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连续突破!悟剑!
    海上。

    “呜呜呜……”

    原本晴朗的天空中,突然狂风呼啸,黑云翻涌而来。

    短短一小会儿。

    这一方的天空中,就乌云密布,电光闪烁,雷鸣声震天。

    四面八方,天地之气呼啸狂涌而来,就宛如阵阵狂风,将海浪卷得高高的升腾起来。

    蓝鲸背上。

    方丘闭着双眼,对天地间发生的一切异象,一无所知。

    远处。

    海岛边,正准备坐船走的,以何高名为首的华夏武林人士们,听到远处传来的轰鸣声,立刻就转过头,惊讶的看了起来。

    “那是?无名前辈去的地方!”

    “这才清晨,天空才刚刚放明啊,怎么突然就乌云遮天了?”

    “那边什么情况,怎么能连晨日的光芒,都被隔绝?”

    “这是,无名前辈要突破了吗?”

    那个被方丘一指点上五品之人,瞪大了眼,一脸震惊的说道。

    “突破?”

    “应该是了,要不然无名前辈不去走的那么急。”

    “可是,这也太惊人了吧,无名前辈的突破,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异象?”

    一时间。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

    “羡慕不?”

    看着震惊的众人,何高名哈哈一笑,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同时,大声问了一句。

    大家纷纷点头。

    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羡慕,那就拜我师父做老大吧,以后保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何高名得意的昂着头说道。

    闻言。

    大家眼前顿时一亮。

    现在的武林中人,都已经有了共识,那就是无名一定能成为宗师,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认一个能够成为宗师的当老大,那绝对是大好事一件啊!

    看到大家脸上的神色,何高名嘿嘿一笑。

    便宜师傅啊,我可是给你拉了不少人啊,我得有好处啊!

    ……

    内气如洪流。

    在不需要突破的情况下,直接灌入阳维脉,一如之前重开经脉一脉,浩瀚的内气流,瞬间就将阳维脉冲得瞬间暴起,密密麻麻的裂缝瞬间蔓延开来。

    这时。

    经脉上突然闪烁起一层青色能量,经脉那密密麻麻的裂缝,在这一层青色能量的保护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开始愈合!

    “给我破!”

    在青色能量的帮助下,他体内阳维脉上的裂痕飞速愈合,当得阳维脉被完全重开之后,方丘体内的内气,依旧如滔滔江水一般,继续朝着下一条经脉狂涌!

    七品二脉。

    方丘完全没有想到,重开经脉竟然可以如此的简单。

    简单到,竟然没有消耗多少内气。

    “恩?不对!”

    正当他控制内气往下一条经脉冲击的时候,他赫然发现原本笼罩在阳维脉上的青色能量,居然在抚平了阳维脉的伤口之后,抢在内气前快速的涌入到了下一条经脉中。

    而随着这股能量的涌入,方丘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控制着的内气流,正在迅速增强!

    他现在是在突破,并非是在修炼。

    而他体内的内气是恒定的,在冲破了阳维脉之后,不但没有消耗太多,反而还在迅速增长,这是什么情况?

    心头一动。

    他立刻控制念力查看。

    结果发现,自己体内突然增强的内气,竟然是被青龙锁所化之力,从天地间引来的。

    也就是说,青龙锁竟然可以引动天地之气入体!

    这个发现,让方丘顿时震惊了。

    他见过、吃过的天材地宝不少,但是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神奇的!

    一般的天材地宝都是在吞服之后直接化为能量入体,完全可以看做是一团能量的结成体,可这青龙锁不但自身能化做能量入体,还能引动天地之气入体,这效果可就不一般了!

    “难怪传说中排名前十的天材地宝如此神奇,原来真有如此奇效!”

    方丘暗暗惊叹。

    就好像他帮特种兵,帮李骥,帮何高名、梁奋等人提升实力一样,就是强行在需要帮助的人周围,凝聚大量的天地之气,甚至将这些天地之气引入所需要的人体内,从而促使需要的人得到提升。

    青龙锁的奇特,就在于这种功效!

    试想一下。

    方丘以宗师之力,能帮一个人提升多少,能让一名一品武英连跳三级吗?

    显然不行!

    可是这青龙锁不一样。

    连七品武英,都能连破二脉,若是让一品武英吞下的话,恐怕能一路势如破竹的,直接突破到四品,甚至是五品的程度!

    这一刻,方丘又再一次深深的感觉到了前十天材的可怕。

    而体内的情况,也让他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的突破感能压制好几天,这一次却根本压制不住。

    一切,都是因为青龙锁!

    因为青龙锁所化的能量,能够引动天地之气入体,并且能够吸引体内的能量,自然而然的朝着下一条需要突破和开阔的经脉冲击,这正是他压制困难的表现。

    “如果,不控制呢?”

