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钱到手!
    听到方丘的话。

    原本满心慌乱的矿主,顿时就稍微松了口气。

    他没想到,方丘不但不打他,竟然还给了他一个大好的机会。

    眼珠一转。

    “我,我去,我去……”

    矿主结巴的说了几声,然后就跑进矿洞旁边的房间里去了。

    这一次。

    方丘没有让年轻人跟上去。

    进入房里,矿主根本没有找钱的意思,反而立刻打电话报警,甚至还叫了个律师。

    没多久。

    警笛声响,一辆警车来到。

    后面,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也紧随而至。

    警察来了,律师也来了。

    来到矿场。

    “就是你来这里闹事?”

    警察下车,公事公办的拿着本子,走到方丘身前,一边询问一边纪录。

    “不是闹事。”

    方丘摇头。

    “不闹事,你来这里干什么?”

    警察盯了盯方丘,然后伸手道:“你是什么人,把身份证拿出来。”

    那边。

    “就是他,就是他在闹事,你看我们这里的人都被他打晕了。”

    矿主从房间里跑出来,冲到警察身边,特别硬气的挺直了身子,伸手指着被方丘打昏过去的那名武英打手,怒声控诉。

    方丘身旁。

    年轻人一脸愤怒的站出身来,怒视着矿主,对警察说道:“我们没有闹事,我们是来帮肖山村的矿工们要补偿款的。”

    “要补偿款就能打人吗?”

    警察怒斥年轻人,说道:“补偿款一定得要,但是不能使用暴力,更不能为了要补偿款而犯法!”

    “是他们先动手的。”

    年轻人很委屈。

    “行了。”

    方丘伸手,阻止年轻人的同时,对着警察说道:“我知道没有证据,你们也无法为那些矿工讨回公道,让我打个电话,这件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这话一出。

    大家都懵了。

    这是什么话?

    让警察别管了,他有这么大能耐吗?

    不仅仅是周围的矿工和身旁的年轻人,就连几名警察和矿主,都彻底的懵了。

    一时间。

    大家都有点摸不清楚方丘的底了。

    方丘也不迟疑。

    立刻打电话给李骥。

    “喂?”

    电话接通的时候,方丘直接调动内气,将自身跟周围完全隔绝了开来。

    “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听到李骥的声音,方丘立刻说道:“我现在在肃甘省的肖山村,这个村子里大部分都是尘肺病的病人……”

    方丘快速的把这件事给说了一遍。

    “没问题了,几分钟就可以。”

    听完后,李骥直接点头答应。

    这边。

    年轻人被方丘的表现,彻底震住了。

    他就站在方丘的身边,一般情况下别说是方丘说的话了,就算是从电话那头的话声,他都能清楚的听到,可奇怪的是方丘这一通电话,他竟然连一个字都听年清楚。

    显然。

    这是方丘使用了某种手段达到的结果。

    这实在是太厉害了!

    确实。

    方丘是刻意的。

    他不想让自己真实的身份有任何暴露的可能。

    “稍等。”

    打完电话,方丘对警察说了一句。

    结果,还没两分钟。

    执勤民警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是领导打来的。

    接了电话之后。

    民警二话没说,一脸震惊的对着方丘敬了个礼,然后直接就撤了。

    那边。

    矿主被吓坏了。

    “别,别走,别走啊!”

    矿主试图上前拉住民警,结果民警完全不搭理他。

    律师也急了。

    当即就怒声说道:“你们是民警,你们这是不作为,我要告你们!”

    警察也全然不理,上车之后扬长而去。

    “现在是三千万了!”

    警察一走,方丘就对着矿主说道:“你现在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

    “干什么,干什么!”

    律师愤怒的上前,怒视着方丘说道:“你们这是敲诈勒索,而且数额巨大,是要判无期的!”

    “啪。”

    方丘二话不说,一大耳光子抽了过去,把人抽得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然后一脸漠然的看着对方,说道:“你可以再加这一条罪!”

    律师顿时就怂了。

    怒气冲冲的捂着脸,却什么话也不敢说。

    “我,我真的没钱啊,饶了我,绕命啊。”

    矿主也怕得直接跪了下来,一脸惶恐的求饶。

    “我饶你,那谁饶了那些矿工?”

    方丘怒声道:“一个半小时不见钱,我就让你身不如死!”

