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林如生不讲究!
    交易。

    现场进行。

    拍卖会场里,所有人都没走,都想要留下来看看,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陌生中年人,是不是真的能拿出20亿来!

    随后。

    中年男人上台进行验证,并当场打钱。

    大家一看。

    都没想到,这个中年人,竟然还真有这么多钱。

    20亿现金,在武林中绝对是顶级土豪的存在了。

    惊叹之余。

    大家纷纷议论着,准备转身离开。

    可就在这时。

    “无名兄!”

    拍卖台上,已经跟拍卖行完成交易的中年人,突然转过头来,对着二楼包间里的方丘一抱拳,张口说道:“这第八天材龙涎草的线索给你,你能否把九把宗师剑给我?”

    全场所有人一愣!

    这一下。

    大家才立刻明白过来。

    原来,这个中年人花这么多钱,并不是为了天材而来,而是专门来求剑的!

    他很清楚。

    宗师剑如果单独拿出来拍卖,每一把的价格都不会低于三亿,九把就是27亿,甚至30亿。

    虽然方丘目前抵价2亿,但是这个价格已经是非常低的了。

    毫无疑问。

    这是一个能以最小的代价,一次性收购到九把宗师剑的绝佳之法!

    要是单独提出来跟无名购买,无名很有可能是不会答应的,想要得到这九把宗师剑,就必须要拿出能让无名满意的东西来才行,而现在最能让无名满意的,毫无疑问就是龙涎草的线索。

    这一刻。

    方丘也终于明白了,在出价竞拍时,这个人为什么会投来那种奇怪的眼神。

    另一边。

    在听到中年人的要求之后,四大家族之人也立刻就确定了,这个中年人,肯定就是剑阁的!

    二楼。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方丘笑了。

    原来,对方打的是这个主意。

    不过,既然对方有心,自己也顺水推舟了一把,那这最终的交易,必须是要成的。

    微笑间。

    方丘右手一牌。

    茶几上装着宗师剑的箱子,立刻腾空而起,直接从正前方玻璃墙上的窗口飞了出去。

    “唰。”

    中年人二话不说,一把抓住箱子,然后顺势把手一挥。

    刚刚才从拍卖行处得到的,写着龙涎草线索的纸条,也立刻脱手而出,直接飞到方丘的手里。

    “爽快。”

    接到箱子。

    中年人立刻打开验证。

    结果,随便扫了一眼,中年人就愣住了。

    “恩?”

    惊喜还停留在脸上,中年人就赶忙抬头,看向刚接到纸条的方丘,说道:“怎么多了一把?”

    这话一出。

    全场众人,顿时都瞪大了眼。

    “十把?”

    “卧槽,还真有十把啊?”

    “这人是不是傻啊,多了一把赶紧抱着走啊,这么诚实干啥?”

    大家纷纷吐槽。

    中年人也反应了过来。

    但却依旧一脸肃穆的看着方丘,一点也没有贪图便宜的意思。

    “我不能让你吃亏。”

    方丘淡然一笑。

    他知道。

    如果没有对方出这一下子的话,他可能也会是十把宗师剑才能拿下,对方那个眼神明显是阻止了他多花钱,所以既然对方如此对他,那他自然也该表示表示。

    不就是几把宗师剑吗?

    大不了再铸就是了。

    “好,多谢。”

    中年人也不迟疑,立刻对方丘抱拳道谢。

    至此,交易结束。

    中年人率先带剑离开。

    其他人也都纷纷的转身离开了。

    正当方丘准备从二楼,走至尊客户专用通道离开的时候。

    “无名兄。”

    一楼的拍卖大厅里,又一个话声传来。

    转目一看。

    喊住方丘的,竟然是林如生!

    “两天后,我在终南山等你。”

    林如生微笑着提醒道。

    “好。”

    方丘点头,说道:“不见不散!”

    闻言。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

    俩人之间,还有一场证道之战啊!

    不过。

    这场拍卖会的风头太大,把俩人之间的证道之战给掩盖住了而已,现在拍卖会已过,武林中最大的一件事,无疑就是这场证道之战了!

    应下林如生的邀约之后,方丘转身离开。

    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

    这边。

    云阳子和四大家族之人,却都在至尊客户的专用通道中碰头了。

    “各位。”

    走在一起,第五倩面带微笑的对众人问道:“对今天这场拍卖会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

    钱霄摇摇头,说道:“资本不够,输的心服口服,不过相较于整场拍卖会,我更关心的是最后那个中年人,还有无名与林如生的那一场,证道之战!”

    “哼。”

    詹琳一听,立刻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这个林如生不讲究,小人一个!”

