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你把我想的太厉害了……
    离开驻地。

    方丘直接来到总统府。

    科摩罗总统府,位于科摩罗的首都城市莫罗尼的一处海岸边。

    因为本就身处莫罗尼的缘故,方丘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就能走到总统府附近。

    来到总统府附近。

    看到总统府的时候,方丘不禁感叹。

    入眼所见的。

    总统府是一个并不算大,呈半圆形有两层的建筑,在第二层的顶楼上,还有一个类似于钟楼一般的两层建筑,标示着这里就是总统府。

    当然。

    相对于当地的民居来说,这个总统府已经非常雄伟和壮观了,但是跟华夏国内比起来,这种建筑则更趋近于有钱人的小别墅。

    总统府的入口,在侧面。

    这一次。

    方丘没有直接硬闯。

    而是一边走向总统府,一边掏出手机,打给李骥。

    “喂?”

    李骥很快的接听电话。

    “有个事需要你帮忙。”

    方丘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张口说道。

    “什么事?”

    李骥疑惑。

    “我现在在科摩罗的首都莫罗尼,现在就站在总统府的门外,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见见这里的总统吗?”

    方丘问道。

    “啥?”

    李骥先是一惊,旋即立刻就苦笑了起来,说道:“大哥,你当我是神啊?总统是想见就能见的吗?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蚂蚁一样的存在,见总统这种大事我办不到啊!再说了,你跑科摩**啥去了?”

    “哦。”

    面对李骥的回答,方丘淡然应了一声,说道:“看来我太高估你了。”

    李骥:“……”

    你是把我想的多厉害?

    然后很无语的张口问道:“你到底跑科摩**啥去了,去就去了,你为什么一定要见那里的总统?你给我一个理由,如果理由成立的话,我可以给你立刻上报上去,至于你能不能见,还得看上面的意思。”

    “好。”

    方丘点点头,说道:“首先,我之所以来科摩罗,是因为我们学校成立了一个医疗援助队,我是跟他们一起来科摩罗进行医疗援助的,为的是用中医来解决这里的疟疾。”

    “其次,我为什么一定要见总统,是因为我要宣传中医,让科摩锣的总统知道中医可以解决让他们烦恼了很久都无法治疗的疾病,让广大的中医能跟科摩罗进行合作。”

    “如果中医医疗援助队,真的把当地的疟疾给解决了,这对中医来说也是一种宣传,而中医又是我们华夏独特的存在,虽然科摩罗是一个联盟,但是它也是一个国家,中医救了一个国的事情,肯定会在国际上传来,这样一来对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也是一种不小的提升,你说对吧?”

    听到这里。

    电话那头的李骥,不禁撇了撇嘴,说道:“说的倒是好听,可是我怎么就不相信呢?”

    “你只要把我说的如实上报上去就行了,你信不信没关系,反正也没你什么事。”

    方丘说道。

    “……”

    李骥一脸黑人问号。

    虽然被方丘打击了几句。

    但是李骥显然不是那种记仇的人,就算记仇,他也不敢记方丘的仇。

    很快。

    方丘要见科摩罗总统的消息就上报上去了。

    李骥当真是一字不差,把方丘所说的话,全部都转告给了上面。

    一级传一级。

    也没有会议什么的。

    传到能做主的人耳中。

    一听,这个做法很不错嘛,一来倡导了华夏人民和善的心,二来也坚定了华夏以世界和平为发展的理念,三来也能让全世界知道华夏中医的实力,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上面的答复就下来了。

    这边。

    一直在总统府附近闲逛的方丘,也终于是等到了李骥打来的电话。

    “怎么样?”

    方丘接通电话。

    “上面同意了。”

    李骥应声答道:“当地的大使馆,会主动跟你联系,你再等一会儿。”

    “好,多谢。”

    方丘感谢道。

    “谢我?”

    李骥一愣,问道:“不觉得没我什么事了?”

    “传话也是一种作用嘛,谢谢你传话。”

    方丘说道。

    “敢情我就是个传话的?你还不如不谢呢。”

    李骥又无语了。

    随后。

    挂断电话后,方丘在手机通讯录里翻找了一下,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打给江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陈寅生的!

    “喂?”

    陈寅生接停电话。

    “陈副校长。”

    方丘张口喊了一声,然后说道:“我跟我们学校的医疗援助队一起来了科摩罗,现在就在总统府外面,有幸能得到当地总统的接见,所以我想向您请示一下,能否授权让我代表江京中医药大学?”

    “你要干什么?”

    陈寅生被吓了一跳。

    代表学校去见一国总统?

    这是什么意思?

