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巨额悬赏!
    “顶级悬赏令:斩杀华夏无名!”

    “悬赏金额:三亿美金!”

    这个悬赏令出现的赫然是聚集着全世界所有地下势力的地下势力论坛杀手黑市。

    此悬赏令一出,就瞬间引起了全世界所有地下势力的人注意。

    因为金额实在是太高了!

    全世界经济不景气,这三一美金可是超级大单!

    世界上所有的杀手们都因此而疯狂了。

    不过他们到好奇这从来没听过的华夏无名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悬赏?

    无数杀手开始疯狂的查询无名的资料!

    好在悬赏令中提供了无名的坐标,所以大家都不着急去寻找无名的位置,只是查询无名的个人资料,看看好不好杀!

    南越。

    阮昌看着因他悬赏令而疯狂的杀手们,不禁阴狠一笑。

    他自然知道岛上的天材是什么,又有什么价值。

    青龙锁的成熟还有几天时间,所以他料定无名在这几天内是不会离开海岛的,这才会直接给出了坐标。

    无名受死吧!

    阮昌鸿苍白的脸色显露狰狞。

    没多久,效率极快的杀手都查询到了无名的个人资料。

    “无名,近一年内在华夏武林中声明鹊起的人,最近刚刚战胜了武林天才榜第一的云阳子,晋升成为武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查询到这条信息的时候。

    不少杀手都皱眉了。

    “华夏人?而且还是华夏武林人?华夏武林人可不好对付啊!”

    “这个无名,既然能在华夏武林中声明鹊起,那就代表他一定有着不同凡响的地方。”

    “看来,是个艰巨的任务啊!”

    了解到无名的背景之后。

    再看实力评估。

    无名:a级!

    看到这一等级,大部分的人都心猛地一跳。

    这无名果然不是一般人,确实值三亿美金!

    要知道。

    在这世界上,能被地下势力中的杀手组织评为a级的人,可没几个。

    虽然在a级之上还有s级的存在。

    但是。

    到目前为止。

    猎杀过a级目标的,也就只有世界排名前三的三位杀手。

    那三个,都跟a级目标有过但打独斗的经验。

    除这是哪个,每一个能斩杀a级的。

    不过,他们到不担心,杀手只是杀人而已。

    现在可不是以前那种使用冷兵器的古代,而是热武器时代!

    不一定非要强大的实力,才能杀掉a级目标。

    有时候一个保炸弹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虽然因为无名的实力评级而感到心惊,但是还是不少人为了三亿美金变得疯狂了,一个个都开始准备着,要干这一票!

    三亿美金。

    够多少人逍遥一辈子的了!

    反正杀不掉,他们还能走,而且不尝试一下,又怎么知道杀不了呢?

    干了!

    不少人看着那个坐标,冷冷一笑。

    ……

    海岛上,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朝阳从海面升起,整个岛上被照耀的金黄一片。

    在青龙锁的帮助下,方丘的实力经过一夜的恢复,终于是全部都恢复了过来。

    睁眼的一瞬间。

    正好看到,日出海边升的美景,不仅微微一笑。

    转目一扫。

    何高名等九人,依旧守在四周,为了保护方丘的安全,他们九个人真的一夜未眠,全都小心而谨慎的关注着四周的一切。

    “我没问题了。”

    方丘站起身来,对何高名九人说道,“谢谢你们一直守着我。”

    “师父,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

    何高名精神顿时一松,一晚上的高度警惕,让身体颇有些受不了,嘿嘿笑着说道,“你是我师父,我不守你我守谁去啊?”

    “是啊,无名前辈,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其他人也都纷纷笑着点头应声。

    “还是谢谢。”

    方丘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道,“你们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好。”

    九人也不矫情,立刻点点头各自找地方盘坐下来休息。

    方丘站在周围,等九人都闭眼盘坐之后,才直接走向所有华夏武林人的聚集处。

    海岛中央。

    一片树木比较稀疏的草地上。

    所有华夏武者都聚集于此,大家都互相照顾,因为之前被东南域的人连续打压了好几次,所以不聚集起来,就没有足够的安全感。

    看到已然完全恢复的方丘过来,所有人都无比敬畏和崇拜的的看着方丘。

    没办法。

    昨天晚上无名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现在想起来,心中的震惊也依旧不减。

    “各位。”

    方丘看着所有人,他觉得有必要告诉他们自己心中猜测,以及接下来可能面临的危险。

    于是郑重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昨晚的战斗机突袭就是那个名叫阮昌洪的南越第一人派来的,既然昨天晚上没能杀掉我,那么就很有可能会有第二波、第三波,直到岛上的那株天材完全成熟,才有可能会停止!”

    闻言,众人面色趁严峻的附和着点头。

    无名说的很有可能。

    那些东南域国家的人,目的不就是为了那株青龙锁吗?

