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如果你们还有人性,给我让开!
    一个大叔拗不过方丘,只能让方丘看。

    方丘也不迟疑。

    立刻上前给对方把脉查看。

    内气和念力同时一同,快速的渗入对方体内。

    一瞬间。

    对方体内的所有情况,就立刻浮现在了方丘的眼前。

    在念力和内气的覆盖下。

    方丘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大叔的肺泡已经被破坏,集中难返了。

    而且。

    古代中医里,很少有这方面的记载。

    因为古代几乎不开矿,那些金矿银矿里的工人,死了也就直接埋了,几乎不会让医生去看病,这就导致了中医在这一方面没有足够的治病经验的积累。

    所以,要看这种病,很难!

    以现代医学来说,尘肺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

    即便是方丘。

    面对这种笔,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也就是用内气小心翼翼的震散那些肺中的结块,然后再用中药一点点来调理。

    但是,使用这种方法,也要把力度把握好才行,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损伤内脏,导致病人内伤。

    现在,方丘还不敢轻易的去尝试。

    毕竟这些病人的病本身就很重,要是一不小心真给弄出内伤来的话,那岂不是病上加病,伤上加伤了?

    方丘刚检查完。

    几个大叔正准备说话的时候。

    “啪嗒啪嗒……”

    一个脚步声突然传来。

    众人转目看去。

    只见。

    一个青年,正朝这边走来。

    凝目看去。

    这个青年一脸鼻青脸肿的,嘴角还有一点点血迹,一眼看去,就知道被狠揍了一顿。

    见到这个青年,村头的大叔们,立刻就围了上去。

    “咋样了?”

    “小伙子,你这是咋了,他们打你了?”

    “唉,那个金矿老板,真他妈不是人,怎么还打人呢?”

    ……

    “大家,对不起。”

    被大伙包围着,青年抿着嘴,低着头跟大家说道:“我没能帮你们把补偿金要回来。”

    闻言。

    大叔们纷纷长叹。

    “小伙子,没事。”

    “辛苦你了,还连累你被打。”

    “要是这么容易的话,我们早就要回来了,小伙子谢谢你。”

    长叹之后,大叔们纷纷安慰这个青年。

    “大家别怕。”

    在大叔们的安慰声中,青年突然抬起头来,一脸坚定的说道:“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我会再找同伴的,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们。”

    “等等。”

    方丘赶紧出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

    年轻人转头看了方丘一眼,心中暗暗诧异道:这个人是谁,之前也没见过啊?

    不过。

    看到方丘跟这群大叔站在一起,年轻人也没有隐瞒,张口说道:“今天我去找那个矿主给大叔们要补偿,可是到了之后才发现,那个矿主竟然找了保镖,而且那个保镖还特别厉害,是个高手,我没打过他。”

    “多高的高手?”

    方丘问道。

    “恩?”

    年轻人一愣。

    这话问的。

    似乎是同道中人啊?

    心头一动,年轻人俯身到方丘耳边,小声说道:“武英级别的。”

    “带我去一下吧。”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说道:“我去解决。”

    “你?”

    年轻人一愣,立刻张口问道:“你知道武英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

    方丘张口回道:“你不是武者吗?我知道。”

    一听这话。

    年轻人顿时就兴奋了。

    能解决武英的,这是高手啊!

    “好,走。”

    年轻人也不迟疑,立刻点头说道:“我带你去。”

    随后。

    在几位大叔的劝说声中,方丘稍微安慰了一番,然后才在年轻人的带领下,一路朝着矿山赶去。

    路上,方丘从这个年轻人口中了解到。

    矿主现在依旧还在挖矿,矿工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山都快被挖空了,听说是座金矿,所以对人非常严格,生怕被人把挖出来的金矿给偷偷带走,所以矿厂里招了不少打手来控制矿工。

    但是这些打手都是普通人,都不是年轻人的对手,所以也没什么大用。

    唯一厉害的,就是那个武英。

    很快。

    俩人就来到了矿山下。

    山上,早早的就有人看到了年轻人和方丘的出现,所以立刻上去通报去了。

    果不其然。

    就在俩人来到矿场的时候,矿场里的阵势已经摆出来了。

    当中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穿着白布衫,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的金链子,还戴着一副黑色眼镜的中年人。

    在这个中年人身边,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神色冰冷,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这人,正是那个武英。

    “哼。”

    看到年轻人带着方丘来,这个武英顿时不屑的冷笑着说道:“怎么,没被打够,还搬救兵来了?”

