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接引不了,只能渡化!
    故作慌张的逃出村庄,开车朝种植基地快速返回的同时,方丘掏出手机打给李骥。

    “喂?”

    电话那头,李骥也一直在等着方丘的电话,因此铃声还没响,就被直接接通了。

    “查出来了。”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方丘就立刻说道:“是涅槃组织的人。”

    “恩?”

    李骥一凝,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见到他了。”

    方丘张口,说道:“就在那个村子里,他亲口承认的。”

    “他没杀你?”

    李骥问了一句,然后突然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又感赶紧充道:“不对,是没杀方丘?”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把我当成同类了。”

    方丘抿了抿嘴,说道:“今天我才知道,这个涅槃组织,绝对是一个无比邪恶的组织,远比我之前想像的还要更加可怕,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都认为他们是救世主,是在帮助世人,这一点盲目的无知,简直太可怕了!”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做?”

    李骥问道。

    “我要去追他!”

    一想到刚才那个年轻人,还有那一村子男女老幼的尸体,方丘的话声顿时就阴冷了下来,带着满满的寒意说道:“我要杀了他,为那些无辜的人报仇!”

    ……

    回到种植基地。

    方丘刚下车,就看到了正在种植区里来回忙碌的人们,看着这些人,他的心里顿时就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在这里的都是普通人,随便来一个高手,就能如同刚才那个村子一样,悄无声息的把他们齐全都给杀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住所有人,但是一个人根本分不过身啊。”

    “看来,必须要有一批自己的势力了!”

    “不过,再此之前,先去杀人!”

    时至此刻。

    那个村子里,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依旧还在方丘的眼前不断的晃着。

    真的。

    他是真的有可能救他们的。

    可现在,他们都死了。

    就晚了一夜。

    如果昨天,李骥把这个村子的地址发过来的时候,方丘就直接过去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出惨剧发生了。

    也正是因此,导致方丘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总觉得这个村子的灭亡,跟他有很大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

    方丘将心中的愧疚,完全的转化成了愤怒。

    他要报仇!!!

    在基地里转了一圈之后,方丘独自返回办公室。

    然后,悄然离去。

    在一个完全无人的地方,戴上面具,化身无名,然后一路飞掠,悄然来到村庄。

    再次回到村庄。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方丘的脸色阴沉至极!

    走到之前,那个涅槃组织的年轻人所站的位置,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一眼。

    发现,对方的脚印很奇特。

    这种脚印,一般只有高手才有。

    因为实力高强,内气强大的缘故,在体内运转的内气,可以将人体的重量减轻,从而史得脚印变得非常的浅,但又因为所过之处都会有内气溢散的缘故,高手的脚印一般情况下,比正常人踩踏出来的很深的脚印还要更加的明显,不容易被掩盖。

    当然,如果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话,脚印也会彻底消失,让人无踪可寻。

    “神识!”

    心头一动。

    方丘直接动用神识开始探查。

    神识一动,立刻就感应到了身前这几个脚印中所蕴藏的滴滴点点的能量气息,然后立刻顺着这股能量气息追了上去。

    “果然!”

    一路追到高坡之上,方丘清楚的发现,在高坡上的一块沙石后面,有好几个同样的脚印,这就表示着那个年轻人明显在这里站了许久。

    目的,显然是为了监视方丘!

    “哼。”

    冷哼一声。

    方丘仔细的看了一眼,然后根据这人转身之后,脚印上表现出来的,脚尖所迎的方向,当即立刻就追了上去。

    追击的同时。

    方丘右手一挥,内气波涌而出,将一路追击而来的痕迹,全部掩盖起来。

    就这样。

    寻找着脚印,跟踪着对方在地上残留下来的丝丝内气,方丘一路寻找到了接近八十公里之外,一个不算大的小镇上,穿过小镇,来到距离小镇约莫有一公里处,一个被栅栏一般的沙石墙从四面围主的普通的小院门前。

    不用再感应。

    方丘的神识已经清楚的感应到,对方就在这个小院的楼房里。

    眼看四下无人,独楼一栋。

    “唰!”

    方丘身形一动,直接飞身冲到楼房上空,内气飞速运行中,如同洪流一般,直接灌入脚中。

    “给我滚出来!”

    伴随着一声怒后。

    方丘右脚狠狠的凌空一踏,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顿时自脚下迸发而出,直接在楼房上空爆出个巨大的压力场。

    在内气喷涌而出的巨大冲击力和压力之下,这一整栋楼房,瞬间就被震塌了!