    甚至在被无名打跑的时候,阮昌洪还一度想要毁掉未成熟的青龙锁,可想而知那阮昌洪对青龙锁和无名有多么大的怨念,连战斗机都弄来了,下一次不知道又会搞出什么东西来,说不定来坦克,火箭炮什么的。

    想一想,还真tm的丧心病狂!

    “因此,我不敢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

    方丘继续说道,“而且,你们留在这里也对你们毫无益处,反而会让自己身陷危险之中,所以我建议你们速速离开,不要再遭受牵连了。”

    “有势力有背景的,趁早回去报个信,跟你们身后的势力说一下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华夏不可欺,志同当共仇!”

    “我们华夏,闭门太久了!”

    回去?

    闻言,许多人都迟疑了。

    就这么走了?

    走了意味和第十天材5无缘了。

    但一意识到这个想法,不禁暗自嘲笑自己一声,留下来也无缘啊。

    有个强大如斯的无名在,谁能抢到。

    就是有命抢也未必有命拿啊!

    当然,相较于许多的小势力的纠结和感概,那些有大势力和大背景之人,很快的就听明白了方丘的意思。

    “感谢无名前辈。”

    一人站起身来,对着方丘抱了抱拳,然后义无返顾的离开了。

    其他势力的人,也都纷纷的站起身来,感谢之后离开。

    他们很清楚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

    天材,他们不可能从无名的手里去抢,对战又没什么大作用,反而还掣肘无名。

    而且这里发生的事情也需要告诉背后势力。

    尤其是第十天材的现身,和无名那惊天一箭!

    很快。

    百余人就走了一大半。

    只剩下了十几个。

    其中,还有两个熟人。

    一个是做完仗义执言身材魁梧的大汉,虽然看起来土里土气的,一眼看去就像是一个山村里的粗糙汉子,但却是真爷们。

    另一人则是被方丘指点突破,昨晚第二个站出来的中年人,身材虽然不及大汉魁梧,但也差不了多少,而且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散发着一股英气,虽然已经是接近四十岁的人了。

    其余几人。

    看上去都不是太熟悉,没有多深的印象。

    见这些人不走,方丘疑惑的转头望去。

    “你别看我,老子不走。”

    大汉伸手摸着头,豪爽说道:“老子知恩图报,你帮老子提升了,老子得还你,留下来帮你,所以你不用担心老子,老子死了都行,就是不能欠人情!”

    “昨天已经还了,”

    方丘说道。

    “不够!”

    大汉直接说道。

    方丘微微一笑,不在多言,然后询问的再看其他人。

    见状,所有人全都点头。

    都坚定的表示要留下来,而且也绝对不会拖方丘的后腿。

    “好!谢谢大家!”

    看到这群人坚定的要留下来帮忙,方丘顿时就笑了起来。

    都是武林侠士!

    方丘心中感慨,对方投之以桃,他自然报之以李。

    “你们都过来吧,把你们修炼过程中的疑惑都说出来,我帮你们解惑。”

    这话一出。

    这十几人顿时眼前一亮,一个个喜上眉梢。

    留下来帮忙竟然还有这种好处,赚了!

    于是,全都围了过来,积极的提问起来。

    方丘也定下心来,坐在众人面前,一一的为这些人解惑。

    时间一点点在解惑中流逝。

    何高名等人也从休息中醒了过来之后,看到远处这一幕,也都不出声,悄悄的走了过来。

    在方丘身旁盘坐下来,耐心的听着,偶尔也提出自己在修炼中遇上的问题请方丘解答。

    整整一天下来。

    大家都受益匪浅,感慨赚大发了!

    一天一夜,平安无事。

    而就在第二天一早。

    “来了!”

    就在大家醒来想要继续找方丘解惑的时候,方丘突然眉头一挑,猛的转头望向岛外远处的海面上。

    众人立刻警惕起来,随之转头望去。

    只见。

    在远处的海面上,赫然出现了一艘游轮!

    那搜游轮正慢慢的朝着这边的海岛靠近过来。

    可以远远的看到游轮上,有一些西方人,似乎眼是在游玩的。

    远远的看到海岛上有人,那游轮上的西方人还很惊喜的对着岛上的人挥手,慢慢靠上来之后,还把游轮停靠在了小岛的海岸边,从游轮上走了下来。

    除了领头的人外,游轮上还有十余个水手。

    全都是西方人。

    “你好,我亲爱的朋友。”

    一头金发,一脸黄斑的领头人走了上来,对方丘伸出手来,用纯正的英语问道:“你们,是这座海岛上的土著吗?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淡水,我们的淡水不够了!”

    “难道,你就没有更高明的隐藏气息的技巧吗?”

    方丘突然笑了,一边笑着一边问道:“你不准备,立刻就动手吗?”

    这个西方人一听。

    顿时脸色一僵!

    “嗖!”

    知道被看破了,这个西方人也不迟疑,立刻抬手,唰的一根毒针,自其掌下的袖口中暴射而出,直接刺向身前的方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