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屈辱的第一人!
    “好!”

    华夏武者们看到这一幕瞬间激动了,

    而东南域的所有人都震w..la

    这怎么可能???

    这个来自南越的年轻人,不是别人,可是他们东南域年轻一辈的第一名啊!

    就这么轻轻一击被击退了???

    不可能!

    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方丘一脸漠然看着对方。

    他清楚的试探到,对方的实力不弱,八品三脉。

    可他却是连九品一脉巅峰都打败过的人。

    一个八品三脉敢来叫嚣,找死!

    “能打败云阳子,果然不同凡响。”

    南越的年轻人惊讶的看了方丘一眼。

    他想到了对方会很强,但没想到会这么强。

    不过无所谓,只是败了半招而已。

    他还没出全力!

    于是冷冷一笑:“刚才只是试探而已,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说罢。

    一股强横的气势,轰然自其体内爆涌而出,震得其身周之人面色大变,纷纷后退。

    南越诸人激动了。

    他们的第一终于爆发了!

    华夏人,等着吧!

    “再接我一拳!”

    怒喝声起。

    伴随着气势的暴涨,南越的年轻人,身型一动,整个人仿佛化身为一头猛虎一般,由上而下疯狂的朝着方丘扑来!

    amp;bsp;“咻!”

    拳声袭来,就仿佛是一支破空的利箭一般,带着无比犀利的劲气,凶猛无比的砸向方丘的面门。

    败在他这一招已经无数人。

    从气势,到凌厉,到速度,无一不是最强!

    面对对方的再次攻来。

    方丘却身形不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猛烈的一招,右手捏拳再度一挥而出。

    下一刻。

    “砰!”

    又是一声震响!

    拳拳对撞,恐怖的能量气劲,以俩人的拳头交撞之处炸开,宛如狂风一般,朝四面波荡,将得地面的沙石吹飞,甚至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凛冽之意。

    这一次。

    不仅仅是华夏这一方,就连原本自信满满的东南域武者们,都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双方,看看到底谁能赢!

    他们不相信,这个南越的青年第一人,会败!

    他们坚信他们的骄傲会赢!

    可下一刻。

    一股庞大的力量从方丘拳上再次倾泻而出,连绵不断。

    “什么?!”

    年轻人大惊,本来对拼一拳双方应该都会力竭,但没想到对还有力量,还如此庞大。

    但他想重新抵抗已经来不及。

    “咚!咚!咚!咚!”

    连退四步!

    胸口剧痛!

    这一幕。

    东南域的武者们瞬间色变,满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会?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又输了?没人能扛得住这一招啊!”

    “不不不,一定是假的,我们南越第一人怎么会败给一个华夏人?”

    东南域武者们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但现实却实实在在发生在了眼前!

    amp;bsp;“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的南越第一人强压住胸口的气血翻腾,死死的盯着方丘,面色凝重,他感觉到了屈辱,竟然被人当众打败了。

    从习武以来,他从无败绩!

    他是南越千年以来第一天才!

    而今天竟然被人连续打退两次,还是个华夏人!!!

    amp;bsp;“无名!”

    方丘漠然应声。

    “我叫阮昌洪!”

    年轻的南越第一人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方丘说道:“我承认你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是还远远不够。”

    说完,咬牙一笑。

    他还没输!

    说完。

    “轰!”

    冲天的气势,轰然自其体内爆涌而出。

    随着这股气势的出现,阮昌洪似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浑身上下,锐气尽显,就仿佛一柄锋芒毕露的出鞘利刃一般。

    “无名,准备受死吧!”

    感受着阮昌洪爆发出来的气势。

    见到阮昌洪用出全力,所有东南域的人,再次重拾信心。

    全都露出了一副滋着牙阴狠面容。

    这才对嘛!

    之前根本没用全力。

    这次用了全力,什么华夏第一人,受死吧!amp;bsp;

    华夏武者们,也被阮昌洪突然的爆发给震住了。

    这是他们第一见到阮昌洪爆发出全力的气势,这股气势实在是太可怕了。

    毕竟在此的武者,都不是什么高手。

    方丘看着全力爆发的阮昌洪,轻轻一笑。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这份实力确实强悍,若是硬要比一下的话,阮昌洪的实力应该要弱于天才榜第二位的第五倩,与天才榜第三名的沐如风在伯仲之间。

    但是,还不够看!

    amp;bsp;“哼!”

    看着方丘那种轻视的眼神,瞬间让阮昌洪不爽了,心中一团怒火升腾而起。

    瞧不起我的人都死了!

    “再接我一拳!”

    手中纸扇往天空中一扔,阮昌洪怒咬牙关,瞬间将全身的力量全部集中在右手拳头上,然后脚下一动,顿时就宛如一头发狂的共牛一般,带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冲劲,直接朝着方丘冲了过来。

    一层强横无比的劲气将其整个人笼罩起中,气势凌厉!

    方丘却依旧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横冲直撞的攻到眼前,然后再次举起右拳。

    “砰!”

    又是一个碰撞的震响声传开。

    双拳碰撞。

    感受到对方的拳头上,再次一股滔天的劲气爆发出来。

    阮昌鸿冷冷一笑。

    同样的招数对我没用!

