一望。

    第五倩身后,阿英淡淡摇头。

    这边。

    “恩?”

    云阳子也愤怒的皱起眉来,不过却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场边。

    洛阴派大堂门前。

    “桀桀……”

    向天河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很轻。

    然而。

    就在向天河刚笑起之时。

    “嘿嘿……”

    场中,一个冷笑声同时响起。

    众人转目一看。

    却见。

    方丘笑了。

    满满的冷笑。

    在别人看来他可能凶多吉少,但是于他而言,洛阴派使用的这些小把戏,对他却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他堂堂一个宗师,怎么会被下毒这种下流手段迫害?

    况且。

    那破绽,可是他自己刻意露出来的,在露出破绽之前,方丘就直接开了护体内气,将自身于周围的空间完全屏蔽了开来。

    此时,他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内气,将所有的毒粉,全部都隔离在完,一粒微尘都沾不到他的身上。

    冷笑间。

    方丘意念一动。

    强大的念力,倾泄而出。

    将身周百米内的一切,完全笼罩起来,每一粒毒粉,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仔细一感应。

    这毒,显然已经毒到了极点!

    别说是普通的武英。

    就算是宗师,在猝不及防之下中了此毒,也必须在半个时辰内用内气将毒素化解,否则不死也残。

    这毒若是落在宗师之下的武英身上,那唯一的结果就是死亡!

    可想而知。

    这种毒,有多毒!

    方丘紧咬牙关。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对这种毒却是清楚得狠,别忘了他还是一名毒医!

    “好阴狠的心,竟敢用毒!”

    方丘扫了六人一眼,目光直指向天河。

    这话一出。

    周围楼阁之上,顿时一片哗然。

    “卧槽,真的是毒?”

    “洛阴派,太他妈阴险了。”

    “以多欺少也就算了,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实在是太无耻了。”

    “洛阴派的嘴脸,怎么能这么丑恶?”

    大家纷纷出声指责。

    “毒,在哪儿呢?”

    向天河冷哼一声,眯眼盯着方丘说道:“我看,是你自己不敌,所以找借口来诬陷我们吧?”

    “不承认?”

    方丘冷哼一声,说话的同时,右手伸手一卷,内气涌动而出,直接在身周凝成一层内气风流,将得弥漫在其身周的那些毒粉,全部都吸引而来,凝成一团,落在掌心。

    “你们门主说了,这不是毒,那么你们谁向试试?”

    方丘托着手中的粉末,问道。

    闻言。

    六位长老脸色大变,纷纷后退。

    与此同时。

    “无名!”

    向天河脸色阴沉的站了出来,说道:“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继续再纠缠下去的必要了,两千八百万,我洛阴派给的起!”

    “现在想给钱?”

    方丘抬着手中的毒粉,说道:“晚了!”

    话声落下。

    脸色一沉。

    掌心内气涌动而出,如同火焰一般,直接将那一团毒粉,全部焚烧成灰烬。

    随后。

    “唰……”

    身形一动,不再留手,直接攻向撒毒的洛阴派的六位长老。

    “砰!”

    第一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方丘狠狠一拳砸中丹田。

    “咔嚓!”

    一声脆响。

    丹田破碎的同时,胸口-爆出几个血口,鲜血喷射而出。

    一眨眼。

    一名八品二脉巅峰的张老,丹田破碎,经脉尽断,彻底废了!

    见状。

    其他五人大惊。

    特别是之前就被方丘一拳打伤那人,更是立刻朝其他几人跑去,试图寻求庇护。

    这边。

    “无名,你别欺人太甚!”

    向天河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冲上了前来。

    “是我欺人太甚,还是你们洛阴派欺人太甚?”

    方丘反问一声,说道:“现在,我就从你们的身上,那回本该补偿我的东西!”

    说完。

    再次闪身,冲向另外一名长老。

    向天河脸色惊变。

    立刻出手阻挡。

    奈何,他的速度比方丘还是慢了那么一点,没来得及阻拦,方丘就已经冲到了其中一人身前,在对方的反抗中,硬生生的一拳破开对方防御的同时,狠狠的砸在对方的丹田之上。

    “你给我住手!”