    “不干什么,就是宣传一下中医,顺便也宣传一下咱们学校。”

    方丘说道。

    “真的?”

    陈寅生有些怀疑。

    毕竟,方丘这小子干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是大事,而且见总统这事,可是大事中的大事啊,他能放心的让方丘代表学校吗?

    不过。

    仔细想一想。

    方丘干的每一件事,对学校来说似乎都是好事,还从没连累过学校!

    “真的。”

    面对陈寅生的迟疑,方丘很认真的点头回应。

    “那好吧。”

    陈寅生想了想,说道:“我可以授权让你代表我们学校,但是你可别玩大了啊。”

    “放心吧,校长。”

    方丘笑了。

    “不对。”

    一听方丘的笑声,陈寅生就不禁一愣,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小子就是要玩大的啊?”

    “可别这么说。”

    方丘说道:“校长,我可是很谨慎的!”

    “希望如此吧。”

    陈寅生应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这边。

    收起手机,方丘嘿嘿一笑,说道:“既然要玩,当然是要玩大的!”

    “中医走出华夏,也是中医崛起的一大步啊!”

    一切准备就绪。

    方丘继续静静的等待着大使馆那边打电话过来。

    三分钟后。

    手机铃声响起。

    是当地的一个电话号码。

    “喂?”

    方丘接听电话。

    “你好,请问是方丘先生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口非常流利的,说话的显然就是华夏人。

    “对,我就是方丘。”

    方丘应答道。

    “你好。”

    对方礼貌的问了声好,然后说道:“我是你本次与杜尼瓦纳总统会面的负责人李成,你可以叫我李秘书。”

    “李秘书,你好。”

    方丘赶紧问好。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秘书问道。

    “我就在总统府外面。”

    方丘说道。

    “这样吧。”

    李秘书顿了顿说道:“与总统会面不是什么小事,我先派人接你来大使馆吧?”

    “好。”

    方丘点点头。

    很快。

    方丘就被一名华夏人,接到了大使馆。

    来到大使馆门前,李秘书已经在等候了。

    他是一个中年人,看上去稍微显瘦,个子也不是很高,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是儒雅之感。

    “你好,你好。”

    见到方丘,李秘书立刻伸手,跟方丘握手。

    “您好。”

    方丘不敢怠慢,跟对方握手的同时说道:“久仰大名了。”

    “我哪有什么大名啊。”

    李秘书摇头笑笑,说道:“走吧,先进去再说。”

    说完,把方丘迎进大使馆。

    一般来说。

    各国的大使馆都还挺雄伟的,但是在科摩罗,华夏的大使馆却并不是那样,不仅仅是华夏,其他国家的大使馆也同样如此。

    毕竟这个地方穷,就连总统府都是那样,如果大使馆建得比总统府还好,那岂不是抢了总统府的风头?

    因此。

    这些大使馆,都之能尽可能的低总统府一线。

    这就导致了,华夏大使馆虽然跟总统府一样是两层,但却没有那么大,形态上也更趋近华夏的古式建筑。

    进入大使馆。

    方丘来到李秘书的办公室里。

    “关于你跟杜尼瓦纳总统总统会面的事情,我已经接到了上面下达的指示,也一定会全力配合。”

    李秘书说道。

    虽然话听起来没什么,但其实他心里却特别的好奇,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获得国内这么大的支持?

    而且,几乎全部放权!

    这怎么也算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情,让一个学生来主导,并且全权负责,这样合适吗?

    当然。

    李秘书也查询了一下方丘的资料,知道方丘是一个很有名很有实力的中医,还干出了许多为国争光的大事,但是就凭这些,也不足以让国家为他做到这一步啊!

    不过。

    好奇归好奇,既然上面已经下达了指示,他就必须要好好配合。

    “谢谢。”

    方丘感谢。

    “恩。”

    李秘书也不谦虚,直接点点头说道:“接下来,我要先跟你说一些,见总统的注意事项。”

    方丘认真听。

    听完之后。

    李秘书看了看时间,说道:“我跟杜尼瓦纳总统已经约好了,马上就到会面的时间了,我们先过去吧。”

    “好。”

    方丘点点头,坐上李秘书的车子,一路朝总统府赶去。

    很快。

    方丘又回到了总统府。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继续在总统府外流连,而是在李秘书的带领下,直接走进总统府,然后在总统秘书的迎接下,率先来到了会面室里。

    “先坐一下。”

    李秘书说道:“还有三分钟时间。”

    “好。”

    方丘点头。

    三分钟之后。

    一阵脚步声传来。

    只见,一个穿着金领黑色长袍,头带白底金纹帽,肤色黝黑的中年人,在秘书的陪同下,进入到会客厅。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