    “谁?”

    “哪个王八羔子?”

    “谁他妈找死呢?”

    怒吼声响起,几个灰头土脸的人,从那楼房的废墟中冲了出来。

    凝目看去。

    一共三人。

    两个大胡子中年,还有那一个屠了村的年轻人。

    三人刚出来。

    就无比愤怒的,同时怒瞪方丘。

    “恩?”

    与两个大胡子不同,见到方丘的时候,年轻人突然眼前一亮,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阴冷的笑意,说道:“桀桀……无名,你可真让我好找啊。”

    “八十里外,那个呻中毒的村庄里的人,是你杀的?”

    方丘一脸漠然的盯着年轻人。

    “恩?”

    年轻人先是一愣,旋即却又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我猜的没错,你果然跟军方有关系。”

    “大漠里,27是你杀的吧?”

    年轻人问道。

    “我不认识什么27。”

    方丘冷哼。

    “你当然不认识。”

    年轻人理所当然的说道:“沙漠里,斩护宝兽抢夺仙苁蓉,杀我涅槃组织的人,是不是你?”

    “如果那个人叫27的话,是我杀的。”

    方丘丝毫不隐藏,直接承认,并盯着眼前这三个人,说道:“今天,你们也一个都跑不了!”

    “是吗?”

    年轻人丝毫不惧,反而面带不屑的看着方丘,说道:“不要以为你赢了云阳子,被人按上个什么青年天才第一的名号,就觉得自己很厉害。”

    “我告诉你,这天下很大,而你很小!”

    说到这里。

    年轻人淡然一笑,继续看着站在身前的方丘,说道:“不过,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点误会,虽然你杀了27,但是只要你成为新的27,这一切就毫无问题,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接引你。”

    “哦?”

    方丘哦了一声,眯了眯眼,说道:“我对你们组织,倒是真的很好奇呢?”

    “我可以告诉你。”

    年轻人摆出一副大家都是朋友的姿态来,展开双手,说道:“这世界这么大,到处都是人,这世界这么小,随处都是痛苦,而我们涅槃组织的存在,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是西方的天使,是以解除世人的痛苦为宗旨而存在的,哪里有痛苦哪里就有我们,哪里有痛哭,我们就将哪里解放!”

    “听起来好像很正义。”

    方丘冷笑一声,反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口中所谓的痛苦,是谁定的?”

    “不是谁定的。”

    年轻人立刻摇头,说道:“你还太年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非要被界定的才算的痛苦,有很多事情注定会产生痛苦,所以我们帮已经身陷痛苦的人走出痛苦,帮即将迎来痛苦的人远离痛苦,让他们能够彻底的得到解脱,不再痛苦!”

    “如果我并不觉得自己有痛苦,而你们却觉得我有痛苦,你们会杀了我?”

    方丘问道。

    “不。”

    年轻人摇摇头,说道:“我们不会杀了你,我们会渡化你,杀跟渡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杀是剥夺你的生命,而渡化是化解你的痛苦,帮你解脱,如果我们认为你有痛苦,那么我们就一定会渡化你。”

    “那跟杀有什么区别?”

    方丘嗤笑。

    “你可以认为没区别。”

    年轻人笑笑,说道:“但是你不能否认,我们帮你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

    “杀人就杀人,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的行凶找个借口吗?”

    方丘鄙夷道。

    “此言差矣。”

    年轻人摇头,说道:“世人愚昧,如吸毒,自身觉得很爽,但是他们所要经受的痛苦也很大,大得完全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而他们又停不下手来,如此愚昧,自然需要我帮他们解脱。”

    “我不否认吸毒这个例子。”

    方丘摇了摇头,说道:“但是,这世上又有多少人在吸毒?”

    “世人皆在吸毒!”

    年轻人大手一挥,说道:“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吸着私欲的毒,吸着金钱的毒,吸着女色的毒!”

    “也包括你们!”

    方丘说道。

    “对。”

    年轻人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点头说道:“我们也是,但是我们吸的少,而且还在帮人戒毒,所以我们功德无量!”

    “既然你们也在吸毒,那就证明你们也有痛苦。”

    方丘冷声笑着,说道:“我认为你们有痛苦,所以我来帮助你们解除你们的痛苦,渡化你们!”

    “桀桀……”

    年轻人大笑一声,看着方丘说道破:“原本,我非常想接引你,可现在看来已经接引不了,只能渡化你了!”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