    向天河终于赶到,愤怒的爆喝声传出的同时,狠狠一拳朝着方丘的脑袋砸来。

    “我留你到最后。”

    方丘冷哼一声。

    一拳打出,跟向天河硬生生的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将向天河震退才同时,身形一闪,冲向另外一名长老。

    这一刻。

    洛阴派仅剩的四名长老,都是一脸骇然。

    他们哪里能想到。

    以他们的实力,在无名的面前,竟然连反抗和抵挡的力量都没有,八品二脉的他们,此时绝望得就像是一个武者!

    逃。

    只能逃!

    四人分向四个方向,疯狂逃窜。

    然而。

    “逃得了吗?”

    方丘那死神一般的话音,在洛阴山上空震响。

    话音刚起。

    一阵撞击巨响声传来。

    “砰砰砰……”

    只见。

    那四名长老,刚踏空冲到阁楼上空,就宛如遭受到了巨大的重击一般,一个接一个的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摔落在向天河的身边。

    这一幕。

    把周围所有围观都给吓坏了。

    “卧槽,牛逼啊。”

    “我刚才看见无名了,就在我面前,把洛阴派的长老当成球,一脚踢回去了!”

    “好恐怖的实力,洛阴派完了!”

    就在大家震惊无比之时。

    场中。

    接二连三的震响声传开。

    “啪啪啪……”

    又是连续四声巨响。

    向天河完全阻挡不了,被踢回广场上的四名长老,眨眼间就被方丘一一的狠狠的轰飞了出去。

    倒地的时候,四人都暴吐鲜血,经脉尽断!

    短短三分钟。

    从撒毒之后,无名仅用了三分钟时间,就向洛阴派的六名长老,全部废掉,而且还是在向天河不断出手阻挡的情况下。

    这是什么实力?

    不仅仅是洛阴派的人,就连围观的大部分人,都被震惊了。

    唯二没有震惊的,只有云阳子和第五倩,不过两人的脸色也有所改变,显然也都没有预料到无名竟然强横如斯。

    “如此卑劣,留之何用?”

    废掉六个长老,方丘停下来,盯着向天河,说道:“差不多都废了,就剩下一个最该废的你了!”

    “你,你……”

    向天河也呆了。

    刚才,他已经用尽的全力想要阻止无名,但是他做不到啊!

    从刚才那短短的三分钟时间,他就已经深刻的感受到了他跟无名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是不可弥补的,是他永远跨越不了的!

    可是,他不甘。

    他不甘心!

    他是洛阴派的门主,他是武林中人人谈之色变的高人,凭什么,凭什么要输给一个新人?

    心中,怒火升腾。

    “啊!!!”

    在明知已经逃不掉的情况下,向天河仰天怒吼一声,爆发出全身所有的力量,直接朝着方丘猛攻了上来。

    方丘出手。

    与其疯狂的对撞在一起。

    不过,这一次,方丘没有在给他机会,抓住破绽一击,就如同击溃洛青城一般,只用了一拳就把向天河,轰飞了出去。

    然后。

    当着所有人的面。

    一拳,击中向天河的丹田!

    “咔嚓……”

    伴随着一个破碎声的传开,方丘收手。

    至此。

    洛阴派,举派全废!

    当然。

    虽然废了所有人,但方丘并没有下死手,虽然在很多人眼里,都觉得洛阴派的人都该死,但是在方丘看来,这些人作恶太多了,方丘相信活着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大的惩罚,因为在过去的这些年中,他们结下的仇人太多了,失去了武功的他们,必将迎接无数仇人的报复,或是嘲讽奚落,或是其他。

    那,才是他们应该受到的惩罚!

    “今天。”

    站在洛阴派的广场中央,看着一脸无神的瘫倒在地上的向天河,方丘一字一句的说道:“洛阴派,在武林除名了!”

    这话一出。

    所有围观者,全都一震。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洛阴派举派都被废了!

    虽然他们亲眼看到了无名是怎样灭掉的一个门派,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们还是忍不住的震惊了。

    一个门派啊。

    竟然就这么被无名给灭了!

    虽然是罪有应得,但是想想,依旧觉得震撼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