    想到这里,方丘不禁心头一动,开始尝试着放掉对体内内气的控制。

    这一放体内的内气竟无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越聚越多,冲击力越来越强,虽然像是挣脱束缚,但却全然没有伤及方丘自身的意思,只是穿过阳维脉,朝着阴维脉快速的冲去。

    方丘就这样看着,内视的同时,把控着体内的情况。

    与阳维脉一般。

    强大的内气,冲入阴维脉,瞬间把脉冲开!

    然后。

    内气鱼贯而入。

    青龙锁所化的能量,再次亮起青色光芒。

    重开的经脉,就好像刚刚蜕皮的蛇一般,在青色光芒的笼罩下,隐隐的有着一抹光芒流转。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阴维脉完全重开,体内的内气又被补充得极为充盈,青龙锁所化的能量也被消耗一空的时候,方丘终于是结束了整个突破的过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眼眸中,精芒闪烁。

    映入眼帘的。

    依旧是一片大好的无尽海域,以及天边美艳的晚霞。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啊……”

    站起身来,感受着突破之后的神清气爽,方丘不禁仰天长啸,抒发着心中的畅爽。

    长啸之时。

    方丘的目光偶然瞥过天边的晚霞。

    那艳红色的晚霞,在海风的吹动下,不停的变换着模样。

    时而聚,时而散。

    看到这一幕。

    方丘突然怔住了。

    啸声戛然而止,整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蓝鲸的背上,盯者天边的彩霞。

    不知过了多久。

    “聚散,变化……”

    轰!

    方丘脑中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

    “聚天地之能,掌控于股掌之间!”

    突然。

    他心中冒出了当初,在山洞中习得大破灭手时,记下的最后一行字。

    “何为聚?”

    “何为手?”

    “可聚便可散,可散就可凝。”

    “既为掌控,当随心所欲!”

    突然。

    方丘笑了。

    笑的很开心。

    他悟了!

    “既然随心所欲,又为何一定为掌?”

    出声的同时。

    方丘右手微抬,举于眼前。

    手指轻轻捻动。

    只见,无尽汪洋上空的天地之气,宛如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吸引一般,宛如一条条展览色的彩带一般,从四面八方朝着方丘的指尖涌来。

    只可惜这海上无人。

    若是有人,定能看到,那一道立身于蓝鲸之背的单薄人影,举手投足间仿佛与这一方天地完全的连接起来了一般。

    迎着天边晚霞。

    那涌动而来的天地之气,于方丘指尖,凝成一朵花。

    一朵巨大的莲花。

    层层花瓣在迎风扬动中,缓缓脱落,而后幻化成细碎的星辰,天色逐渐夜下,天空中湛蓝色星星点点,笼罩着那一头依旧在海中游行的巨无霸,以及那一道淡薄的身影。

    某一刻。

    “嗡!”

    突然,天地间传来一阵颤鸣。

    那漫天的蓝色星辰,骤然一顿,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快速的折返回落,流转于方丘指尖。

    不过。

    奇怪的是。

    任由这天地之气折返,方丘指尖始终都只有拇指大小的一团能量,在天地之七的回归涌入之下,这一小团能量越发的耀眼了起来,可就是不见长。

    再看方丘。

    不知何时,已经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就这么直立着一动不动,任由海上寒风迎面吹过,衣襟被吹得啪啪作响。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沙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方丘微笑着呢喃。

    说完。

    睁开眼来。

    抬于眼前的右手指点,那一拇指大小的能量团,一闪而逝。

    “此为掌控。”

    手掌一挥。

    四方天地之气,如急流旋涌而来,瞬间凝于其身前。

    凝目一看。

    一柄能量长剑,悬浮于其身前。

    那是一柄完全由天地之气凝聚而成,通体银白之色,形状普通的长剑。

    细细看去。

    那长剑之上,护手的剑格,竟是一个太极图纹!

    “碎空裂海剑!”

    突然。

    一个低声的话声,自方丘的口中传开。

    下一刻。

    久久未动的方丘,突然挥起右手,一把抓住悬浮在其身前的那一柄银白色的长剑,然后朝着前方一劈!

    “轰……”

    长剑挥下的瞬间,那银白色剑身中,轰然爆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凝成一道凌厉至极的恐怖剑气,朝着前方暴射而出。

    剑气一动。

    天空中,八方云涌。

    恐怖的剑气,携带着一股欲要劈天之势,在海面上冲行。

    那剑气所过之处,那浪涛汹涌的海面,竟然是被直接劈成了两半,露出一道深深的缺口,缺口中海洋生物涌游而过,在进入这片区域的瞬间,便是被那残留下来的剑气,直接绞杀成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