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可能是路过…
    警察懵逼了。

    看着那整整三十来人的阵势,完全不敢制止,只能赶紧走上去好言劝说。

    “人家在这里搞种植基地是合法的,既有土地使用权,也有各种证书,你们就别在这里闹了,成不?”

    一警察劝道。

    “我们可不管,我们从小在这里生在这里长,这里就是我们的地,他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就要讨回公道!”

    领头的人全然无视警察的劝说,只张口说道:“要用我们的地,就给租金!”

    “对,给租金。”

    “必须给租金。”

    “不给租金,就滚。”

    一群人,纷纷高呼。

    看上去,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给人一种剑拔弩张般的感觉。

    警察继续劝说。

    可这群人根本不听。

    这种情况,警察也根本不敢动。

    他们人少啊,两三个人面对人家三十来个,这要是真闹起来,那可怎么办?拔枪吗?这些地痞流氓,肯定连拔枪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

    眼看警察劝不动。

    种植基地里的人,都着急了。

    “我……”

    何雪迈步向前,似乎是想站出来跟这群地痞流氓理论。

    可谁知。

    话才刚才口,就被方丘伸手给拦住了。

    何雪一愣。

    在她看来,方丘的年纪还小,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应该还不够成熟,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处理,所以才会想要挺身而出,而方丘这一拦,还真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离开这里。”

    拦住何雪,方丘用冰冷的语气说了一句。

    “走?”

    领头之人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这地是我们的,凭什么让你们给占了,想让我们走,可以啊,拿钱来我们就走。”

    “好,是你们自己不走的。”

    方丘点点头,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没多久。

    “轰轰……”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传来。

    大家闻声望去。

    只见,几辆军用大卡车,正朝着这边快速的行驶过来,车上满满的全是军人。

    这一幕。

    可把那三十几个地痞流氓给吓傻了。

    警察他们可以不怕,但军人可不一样,惹谁都不敢惹军人啊!

    军车来到。

    这三十几个人,互相投去眼神,赶紧把手里的武器给放了下来,藏在脚边。

    可这时。

    军车突然全部停了下来。

    然后,车上全都拿着真枪实弹的军人们,唰唰唰的往下跳。

    这边。

    何雪、赵山林、朱本正三人,还有所有种植基地里的员工们,全都傻眼了。

    一个个无比震惊的盯着方丘。

    “卧槽,军队你都能喊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但是大家都没有出声,而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

    只见。

    军人下车之后。

    全部在周围立正,把这三十多个地痞流氓,全给围了起来。

    当然。

    军人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来,反正他们收到的指令是,不要多说话,解决完事情就走,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保护这里的安全。

    “这里是军事禁区,谁让你们在这里闹事的?”

    一个军中队长震喝。

    话一出。

    这三十来个地痞流氓,顿时就全都被得一哆嗦,纷纷拔腿就要跑。

    “跑?”

    “再跑开枪了!”

    “砰!”

    说话的同时,队长直接向天开了一枪。

    枪声响起。

    那拔腿落跑的三十来个地痞流氓,顿时就全都被吓得就地蹲了下来,一个个抱着脑袋,甚至都不敢直起身来。

    “带走。”

    队长叱喝。

    士兵们立刻行动,把这三十来个地痞流氓,全部押上车,然后扬长而去。

    从来到离开,这些军人,全程没有任何一个人跟方丘打招呼,一是因为方丘戴着口罩,二是因为这是方丘,并不是无名,所以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等人走后。

    大家都把目光全部集中在方丘的身上。

    “卧槽,老幺,牛逼啊,你砸把军人都给喊来了?”

    周小天一脸震惊的拉着方丘的胳膊,问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军二代?你爹是不是首长?”

    “我要是军二代,用得着从江京跑到这个鬼地方来搞种植?”

    方丘撇了撇嘴,说道:“你们也知道,附近有个部队驻扎,可能就是他们路过,出手帮了一下……”

    闻言。

    全场都无语了。

    明明是你打了电话以后,这些军人就来了,怎么还成路过了?

    “老幺,说真的,我要信你我就是傻逼!”

    孙浩鄙夷道。

    “真有可能啊。”

    方丘苦笑一声,说道:“难道,你们没听过一首歌吗?”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且军民鱼水情深啊,他们见到有人在这里闹事老百姓被欺负了,肯定会出手帮忙啊,这很合理吧?”

