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突破带来的生死危机!
    看着意识空间中,最终定格下来的两式。

    方丘心底里却生出来一股别样的情绪。

    神剑的剑招,那可是两千两百多年以来,都没人能参悟出来的绝世剑招啊,可自己这才刚参悟出来,就被自己的大破灭手和碎空裂海剑给取代了?

    这好像,比得到神剑的认可,更加让人激动吧?

    “看样子,要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剑招,恐怕还真得不到神剑的认可。”

    “难怪两前多年都没人参悟出来,拥有这般绝强剑招的超级高手。也是绝对不会把自身的最强剑招,轰向悟剑碑的!”

    “而且神剑的三招已经异常精妙绝伦,强大的也超出了一般认知。”

    “不得不说,自己是真的走了狗屎运!”

    意识空间中。

    虽然本属于神剑的那三式剑招消失了,但因为之前看过一遍的缘故,他还是深深的把那三个已经消失的剑招记在了脑海中。

    即便不如大破灭手和碎空裂海剑,那三式剑招也绝非一般的剑式可比的,记下来以后还能用。

    记好剑招。

    方丘正想着怎么样才能回归到现实中的时候。

    突然。

    那定格在意识空间中的几道光影,突然一闪,竟是又再一次冲进他的体内。

    随着这些光影入体,方丘先是一怔。

    旋即,突然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就好像是吞服天材之后产生的能量一般,入体之后立刻就冲进方丘的经脉里,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疯狂的冲刷扩展了起来。

    “不好!!!”

    查觉到体内的异样,方丘心中暗叫一声,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他发现。

    这些光影在进入经脉中之后,立刻就开始向着他的下一条还未重修的经脉冲了过去,好像是在逼迫自己突破一样。

    这对别人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对方丘来说,却是生死攸关!

    因为他现在距离八品已经只差一线了。

    如果突破的话,他必须要第一时间拿出天材,才能帮助自身在突破的同时成功的重开下一条经脉。

    可关键的是,他身边根本就没有天材啊!

    没有天材的辅助,如何重开经脉?

    内气一撑,经脉就直接爆了,到时候可就彻底完蛋了!

    在这种情况下。

    一言不发的方丘皱紧眉头,立刻赶紧尝试着进行压制。

    奈何。

    已经来不及了。

    狂爆的光影,直接朝着他的带脉冲入,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似要把带脉给直接冲破才肯停止一般。

    “给我停!!!”

    心中惊急的同时,方丘丝毫不敢怠慢,直接就催动起全身上下的内气,准备用硬实力强行压制住光影带来的突破冲击。

    然而。

    就在他催动内气之时。

    那光影突然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内气。

    这股内气是属于方丘自己的,但是其中还夹杂着一股非常奇特的,因神剑入体而出现的能量。

    正是这股能量,牵引着他的内气对带脉进行冲刺。

    虽然发现了这一点。

    但是这个时候,被那股奇特的能量牵引着的内气,已经冲入了带脉之中,只要将带脉上的所有穴位全部冲开,就要重开经脉了!

    “停!给我停下!!!”

    方丘心中大喝一声。。

    他非常清楚。

    眼前的局面已经到了生死一线的地步。

    要是真的被这股能量牵引到突破那一步的话,不仅仅是他自己无法重开经脉,藏剑山上的所有人,也都会在第一时间站到他的对立面。

    剑影入体就突破。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周围这些人,神剑的强大吗?

    连无名这等超级高手,在得到神剑的瞬间都能立刻突破,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单从这一点来看,这神剑的作用,堪比排名前十的天材!

    这等好东西,谁不想要?

    最重要的是一旦突破,经脉裂纹立现,到时候没有天材的保护,就是他全身经脉尽毁的局面!

    所以他必须止住!

    眼看着内气一步步的前冲,方丘死死的咬着牙齿,强行阻止。

    终于。

    走到带脉的最后一个穴位前的时候,内气停住了!

    “唔!”

    在止住内气的一瞬间,方丘狠狠的憋了一大口血,感觉喉头里的血腥味特别的浓烈。

    “噗——”

    一口鲜血喷出。

    好在。

    止住了。

    在最后一个穴位前止住了,这最后一个穴位要是被冲破的话,一切就真的不及了。

    “呼……”

    将那股强行突破感压制下去的同时,方丘也顺利的从意识空间中回过了神来,回归到了现实世界。

    “还好,这光影的温和的,没有剑气那么凌厉,否则这一次的反噬就不是吐几口血这么简单了。”

    长出一口气。

    方丘暗暗的估算了一下,这才呢喃道:“必须要在五天内找到排名前二十以内的天材才行,否则五天一过,经脉必毁!”