    再次被方丘吓到。

    矿主没办法。

    只能求爷爷告奶奶大,到处打电话求救,最后实在是没办法的情况下,把这座矿山给卖了才凑足三千万,用三个大的行李箱装着,送了过来。

    见到钱。

    方丘查验了一下,确定数额无误之后,让年轻人提着两箱,自己提着一箱,准备返回肖山村。

    临走前。

    方丘看了看周围的矿工,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不想得尘肺病的话,换个工作吧,只要肯干,比这个好的工作还有很多。”

    说完。

    方丘径直走到昏死过去的那个武英打手身边,右手轻轻的一巴掌,直接用内气将对方给震醒了过来。

    “啊……”

    刚一醒,这个打手就惊叫了一声,一脸惊慌的挣扎着起身,想要躲。

    “哼。”

    方丘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张口说道:“留着一身本事作恶,不如不留!”

    说完。

    直接一拳将对方的丹田轰碎,将其经脉震断,彻底废掉!

    见到这一幕。

    一旁的年轻人眼里,满是兴奋。

    “走。”

    方丘提着钱箱,跟年轻人一起返回肖山村。

    两人没走多久。

    这座矿产就被查封了,查封的原因是,违法开矿!

    走在回肖山村的路上。

    “太酷了,简直太酷了。”

    年轻人一脸兴奋的看着方丘,问道:“你知道最酷的是什么吗?”

    “就是你最后废了那个武英的时候说的话,你那句话让我想起了我的偶像!”

    方丘一愣,笑问道:“你的偶像是谁啊?”

    “无名啊。”

    年轻人一脸崇敬的说道。

    “为什么是他?”

    听到年轻人的话,方丘顿时一愣。

    “因为无名厉害啊。”

    年轻人一脸崇敬的说道:“不但厉害,无名还非常的有正能量,他说武者的武力是用来保护弱小,是用来维护善良的,他的话击中了我,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身为一个武者我想帮助这里的人,只可惜,我实力有限。”

    方丘微微一笑。

    心里,暗暗的开始留意这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有一颗纯真的善心,说不定能培养一下。

    “其实,我也是一个出身贫苦的人。”

    年轻人继续说道:“以前,我什么也不会做,身连自己都养不活,但是成为武者以后,我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可是我不知道除了自力更生之后,我的力量还能用来干什么,直到我听到无名的话,才真正的明白过来,那种帮助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干的不错,继续保持。”

    方丘勉励道。

    “我要是有你这么厉害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帮助更多的人了。”

    年轻人笑着说道:“虽然武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但却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恩。”

    方丘点头认可。

    很快。

    俩人回到肖山村。

    “我们要回来了,我们把补偿款要回来了!”

    刚到村头,年轻人就欢喜的大喊着。

    村头的几个中年人一听,顿时一个个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纷纷自发的去通知各家各户,让人来领钱。

    方丘和年轻人就在村口,把三大想钱放在村民提供的一张木桌上,给大家发钱。

    一家三十万!

    各家各户,纷纷跑来领钱。

    那到了钱。

    不管男女老幼,大家都心酸的嚎啕大哭,方丘所看到的都是无尽的心酸,没有一丁点因为有钱而生出的兴奋和**。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

    领到钱。

    大家纷纷跪下来,朝方丘磕头感谢。

    方丘和年轻人赶紧人,赶紧上前去拦住他们,结果根本就拦不住。

    在这种情况下。

    俩人只能陪同着全村的人一起跪在地上。

    “大家都起来吧,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方丘劝说。

    可大家却都只管磕头,谁也不愿起来。

    看着这一幕。

    年轻人虽然没有出声,但两眼却已经湿润了,泪水不争气的哗哗下落。

    “大家先去回,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里人吧?”

    方丘喊到。

    闻言。

    大家这才醒悟过来,一个个站起身来,一边抹泪一边往家里赶。

    “帮助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等人走了之后,年轻人才红着眼说道。

    方丘没有回答。

    只是远远的看着大家离去的背影,心里也在暗暗的算计着。

    钱已经要到了。

    可是,那些病人们的身体要怎么解决呢?

    这一点,是方丘最为关心的。

    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没有想出足够好的办法来。

    最终。

    方丘决定留下来想一晚上。

    要是实在想不出办法的话,再赶往下一个地方,慢慢想总有一天能想出好办法来的。

    晚上。

    方丘跟年轻人找了个破屋子,住了一晚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方丘询问年轻人。

    “我?”

    年轻人嘿嘿一笑,说道:“我叫梁奋,你呢?”

    “再说吧。”

    方丘微微一笑。

    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错,他不是那种埋头苦练只为武狂的武者,也不是那种横行霸道,以武为王之人,而是一个善良的人,能够心中有着情怀和大义之人,这种人确实值得去深交,也更值得培养。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