    瞬间,一股更强大的劲气从拳头爆发出去,直接攻向对方。

    而且不是一道。

    一道接着一道。

    不断迸发!

    方丘诧异的看了阮昌鸿一眼,冷冷一笑。

    瞬间一股是海啸中的巨浪一般的劲气,从拳头爆发而出,轰然扑向对方。

    阮昌洪连续十道德强大内气,瞬间全部压制下来!

    阮昌鸿脸色瞬间大变。

    什么?!

    怎么会如此庞大!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更具大的劲气再次爆发而来。

    阮昌鸿再也控制不住身体了。

    amp;bsp;“咚咚咚咚咚!”

    连连后退,这次五步!

    第一拳,三步!

    第二拳,四步!

    第三拳,火力全开的阮昌洪,竟然被无名一拳震退了五步!

    这一幕。

    让所有东南域的武者们,瞬间雅雀无声,全都看呆了。

    那是阮昌洪,那是东南域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啊!

    全力爆发而来竟然还没对方击退了。

    而且比之前退的更多!

    这怎么可能!!!

    一时间。amp;bsp;

    所有东南域的武者们,看向方丘的眼神都变了。

    在此之前他们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从今天开始,这个人的名字注定将会牢牢的记在他们心底,成为他们最不敢去招惹的存在,因为这个人实在太强了,简直是强得可怕!

    而这边。

    华夏人一个个都兴奋了,激动了。

    对方的第一,连续进攻三次,都被无名给打退了,而且无名还纹丝不动。

    不愧是无名,不愧是武林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啊!

    哼哼!

    看到没有!

    无名给你们面子,让了你们三招,竟然一招不如一招,丢人!

    amp;bsp;“东南域第一人,也不过如此?”

    看着捂着胸口的面色愤怒的阮昌洪,方丘摇摇头,冷声说道:“实力真的太弱了,就这么点实力,还敢来欺我华夏,是谁给你的胆子?”

    “对啊!是谁给你的胆子?”

    华夏方瞬间集体声讨。

    “现在,知道我们华夏的厉害了?”

    “再打啊,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再打啊?”

    “东南域第一,不过耳耳!”

    东南域的人脸色铁青。

    第一被压制了,实力反转,现在轮到他们憋屈了。

    “你打完了,接下来就该我了!”

    方丘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二话不说,脚步一动就直接冲着阮昌洪冲了上去,双手如影,连续不断的疯狂进攻,一拳接一拳,一掌接一掌。

    在方丘的进攻下。

    阮昌洪神色大变。

    虽然他能勉强接住无名的攻击,但是根本就无力招架,对无名表现出来的碾压他的这种实力,更是震惊不已。

    这种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他了。

    要是无名真的下死手的话,他今天恐怕就离不开这里了!

    他也终于见到了华夏年轻第一人的强悍。

    不远处,海岸边。

    “呼呼……”

    何高名带着八人,终于是游到岸上。

    一群人大口的喘息着,看向不远处,岛上正在进行的大战。

    “那个人,好像是无名前辈。”

    “无名前辈的对手,好像很厉害。”

    “不会出什么事吧?”

    八人中的领头人,梁奋指着方丘说道。

    其余七人也纷纷点头,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了担忧之色。

    “对,是我师父。”

    何高名朝战场看了一眼,然后嘿嘿一笑,说道:“没事,我师父打架还没输过,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你说他连宗师都能干趴下,我都信!”

    闻言,八人顿时就无语了。

    你这……跪舔的有点厉害。

    你知道宗师多么强大吗?

    可就在这时。

    “砰!”

    一个巨大的踢踹声,从战场中传来。

    凝目一看。

    只见。

    正在激烈战斗中的方丘,不知怎么的,狠狠一脚踢在了阮昌洪的屁股上,巨大的力道,瞬间就把人给狠狠的踢飞出去数十米,直接摔落在海里。

    “噗……”

    落海的瞬间,一口鲜血从阮昌洪的口中喷吐出来。

    “啊,你找死!!!”

    阮昌洪爆怒,落海的瞬间,就像一个发疯的狮子一般,立刻就动身朝着方丘冲了过来。

    他不服!

    他可是东南域的第一人!他是八品三脉的超级高手!他是东南域所有人的希望!

    在这么多东南域武者的面前,三番两次败在一个华夏人的手上,这是他的耻辱!

    他不能输!

    要是输了,他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他已经能想象回去之后,会有多少人暗地里嘲讽他!

    带着满心的愤怒。

    阮昌洪携暴怒一击,再次冲到方丘身前。

    “砰!”

    方丘右手一动,凌厉而干脆的一拳甩出,直接把人震得连连后退,然后直接欺身而上,一双拳头就宛如两把大锤一般,疯狂的朝着阮昌洪的身上招呼而去,打得阮昌洪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阮昌鸿的脸色已经憋屈成猪肝色了。

    太t憋屈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东南域的武者一看,阮昌洪节节败退,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大家一起上,砍死这些华夏人!”

    不知是谁振臂高呼了一声,所有东南域的武者们,立刻就爆喝着冲了上来,试图群攻方丘,借机把阮昌洪从方丘手里解救出来。

    这边。

    华夏的武者们也早就憋不住了,丝毫不迟疑的冲了上去,一场大混战瞬间打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