    方丘说道。

    这话一出。

    大家纷纷翻了白眼,一个个都不理会方丘,转身走了。

    一旁。

    那几名警察,在看到这样的大场面之后,也是震惊连连,看向方丘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带着满满的震惊,赶紧转身走了。

    刚才军官的喊话,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啊。

    这个地方是军事禁区啊!

    以后不能管,千万不能管了!

    警察一走。

    何雪才转头扫了一圈散去的众人,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方丘,说道:“看不出来,你背景还挺深啊。”

    说完,转身走了。

    “唉,我说,人家都不认识我,你们没看到,他们理都不理我吗?”

    方丘继续狡辩,奈何大家都已经走远了,完全没人听他的话。

    下午。

    “嘀嘀嘀……”

    方丘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新闻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李骥打来的。

    “喂?”

    方丘接起电话。

    “到你哪儿去闹事的那些人,抓回来教育了一下之后,就都放了。”

    李骥的话声传来,说道:“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得有个新的身份了,早上你也听到了,这一片区域已经划为军事禁区了,当然地还是你的地,不过你的地出现在军事禁区里,就有那么点问题了,所以你必须要有一个符合的身份。”

    “你们都决定好了吧?”

    方丘问道。

    “恩。”

    李骥点点头,说道:“做为方丘,你的身份就是与军队合作研发药品的人。”

    “好。

    方丘点头。

    这个身份还不错,可以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完美的掩饰起来。

    “对了。”

    李骥刚想挂电话的时候,突然顿了一下,说道:“其实,那些人也挺可怜的,全部都是砷中毒患者,都是些病人,再加上没钱和声明无望,所以才会到处去惹事。”

    “砷中毒?”

    方丘眉头一挑。

    他知道砷中毒是什么情况,以前看过类似的文章。

    砷是一种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的一种类金属元素,以多中形式存在,其中三氧化-二砷就是我们俗称的砒-霜,是最古老的毒物之一,无臭无味,外观为白色霜状粉末。

    “对。”

    李骥点头。

    “恩……”

    方丘沉吟了一下,说道:“给我个地址,明天我去看一下他们吧,看看能不能解决,不过这种情况,应该很难。”

    “以德抱怨吗?”

    李骥笑问。

    “是医生的职责。”

    方丘说道。

    “好,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李骥应了一声,挂断电话,把地址给方丘发了过去。

    方丘看了一眼。

    然后就把手机装进裤兜,准备明天再去看看。

    可是,第二天一早。

    “嘀嘀嘀……”

    李骥又来电话了。

    “喂?”

    方丘接通电话。

    “昨天那些人,全都死了。”

    电话那头,传来李骥凝重而压抑的话声,说道:“不仅是他们,连同他们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死了,全都是一招毙命!”

    “什么!!!”

    方丘震惊。

    “能有这个本事,不声不响的把所有人杀掉的人几乎没有,就算是有这本事的人,应该也跟他们无冤无仇。”

    李骥说道。

    “你们怀疑我?”

    听得这话,方丘一怔。

    他有这个能力,而且有怨。

    “实话说,你的可能性最大。”

    李骥苦笑一声,说道:“但是,我们相信以你的为人,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的人,肯定不会是你。”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方丘问道。

    “现在的情况是,军队不好插手这件事情,所以希望你能去调查一下,在得知这件事的发生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把现场保存得很完整,现在人都撤出来了,你可以进去好好查查,毕竟你也跟着部队学过侦察。”

    李骥说道。

    “好,我立刻就去。”

    方丘点点头,说道:“但是,人不是我杀的!”

    说完。

    方丘挂断电话,没有做任何伪装,直接开着基地里的车子,朝着昨天李骥发来的地址赶了过去。

    那个村子,名叫岩沙村。

    是一个小型的沙城。

    距离种植基地,也就差不多十公里左右。

    很快。

    方丘就来到岩沙村。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这个村落周围,有岩石堆砌成的一米高的拦风墙,其中还有许多用大块石头建成的房屋。

    远远的。

    方丘就看到了村庄里,遍地都是尸体。

    地上的黄沙,偶尔泛起血红之色,看上去相当的血腥。

    来到近前,方丘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些尸体确实就是昨天的那些人,而且从这些人身上的伤势来判断,确实都是一击毙命,死者没有任何痛苦,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死了。

    显然,出手的是个高手!

    走进村里。

    方丘脸色唰的一下,惨白。

    因为,他看到了几具小孩的尸体,出手之人,居然连小孩都没放过,甚至连村子里的任何一个活物,包括马、骆驼和狗都没放过!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