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点炮仗似得突破!
    www..la

    阮昌洪在节节败退之下,又再度被方丘狠狠一脚给踢进海里。

    东南域的几名武者,赶紧跑过去,把人从海里拉上来。

    “啊……无名!!!”

    阮昌洪双眼怒红的仰天怒喊。

    他是天之骄子,所有人心中的荣耀,何曾受到如此大的屈辱。

    他一定要杀了无名!

    一定要杀了他!!!

    方丘却根本不去理会,反而转头对着刚刚上岸的何高名,说道:“去吧,这是个特别好的磨练时机,痛痛快快的去打一场!”

    闻言。

    以何高名为首的九人,齐齐哀嚎。

    他们刚刚才游了十公里,把内气都用完了,这还怎么打?

    虽然有些无语,但九人还是按照方丘的要求,齐齐的冲进战场里,各自开打!

    那边。

    阮昌洪见无名竟如此无视他,顿时就愤怒的大喊道:“无名,我跟你不死不休!”

    “就凭你?”

    方丘转过头,瞥了阮昌洪一眼,不屑的说道:“弱鸡!”

    “你,你……”

    阮昌洪怒急攻心,嘴巴一张,直接就被方丘气得吐出来一大口鲜血。

    见状。

    方丘鄙夷的着摇头,冷笑着说道:“南越第一人?果然小国家就是小国家。”

    “你应该去看看原来第一云阳子输了之后是什么气度,什么胸怀,你完全不能比!”

    “你——”

    阮昌洪听到这话再次狂喷一口鲜血,差点气晕过去!

    任由他如何敌视,方丘没有理他,转身看向战场。

    因为他的出现。

    华夏一方气势如虹。

    而东南域的这些人早就被他把气势虐没了。

    很快。

    战斗就接近尾声了。

    没了阮昌洪的帮助,东南域的武者,一个个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华夏武者完胜。

    “走!!!”

    眼看打不过,阮昌洪当即大吼一声,准备带所有人离开。

    “等一下!”

    方丘突然出声。

    阮昌洪脚步一顿,所有东南域的人都停下步来,一个个都面色骇然的看着方丘,生怕方丘不让他们离开。

    “走可以。”

    方丘扫望着东南域的所有武者,寒声说道,“但是在走之前,你们来告诉我,杀我华夏渔民的人是谁?”

    声音中的杀意谁都能听出来。

    所有东南域的武者都不禁浑身一颤。

    阮昌洪咬着牙,正准备出声之时。

    “唰。”

    方丘突然动了。

    他能清楚的看到,有一个人在他的问话声刚落下的时候,忍不住的浑身哆嗦了一下。

    显然。

    杀人的,就是这个人!

    一闪身。

    方丘直接出现在这人身前,右手一动,一把卡住对方的脖子,脸色阴沉的说道:“用你的命,给我去赔罪吧!”

    “无名!”

    阮昌洪怒喊一声,震喝道:“你别欺人太甚!!!”

    “哼。”

    方丘冷哼一声,回道:“我就是欺你,又如何?”

    说完,卡着凶手脖子的右手,直接一用力。

    “咔嚓!”

    一声脆响。

    这个凶手还处在惊慌之中,脖子就被方丘直接给捏断了。

    “一命偿这么多条命,算便宜你了!”

    说话间,方丘直接一甩手,就跟仍垃圾似的,直接把这个凶手的尸体,扔到了远处,重重的摔落在海边的礁石上。

    这边。

    阮昌洪愤怒无比。

    但是,他也明白,他根本就不是无名的对手,更何况他现在还受着伤呢。

    要是真的动起手来的话,他们这群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

    还是先走为妙。

    amp;bsp;“走!!”

    阮昌洪咬牙说道。

    随后。

    人群中冲出几人去抬走那名凶手的尸体,一行人走到海岛边,正准备上船之时。

    “嗖!”

    阮昌洪眼中,突然寒光一闪。

    之前被方丘一拳击退,导致坠落在地上被染脏,又被他拣回来的纸扇,唰的一声暴射出去,没有展开,而是直勾勾的,就像是一根无比犀利的绣花针一般,直指远处那一株还未成熟的天材,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暴射而去。

    他是要毁了天材!

    他可以屈辱的走,但不能这么便宜了无名!

    “哼!”

