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尘肺村
    “疯了!”

    看着身前,这个丧心病狂的自断经脉而死的年轻人,方丘不禁打心底里的感慨道:“这群人,真的是疯了,这个涅槃组织,简直就是一个绝对的邪教!”

    轻吐口气。

    方丘瞥了一眼,眼前这具尸体。

    心中,却不禁生出了满满的担忧。

    因为,他根本无法去确定一个人到底是不是涅磐组织的人,这个组织实在太神秘了,根本摸不透,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涅槃组织中的人也很有可能不会亲自动手杀人,转而去用其他的办法来杀人。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要寻找涅磐组织的人,难度就更大了。

    但,如果就屠村一事来说的话。

    如果祖国的医学发展得足够强大,那么那些呻中毒的人,后半生就不会那么痛苦,甚至不会痛苦,没了痛苦那么涅槃组织的人就不会出现,他们也就不会被涅槃组织的人杀害。

    “唉……说到底,还是医学不够强大啊。”

    方丘苦叹一声,喃喃道:“看来,必须要加速推广中医了,现在的速度实在是有些慢了,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提升中医,从而在现代医学的基础上,加入中医的治疗体系,这样才能真正的帮助到更多的人,让能让更多的人免于疾病的痛苦,也可以让那些无辜的病人,免于涅槃组织的罪恶之手。”

    自从接触并听说涅槃组织开始到现在,这才算是方丘第一次和涅槃真正的交手。

    以前虽然也跟其他几个涅槃组织的人动过手。

    但那几次也都是偶然。

    而这一次。

    他是冲着对方来的,对方显然也是冲着他来的。

    双方的目的性都很明确。

    人死了,仇也算是报了。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方丘突然眉头一挑。

    “不对!”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方丘神色有些凝重的喃喃道:“涅槃组织的人能杀砷中毒的村民,那就能杀缓有其他疾病的病人!”

    “这事,必须赶紧告诉李骥!”

    方丘一边返回,一边掏出手机打给李骥。

    “喂?”

    电话依旧被秒接,那头传来李骥的话声。

    “凶手死了。”

    方丘张口,说道:“我杀的,位置待会我发给你。”

    “好。”

    李骥点头。

    “还有一件事,很重要。”

    方丘继续说道:“涅槃组织的人,既然能杀砷中毒的村民,也就代表着他们很有可能也会对其他身患疾病的人出手,在这一点上,只能看你们了。”

    “你的推测很有可能会发生,我立刻上报。”

    话刚说完。

    李骥就直接挂断电话,立刻把这件事报了上去。

    很快。

    李骥打电话回来。

    “喂?”

    方丘接听。

    “这件事,上面很重视,现在已经派人去关注了,如果没意外的话,应该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李骥说道。

    “谢谢。”

    方丘立刻感谢。

    “谢什么?”

    李骥一愣,说道:“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就算要感谢也应该是我们谢谢你。”

    ……

    挂断电话。

    虽然上面已经给出明显的答复,也对这件事进行了关注,但是方丘心里依然还是担忧。

    毕竟。

    这个社会,实在是有太多的变数了。

    他很害怕,上面下了命令,下面的人却并不着急,或者根本就不去了解。

    因此。

    一路快速赶回种植基地。

    方丘立刻就跑进办公室,上网仔细的查询了一下,附近省份的疾病村。

    结果,这一查。

    果然查到了一个村子。

    肃甘省。

    一个名叫肖山的村子。

    这个村子里居住的,全都是患有尘肺病的病人,因此这个村子在网上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尘肺村。”

    从网上的信息中,方丘清楚的了解到,这个村子里的男人,几乎都是矿工,被一些有钱的老板招去挖金矿落下的病根。

    尘肺病是一种能致死的,非常严重的全身性疾病。

    患这种病的病人,也特别的痛苦。

    查到这个村子的资料。

    方丘心头一动。

    丝毫不敢迟疑,立刻网上订票,飞速赶往肃甘省,来到肖山村。

    来到村子外的时候。

    方丘远远的就看到了这个一片沉寂的村子。

    村里,没有其他乡村中那种生气,反而显得有些阴沉。

    村子里。

    没有孩子在追逐玩耍。

    所能看到的,是一群坐在村头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呼……”

    方丘稍微松了口气,至少眼前的情景可以让他确定,这个村子没事,涅槃组织人还没有找上门来。

    可即便如此。

    方丘心里,还是有些阴郁。

    因为这个村子,实在是太死气沉沉了,仿佛所有人都被绝望笼罩着一样。

    迈步在村子里走了一圈。

    方丘看到的是满目疮痍。

    在这个村子的住民眼中,他看不到丝毫活着的希望。

    每走过一家。

    方丘都能看到,房中的土炕上半躺着一个人。

    这些躺在土炕上的,全都是男人。

    都是四十来岁,本该年轻力壮的男人!

