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令人疯狂的宗师之秘!
    (今天除夕,大家吃好玩好啊,咱们明天大年初一依旧会正常更新,请大家为小步我的不断更的坚韧人品打call!)

    “宗师一线,如同天堑,有人水到渠成,有人一辈子也迈不过去。”

    方丘摇着头,看着倒在身前的老者,低声道:“执着最苦!”

    “有时候放下才是新生,但是谁又能放得下呢?唉!”

    对方丘来说。

    老者是他遇到过的实力最强的人,距离宗师也仅有一线之差。

    这种实力,即便放在华夏,也能震慑一方了!

    可惜了,这世界上的美好而幸福的事情可是只有成为宗师才能获得,可惜又有所人武林中人能够明白呢。

    轻叹一声。

    方丘身形一动,立刻朝着阮昌洪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这家伙才是这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

    虽然阮昌洪的逃跑速度很快,但是方丘追上去的速度更快。

    在追击的同时。

    方丘直接放出神识,探查周围二十公里方圆内的情况。

    一瞬间。

    就在二十公里外的一座连绵不绝的山脉中,探查到了阮昌洪的能量气息,当即立刻追了上去。

    在神识的监控下。

    方丘可以清楚的看到,阮昌洪正不停的朝着山脉深处跑去。

    当他追上来的时候。

    阮昌洪正好来到一座高峰的半山腰。

    突然。

    “你能跑到哪里去?”

    方丘的话声传来。

    阮昌洪脸色一变,立刻转头回望。

    只见。

    无名竟然已经追了上来,而且还飞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这一幕。

    把阮昌洪的腿都给吓软了。

    离开的时候,他分明清楚的感受到了他师父内心的兴奋和疯狂,那是一种不打败无名绝不罢手的疯狂!

    可现在。

    无名竟然追上来了。

    这意味这什么?

    意味着他师父,败了,甚至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

    阮昌洪心里就忍不住的更加惊恐了起来!

    根本想都没想,转头拔腿就跑。

    一路狂奔,朝着山下冲去。

    方丘紧追在后。

    眼看无名越追越近。

    阮昌洪心里的恐惧也逐渐的被放大了。

    疯狂的加速拉开和方丘的距离。

    直到跑到山脚下,看到前方的那一个巨大的山谷的时候,脸上的惊慌之色,突然就减轻了许多,继续狂奔进入山谷。

    来到山谷中。

    阮昌洪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对着已经落地的方丘冷冷一笑。

    “咻……”

    就在方丘追进山谷的同时,阮昌洪立刻吹了一声口哨。

    哨声刚起。

    山谷四周的树林中,立刻就有着一群人从四面八方走了出来,一个个都面色冷冽的走到阮昌洪身边,冷冷的盯着站在山谷口中的方丘。

    “恩?”

    见到这些人,方丘先是惊疑了一声。

    然后,仔细的扫了一眼,发现这群人中竟然没有一个是低于六品的,这简直就是一个武英部队啊。

    山谷中央。

    有了帮手的阮昌洪,不但没有了之前那么惊慌,反而还一脸得意的看着方丘。

    其实。

    这才是他的后手!

    不过,说后手倒也谈不上,因为他知道自己师父的情况,所以一开始决定去请师父的时候,他就想到如果自己的师父不答应帮忙的话该怎么办?

    正是有这个担心,所以他才提前联系了这些人,让这些人埋伏在这里,如果他师父不帮他的话,他就会把无名引到这里来。

    只是。

    他万万没有想到,无名竟然这么厉害。

    不但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预料,竟然还把自己的师父都给打败了!

    这多一手的准备竟然成了他保命的手段。

    “无名!”

    看着方丘,阮昌洪寒声道,“你现在离开,我可以既往不咎,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咱们从此两不相干!”

    虽然语气很冷,但是从这句话来看,阮昌洪显然是怂了。

    他实在没有勇气和一个战胜他师父的人做生死仇敌。

    面对一个宗师级的强者。

    谁能不怂?

    “两不相干?”

    方丘冷笑着说道:“可以啊,让那些杀手杀你一次就行!”

    “你!”

    阮昌洪脸色一变,心急之下怒道,“无名,你别给脸不要脸,不要以为你是宗师就了不起!”

    宗师?!

    周围人一听,全都一震,眼神闪过一丝骇然。

    一个个都无比震惊的看着无名。

    “宗师?”

    “这个人竟然是宗师?”

    “不是吧,这也太年轻了,怎么可能是宗师?”

    “阮昌洪,你说他是宗师?不是骗我们的吧?”

    大家再也控制不住表面的峻冷,纷纷出声询问。

    “没错。”

    阮昌洪深吸一口气,点头肯定道,“他确实是宗师,而且刚才才跟我师父大战了一次,他能追上来,只有一种可能!”

    大家更震惊了。

    阮昌洪的师父是谁?

    是南越武林第一人,是东南域武林中的传说啊!

    他竟然败了?

    而且,还是败在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华夏人手里?