    年轻人看向方丘。

    “把你们的现金都拿出来,我现在就要拿走,不够的明天让人去取。”

    方丘懒得跟他们废话,一开口就直指重点。

    “哟。”

    大胖子矿主一听,顿时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对方丘说道:“小子,还挺嚣张啊?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不?是大爷我的!”

    “哼。”

    冷哼一声,大胖子转头对其身旁的那个武应说道:“赶走,他们要是不走,就打走!”

    闻言。

    那个武英立刻迈步而出。

    双手十指交叉,不断的活动着手腕,对方丘说道:“刚才我还没玩够呢,现在又不知天高地厚的送上门来,看来你们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啊!”

    方丘甚至懒得搭理这个喜欢装逼的武英打手,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对着矿主大胖子说道:“快去拿钱,时间不等人!”

    闻言,胖子矿主怒了。

    “找死!”

    武英打手冷哼一声,唰的一拳就朝着方丘轰了过来。

    方丘站在原地不动。

    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一旁。

    “小心!”

    年轻人大喊,生怕方丘被这个武英打手打趴下。

    那边。

    武英打手,眼看就要得手,顿时露出了一脸狞笑。

    然而。

    就在他的拳头刚要落下的那千分之一个瞬间里,方丘突然动了。

    只见方丘一抬手,以一种肉眼根本看不清楚的速度,一把捏住对方的拳头,然后右脚顺势抬起,一个非常标准的正蹬腿!

    “砰!”

    一声巨响。

    一脚落下,打手脸上的狞笑都还没来得及停下,就被方丘重重的一脚,直接喘得如同被人踢飞出去的足球一般,唰的一声就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了人群后方的矿山上。

    “噗。”

    一口鲜血喷吐,这个打手刚一倒地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一幕。

    把现场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特别是一直跟在方丘身边的年轻人,还有那个一直受到打手保护,感觉自身无比安全的矿主。

    “现在,可以拿钱了吗?”

    方丘对矿主说道。

    这边。

    年轻人一脸崇拜的看着方丘。

    高手啊!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一招秒杀武英级高手,简直太厉害了!

    对面。

    矿主震惊过后,眼眸中也终于是流露出了一丝丝害怕和恐惧。

    “有人来闹事了!”

    惊慌之余,矿主放声大喊。

    这一喊。

    “呼啦……”

    很多矿工,立刻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拿着铁锹、铁铲等等的挖矿工具,从四面八方把方丘跟年轻人围了起来。

    见到这些矿工竟然帮矿主,方丘顿时就怒声喝道:“我是来给之前在这里打工的工人拿补偿款的,他们得了尘肺病,现在活得生不如死,他们曾经和你们一样都是这里的工人,他们的今天可能就是你们的明天,你们如果有点人性的话,就给我让开!”

    一听这话。

    所有的矿工们都愣住了。

    那些得尘肺病的工人,他们也听说过,也知道尘肺病有多痛苦。

    于是,矿工们互相对视了几眼,然后一个个都神色黯然的,全部退到了一边。

    这一下。

    矿主害怕了。

    “给我拦住他,谁不动手,开除!”

    “拦不住人,全部开除!”

    惊慌的大喊声,从矿主口中传开。

    方丘全然不听。

    一步一步的朝着矿主走了过去。

    矿工们,依旧没有阻拦。

    来到矿主身前。

    方丘左手一伸,直接一把抓住矿主的脖子,寒声说道:“拿钱来!”

    “你,你这是抢劫,是抢劫!”

    矿主惊慌的大吼。

    “啪。”

    方丘二话不说,抡起手来就是一个大耳光子,打得炸响,说道:“拿钱!”

    “在,在里面。”

    矿主不敢大叫了,一脸惊恐的望着方丘,同时伸手指向矿洞入口附近,一个临时搭建的房间。

    “自己拿出来!”

    方丘松手,把人一推,对身旁的年轻人说道:“你去看着他拿,一分都不能少。”

    “好。”

    青年立刻跟着矿主进房。

    结果,现金就拿了十多万出来。

    “补偿款是多少?”

    看到这么点钱,方丘询问青年。

    “我特意去问过,补偿款是一家十万,肖山村全部人家的补偿款加起来,怎么也得上千万才够。”

    青年如实答道。

    “哼。”

    方丘冷哼一声,对矿主说道:“打电话,拿两千万来。”

    “你最好不要耍花招,我会杀人的!”

    听得这话。

    矿主浑身一颤,竟是被吓得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我没这么多钱啊,我上哪儿找这么多钱去啊?”

    矿主哭嚷出声。

    “我不管。”

    方丘摇头,说道:“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拿钱,要真没钱就把你的矿卖了,当然你也可以打电话报警,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报警没用,你要是报了警可就不是两千万的事了,而是三千万!”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