    方丘怒哼一声,脚下一垛,体内内气冲涌而起,然后凌空一拳。

    一团内气,顿时脱手而出,就宛如子弹一般,咻的一声冲了出去,瞬间将那柄纸扇击落。

    可就在这时。

    “噌!”

    阮昌洪二话不说,一把拔住身旁人挂在腰间的长剑,准备再次朝那未成熟的天材甩过去,还是想要毁掉天材。

    “找死!”

    方丘眼中寒光一闪,脚下一跺,附近的一个贝壳腾空而起,右手一动,抓住贝壳的同时,立刻甩了出去。

    这一甩。

    那贝壳就宛如一柄无坚不催的利刃,在半空中急速旋转着,瞬间就冲到了阮昌洪的身前。

    “嚓!”

    一声干脆利落的斩击响起。

    只见。

    那贝壳过处,阮昌洪的的整条手臂,竟是被直接斩断了!

    “啊——”

    一声痛叫声撕心裂肺的响起。

    东南域的人见状,那里还敢再做逗留,连报仇的话都不敢说,因为无名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强大了了,赶紧护送着阮昌洪赶紧走。

    上了船。

    “无名,我一定要杀了你!!!”

    被众人簇拥的阮昌洪愤怒的大吼声,远远传来。

    “哼!”

    方丘冷笑一声,对着阮昌洪说道:“你给把话带回去,华夏海域线,敢踏进一步者,杀!”

    巨大的话声,带着恐怖的音波,在海中掀了阵阵海浪,声势浩大至极!

    东南域人见状。

    赶紧开船逃跑。

    这要是还不逃,恐怕船都要被海浪给掀翻了!

    见对手落荒而逃,华夏全都开心了,朝着对手吹口哨嘲笑。

    而后齐刷刷的喊道。

    “无名!”

    “无名!”

    “无名!”

    ……

    所有人都无比痛快的振臂齐呼。

    若不是无名的及时出现,落荒而逃的就是他们。

    不仅报不了渔民的仇,连属于华夏的岛都被人占去。

    无名的出现,才让他们没有在自己家门口被欺负。

    同时也为他们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

    听着众人的大喊。

    方丘环视四周一圈,微微笑着伸手示意大家停下。

    “各位,我有话说。”

    方丘说了一句。

    众人这才停下喊声。

    “各位。”

    方丘看着大家,说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解决这一次的争端,为那些无辜死去的渔民报仇,第二件事就是天材。”

    “现在,第一件事办妥了,接下来我也希望各位不要再争斗了,这天材我要了!”

    声音很小,但是内容却很霸气。

    方丘没有打算虚与委蛇,谦虚一番之类的,他就是想要天材。

    闻言。

    大家都怔了怔。

    但是,都没有说话。

    他们也想要天材,但是没有无名的话,他们甚至连天材都保不住。

    因此,对无名要天材这事,他们实在无话可说!

    见大家没有反对,方丘点点头。

    来到,人群边缘处,累的半瘫痪大口气喘息的何高名为首的九人那里。

    “起来,跟我走。”

    方丘来到九人身边,喊了一声。

    没有再管华夏武者,事情告一段了,大家想怎么办让他们自行解决吧。

    何高名赶紧站起身来。

    以梁奋为首的八人,也立刻强撑着起身。

    “师父,这海岛就这么点大,我们去哪儿?”

    跟在方丘屁股后面,何高名张口问道。

    “继续演练招式修炼。”

    方丘回道。

    “啊?”

    何高名一听,脸色瞬间大变,问道:“不是吧,还来啊?”

    “突破突破,就得突破原有的极限,才能叫突破!”

    方丘说道。

    大家哀嚎,但想到方丘从直升机直接下来那一幕,又想到刚才那对战的无敌形象。

    心中向往更强的力量的的大家,只能咬牙,继续。

    在方丘的监督下,一群人继续苦修炼。

    可练到一半的时候。

    “哈哈。”

    何高名突然哈哈大笑一声,立刻从修炼的队伍中脱离了出来,在沙滩上盘腿而坐,没一会儿,竟然,成功的突破成为了四品武英。

    可这边刚突破,那边梁奋也激动从修炼部队中脱粒了出来,跟何高名一样,就地盘坐下来,竟然突破到了三品。

    梁奋之后,又一个。

    这一下。

    一群人接连不断的突破,把远远好奇望这看的这座海岛上的其他武林人士都被震惊了!