    “大家想清楚了。”

    阮昌洪大声说道:“此人留着一定对我们南越国是一个祸害,大家绝对不能留下性命啊!”

    闻言,大家不禁沉思迟疑。

    看着大家沉思的样子,方丘却是漠然的摇了摇头,对着阮昌洪身边的众人说道:“这是我跟他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想牵扯其他人,其他人可以离开。”

    这一听。

    大家也确实都想走了。

    毕竟,传说中的宗师实在是太可怕了。

    虽然他们实力都不错,但是跟宗师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即便有二十来人又怎么样,就算他们全部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是宗师的对手啊!

    何必趟这趟浑水,还和自己没关系的浑水。

    一时间,大家都想撤了。

    眼看大家想走。

    阮昌洪心中一惊,这群人要是走了,他的小命就不保了。

    当即,立刻大声说道:“无名,你这是怕了对吧?”

    “大家不要被他吓到!”

    一边看着身边众人,阮昌洪一边大声疾呼道,“他刚刚才跟我师父大战了一次,就算他真的打败了我师父,难道他自己就没有受伤?”

    “我师父的实力大家都是知道的,就算赢了我师父,他也肯定受了重伤!”

    “所以,这个时候是杀他的最好时候!”

    大家一听,确实是这个理。

    阮昌洪师父的实力之强悍,大家都是很了解的。

    几乎可以说是宗师之下无敌手的存在,就算是对上一般的宗师,也肯定有一击之力,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宗师,要说不受伤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问题在于。

    他们对无名出手,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把自身制于险地,这根本就不划算啊!

    阮昌洪见大家还在犹豫,知道火候不行,砝码不够。

    立刻补充道:“大家不要犹豫,这一次放过他的话,下次就再也没有这么难得的机会了,大家都是武林中人,难道都不想知道他是如何成为宗师的吗?”

    众人一怔。

    成为宗师?

    阮昌洪继续说道:“他现在受了重伤,我们只要抓住他,逼他说出成为宗师的方法,我们成为宗师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闻言所有人顿时眼前一亮。

    确实是这样。

    大家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拥有强大的实力。

    宗师就是每个人的梦,甚至是几百年来整个南越武林的梦!

    而现在。

    有这么一个大好的,能让他们有机会成为宗师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们怎么能不抓住?

    一时间,所有看向方丘的眼睛中都目露精光,内心蠢蠢欲动。

    方丘看到这些人的神色,猜到他们怎么想的,当即无奈的摇摇头。

    他本想放过这些无辜的人,可是这些人不愿活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果然不错。”

    方丘摇头感慨。

    “上,大家一起上,趁现在抓住他!”

    阮昌洪大喊一声。

    为了成为宗师,这些人都彻底的疯狂了。

    所有人全部蜂拥而上,一个个都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朝着方丘围杀了上来!

    冲在最前方的。

    是一个七品三脉的高手。

    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攻到方丘身前正要挥拳攻击的时候。

    “砰!”

    方丘右手一拳。

    巨大的力量迸发出来,直接将人给轰飞了出去。

    这一幕。

    把所有围绞上来的人,都给吓得暂时停住了脚,一个个看向方丘的眼眸里,都满是震惊!

    一拳。

    只用一拳,就把一个七品三脉的高手给轰飞了,甚至连一丁点反应的余地都没有,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最后一次警告。”

    看着这群人,方丘指着阮昌洪说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们最好不要趟这淌浑水,我不想多伤无辜!”

    本来有所犹豫的这些人,听到这句话反而不犹豫了。

    这些人都被宗师之秘蒙住了双眼,进入了思维局限。

    越是劝他们离开,他们就越觉得眼前的人肯定是受伤了,而且一定是受了重伤的。

    要不然,一个宗师又何必如此拖泥带水的劝说他们?

    “他害怕了!”

    一个武者喊道。

    “对,他害怕了。”

    “他肯定受了重伤,刚才那一招也肯定是憋着气打出来的。”

    “上,大家一起上!”

    在几个人震臂高呼之下,这一群二十来人,顿时又再度爆发,朝着方丘围袭了过来。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看到这些人依旧执迷不悟,方丘很是无语,直接取出之前从海岛上带来的残剑。

    “我要看看我悟的这一招到底有多强!”

    在所有人攻来之时。

    立刻调动体内所有的内气,全部灌入到残剑之中。

    与此同时。

    天地之气,疯狂的从四面八方快速的汇聚而来,凝在剑上。

    然后。

    右手猛的一挥。

    “碎空裂海剑!”

    浩瀚的天地之气,将得那断剑的残缺补齐,凝成一柄银色长剑。

    随着他这一挥。

    一道半月型的银色剑气,就宛如海啸中的浪潮一般,瞬间暴涌而出,朝着迎面攻来的那二十来人冲了过去。

    下一刻。

    “噌!”

    只听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响起。

    剑气横扫而过。

    所有人全都定格在了前方,半空中那残留的剑气突然暴起席卷,这些人甚至都没反映过来,身上的衣服,就齐齐破碎,皮肤更是如同遭受到了无比犀利的攻击一般,有着一条条的血丝绽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