    这些人,都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瘦得让人心疼,双眼也都深深的塌陷了下去,眼帘眯着,好像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一眼。

    看上去,这些本该年轻力壮的男人们,更像是一个个六七十岁的老人。

    甚至于。

    其中不少人的鼻子里,都还插着输送样子的管子。

    看上去。

    很惨!

    甚至于,在村里小孩的脸上,方丘都没有见到过丝毫笑容。

    从村头走到村尾,又从村尾走回村头。

    耳边,突然传来几句话声。

    那是村头的。

    几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跟那些半躺在家中土炕上的人比起来,他们的精神头要好上许多,但依旧掩盖不了病态。

    “唉,没希望了。”

    “是啊,家里的娃儿,还有娃儿他妈就是我的希望。”

    “听说,老杨也没几天了,现在都往鼻子里插上管了。”

    “要不了多久,我们也会跟他一样。”

    “平常我可是连呛水都觉得很难受的,也不知道这管子插进鼻子里,是不是也那么难受。”

    “难受也得受着,为了娃儿,为了娃儿他娘。”

    “对。”

    “多活一天是一天吧,至少撑到能拿到补偿的那天,给家里的娃儿和娃儿他娘留点,要是早早的就死了,那就真的是死无对证了,为这病家里欠了那么多的债,这一走家里就剩孤儿寡母的,可怎么还啊。”

    “再苦也得活啊,要不然……我去年就走了,一直这么拖着不就是为了那点补偿吗?也不知道,我还能撑得到什么时候。”

    “希望那个好心的人,今天能帮咱们拿到补偿款吧。”

    ……

    几个大男人之间的聊天对话,让方丘听得心酸不已。

    本该是大好年华的他们。

    如今。

    却已经在探讨着死亡了。

    而且,看上去他们似乎一点也不惧怕死亡,或许是习惯了吧,都知道那一天就快来了,但是他们依旧害怕的活着,即使害怕活着,他们也在努力的活着,只为了老婆孩子,为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那一个家。

    “嘶……”

    深吸一口气,方丘强忍着心酸,迈步走上去。

    “几位大叔。”

    走到几人身前,方丘张口问道:“我刚才听你们聊了一些,你们说的那些补偿款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你是哪儿的人,来我们肖山村做什么?”

    其中一人问道。

    “我是江京的,在网上看到一些新闻消息,就过来看看。”

    方丘如实答道。

    “是来看我们有没有得病的吧?”

    另外一个中年人笑着,说道:“我们确实得了尘肺病,一整个村子的男人都患了这种病,你也别怕,这病不传染。”

    “要是怕的话,我怎么会来?”

    方丘回应道。

    “唉。”

    另外一名大叔轻叹一声,说道:“我们这病啊,都是给人挖矿挖出来的。”

    “没有防护措施吗?”

    方丘疑问。

    “没有培训,没有体检,发了施工工具就下井干活!”

    一中年人摇头说道:“矿给挖了,但是因工声病的事,矿主根本就不承认,说我们只是他顾的临时工,没有合同。”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你们刚才说有人帮你们去要补偿款?”

    “对。”

    几个中年人齐齐点头,其中一人说道:“这几天,来了个好心的年轻人,说是要帮我们去要补偿款,今天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给要回来。”

    “这样啊。”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心里对这些人口中的那个年轻人充满了好奇,他得留下来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涅槃组织的人。

    “我能帮你们看看身体吗?”

    心中有了打算,方丘朝几人问了一句,然后说道:“我是医生。”

    闻言。

    几人一愣,随后同时都笑了。

    “看啥,有啥病都看不好了,现在就是比个早死晚死而已。”

    “这个病,多活一天就多受一天罪,早点死了还好!”

    “死也就是咽口气而已,跟死比起来活着才是最痛苦的。”

    ……

    听到这些大叔的话。

    方丘赶紧张口劝说道:“活着就有希望,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定的,包括你们的病,只要你们心存希望,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相信有什么用?”

    一个大叔摇头,说道:“你又不是我们,你怎么能体会我们的感觉。”

    “因为我是医生。”

    方丘很诚恳的点头。

    “行行行,你是医生,我让你看……”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