    “卧槽,不是吧,这就突破了?”

    “虽然都是三品和四品,但是这种突破也来得太容易了吧?”

    “他们咋做到的?”

    ……

    大家这还没反应过来呢。

    第四个、第五个,又突破了。

    “还有?”

    “这尼玛,怎么还能连着突破的,你们这是炮仗吧,点个头就一个接一个的开炸了?”

    周围,武林人士越聚越多。

    都被这群人的突破给吓傻眼了。

    他们刚才分明看到,这群人中实力最强的才三品巅峰啊,其余的才二品,可这才一转眼,三品巅峰的何高名就四品了,那几个二品的有四个都突破到了三品。

    这突破的,简直不要太轻易好吗?

    就在这时。

    “来了,来了!”

    一阵兴奋的喊声传来,第六、第七个人也跑出来,盘坐突破。

    这一刻。

    全场所有人全都呆若木鸡。

    这尼玛,还真有这么容易突破的?

    随后。

    一直到以何高名为首的九人全部突破,全厂都是鸦雀无声,他们每一个人都难以想像眼前的这一幕,简直太牛逼了。

    也太奇迹了!

    说出去肯定没人信。

    要不是你自己亲眼看到,其他人告诉自己,肯定大耳刮子扇过去了,你说梦话呢!

    羡慕的看着这些人人继续修炼。

    慢慢聚集过来的武林人士们,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这些,都是无名带来的人啊?”

    “跟着无名,就这么容易突破吗?”

    “这也太厉害了吧,刚才就是无名在督促他们修炼。”

    “之前就听说,无名能很轻松的指点人突破,可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不愧是无名啊,实在是厉害!”

    “你们说我们让无名指点指点怎么样?”

    此话一出,现场一静。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心动,无比的心动。

    但是谁都没好意思去题。

    半晌。

    一个女孩子,咬着下嘴唇,目光露出一丝坚定,有些胆怯的慢慢的挪到方丘附近。

    “无……无名前辈。”

    女孩看着方丘,轻声问道,“能不能也指点一下我们,我们也想提升一下实力。”

    嗯?

    方丘转头看了向这个女孩。

    amp;bsp;女孩赶紧说道:“前辈,东南域这些国家的人肯定还会再来的,我们要是能提升实力的话,到时候也能更好的助您一臂之力。”

    方丘看了看她,又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周围的众人都满目希冀和期待。

    他想了想,然后点头。

    “好。”

    大家都是华夏人,而且又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正是需要大家一起抱团的时候。

    即使,他并不需要他们。

    听到方丘的应允。

    女孩顿时就惊喜,兴奋了起来。

    洽谈人也面露喜色。

    来自武林年轻第一人的指点啊,太三生有幸了!

    “好了。”

    方丘看着大家,说道:“你们想要提升的所有人,都展示一下你们自己的招数吧。”

    闻言。

    现场的一百多个武林人士,全都愣住了。

    一下指点一百多个?

    能照顾的过来吗?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大家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空地,开始集体练武。

    大家练着。

    方丘就这么站在前面看着,也不出手。

    一直到五分钟后。

    “停!”

    方丘突然喊停。

    所有人停下来,一个个都很疑惑的看着方丘。

    本来。

    无名让他们全部一起演武就让他们很是疑惑了,毕竟这么多人一起演武,无名能看得过来吗?

    而且,现在这才练了五分钟,怎么就喊停了?

    就在所有人疑惑之时。

    方丘走到第一人身前。

    “你练的应该掌法,虽然很缥缈灵动,但是每一招出手都差了一点,导致力量不足,若要改变,不仅需要控制好自身的力道,更要控制好身体给于你的力量,力从腰间起,扭转于手上,身体的协调性能让你有很大的提升。”

    说完,方丘直接走到第二个人身前,说道:“你练的是腿法,但是刚猛有余,灵性不足……”

    就在方丘给第二个人说着的时候。

    第一个人,已经开始按照方丘的说法,刻意的改变着练了一下。amp;bsp;amp;bsp;

    结果发现。

    这一改,他的掌法竟然真的威力大增!

    “无名前辈,多谢。”

    见方丘给第二人说完,第一人才激动无比的立刻抱拳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