    一股巨大的压力,突然降临,压在他的心头。

    刚刚喜从天降,却下一刻直接到了地狱。

    天材,又岂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更何况。

    还必须是排名前二十以内的天材。

    这种硬性条件,又把难度给增加了好几倍!

    五天时间,真的能找到吗?

    外界。。

    悟剑碑前。

    才刚从那神剑现世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大家就看到无名背一弯,张开嘴巴吐出来一大口血。

    这一幕。

    让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

    “无名这是怎么了?”

    “受伤了吗?刚才那些光影,根本就不是实体啊,怎么可能让无名受伤?”

    “这到底是咋回事?”

    惊疑中。

    大家的目光,一直都集中在无名的身上。

    却发现无名吐完血之后,无名擦了擦嘴,便要转身离开。

    这时。

    众人微微一怔。

    这就走了?

    几个意思?

    神剑呢?

    那些剑影呢?

    就在这时,突然其中一人大喊道:“神剑没了,神剑要被无名带走了?”

    这话一出。

    大家瞬间反应过来。

    卧槽,神剑在无名体内,显然被无名得到了!

    简单的一句话。

    立刻为方丘招来了无数双贪婪的眼睛,四面八方都有人盯着他,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满满的全是对神剑的贪欲!

    “此地不宜久留。”

    方丘神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周围这些人对他并不能形成太大的威胁,但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已经有高手往这边过来了。

    以他现在这种情况,在此地多留一分钟,危险就更大一分!

    必须赶紧去找天材!

    心念一动。

    他立刻迈步。

    可这时。

    “啪嗒啪嗒……”

    周围之人,一个个快速的迈步走上前来,跟其他人一起形成一个包围圈,直接把方丘给包围了起来。

    “让开!”

    方丘面色一沉,冷喝道。

    大家却仿佛没听见一般,依旧围在四周,全然没有让路的打算!

    不是他们不想让,实在是不敢让啊!

    他们中大部分人的背后都是有势力的,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他们身后的那个势力而服务。

    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剑现世,他们怎能让无名就如此轻易的一走了之?

    无名一走,要是背后的实力怪罪下来怎么办?

    因此。

    在围住无名的同时,还有不少人在外围尝试联系他们各自背后的势力,想请教一下到底该怎么办。

    反正,在背后势力的答复没下来之前,他们是绝对不敢放走无名的!

    “立刻,让开!”

    看着眼前这些人,方丘怒哼一声,说道:“再不让路,可别怪我出手不留情!”

    体内内气瞬间翻腾。

    他不想出手,但这些人再不退让,他就要出手了!

    众人迟疑了。

    无名的实力,光听传闻就已经让他们觉得很骇然了,要是真的把无名惹怒的话,他们的小命还能保得住吗?

    就在大家难以抉择之时!

    “唰!”

    一个凌厉的破空声,突然传来。

    众人转目看去。

    只见,一道黑影从远处的高空中一跃而下,整个人轻盈得就像是一只灵活的野猫一般,落在地上的时候,连灰尘都没震起来一粒!

    凝目一看。

    来人,正是那抱剑的老者。

    “剑在哪儿?”

    老者刚一到,就双目放光的转头四望着询问出声。

    “剑痴!!!”

    人群中,突然爆出一阵惊呼声。

    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都对老者的出现表现得相当的吃惊。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剑痴,或许是因为这个名号太过响亮,让武林中人甚至是他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吧!

    “剑呢?剑在哪儿?”

    扫了一圈,没看到神剑,剑痴立刻转头询问身边的人。

    这问话声一出。

    大家立刻转头看向方丘。

    剑痴立刻就明白了大家的意思,直接睥睨了方丘一眼。

    二话不说就对着方丘伸出右手,摆出讨要之势,说道:““剑,交出来!你不配拥有这把剑,天地下配得上这把剑的,只有我!”

    “凭什么?”

    面对剑痴的讨要,方丘冷笑一声。

    也不否认自己获得了剑,也无从否认和不想否认。

    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神剑有缘者得之,剑是我悟出来的就是属于我的,配不配拥有,神剑自己已经做了选择,你有本事神剑怎么不选你?”

    “那是因为我没来!”

    剑痴很自然的说道:“我来了,神剑肯定是我的,就算被你抢先了一步,现在我来了,神剑也一样是我的,你最好乖乖把神剑交出来,否则我就打到你交出来为止!”

    说话间。

    老者身型一动,左手将破布包裹着的长剑负到伸手,右手一记掌刀,宛如利剑一般,直接朝着方丘猛刺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