    “没错。”

    西家之人也点头附和。

    “看起来,确实是有些过了。”

    云阳子也点头附和了一声,说道:“根据之前放出来的消息,龙涎草将在五天后成熟,而这林如生却在得知无名得到了龙涎草的线索之后,还约定无名在两天后一战,这一战无论输赢,无名都未必能在三天之内完全恢复状态,去跟天材守护兽争夺天材,此为其一。”

    “其二,这林如生如果是君子的话,应该让无名先去取天材,再来一战,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可能是担心无名有去无回,或者是担心无名重伤,反正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在为他自己考虑,而当初为了这次拍卖会改期的人也是他,无名也同意了他改期的提议,可这一次竟然不说话了。”

    “其三,无名最危险的就是证道之战之后,那个时候是无名最虚弱的时候,若有人觊觎第八天才线索,那个时候无名就危险了!”

    闻言。

    大家齐齐点头。

    “说起来,这林如生确是真小人啊!”

    下家领头人,暗暗点头说道:“也对,若非有这小人之心,怎会隐世十年都无法突破成为宗师!”

    “以前我还没发掘,这人实在太无耻了。”

    钱霄仔细一想,也立刻吐槽出声。

    “对了。”

    在大家的吐槽声中,第五倩出声问道:“对那一位以20亿拍得线索又跟无名对换的前辈,你们有什么看法?”

    “大家想的都一样吧?”

    詹琳转头扫望身边四人。

    “恩。”

    钱霄点头。

    “既然大家都明白,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云阳子颇为坦然的笑了笑,说道:“剑阁!”

    这话一出。

    其他人立刻点头。

    “剑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了,这一次怎么会突然出手?”

    第五倩疑惑。

    “显然是为了龙涎草的线索而来。”

    西家领头的年轻人张口说道:“不过,明显是来到以后,觉得无名那十把宗师剑远比龙涎草的线索来得实在,所以才在最后改变了想法。”

    “应该是这样。”

    云阳子轻轻点头。

    “剑阁出,接下来恐怕就不会如以前那般继续隐世了。”

    钱霄深吸一口气,说道:“平静了这么久的武林,怕是又要闹腾起来了。”

    “说来也奇怪。”

    第五倩开口,说道:“武林中有谁愿意把龙涎草的线索拿出来拍卖?而且还愿意接受宗师剑抵价?”

    “我总觉得此事不同寻常。”

    云阳子轻轻蹙着眉头,说道:“如果拍卖龙涎草线索之人的背后有势力的话,无名这一次去争夺龙涎草的时候,说不定会有危险。”

    ……

    五人讨论了半天。

    结果,还是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

    五人只能各自散去,准备回去向族内汇报。

    这边。

    走出别云轩。

    已经是夜里了。

    因为本就在人少的郊区的缘故,方丘直接闪身在夜色中快速前行。

    可是。

    走了一小会,方丘就发现身后竟然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自己。

    来到一个胡同口。

    方丘直接冲进胡同里,然后停下脚步。

    结果。

    还没等他出声。

    那个一直跟着他的人,就直接走出来了。

    “是你?”

    方丘凝目一看,出现在眼前的,赫然就是那个以龙涎草线索跟他换剑的中年人。

    “是我。”

    中年人点点头。

    “你想,夺回龙涎草的线索?”

    方丘问道。

    因为他亲眼看着,跟别云轩交易的时候,这个中年人一直都没有看过这张纸条上写的线索消息。

    “不是。”

    中年人立刻摇头,说道:“我希望你能记住一个号码。”

    “哦?”

    方丘一愣。

    中年人直接报出号码,然后说道:“剑阁欢迎阁下莅临,随时都可以。”

    “好。”

    方丘也不拒绝,在脑中将那个号码记住之后,点头说道:“等我有时间,我会去的。”

    其实。

    方丘并不知道剑阁到底是做什么的,只是觉得这个中年人很友好,觉得自己不应该对对方太过无情而已。

    “需要我帮你解决掉后面的尾巴吗?”

    得到应允,中年人才张口问道。

    “谢了。”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自己来就行,你好像也被人跟了。”

    “都是小麻烦。”

    中年人微微一笑。

    “有一个可不是小麻烦。”

    方丘转头朝着中年人身后的另外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其实。

    方丘早就感应出来了。

    一直跟随在中年人身后的那个大麻烦,就是剑痴!

    剑痴明显对眼前这个家伙很感兴趣。

    “恩,这个……”

    中年人稍微齿龈了一下,说道:“是有点麻烦。”

    说完。

    笑着对方丘抱了抱拳,说道:“告辞。”

    话声落下,人也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中年人走了。

    可方丘却并没有动,依旧很冷静的站在原地。

    他感觉到。

    他也有麻烦了。

    “请现身吧。”

    方丘对着黑暗中喊了一声。

    “呵呵。”

    这时,一个笑声传来。

    闻声看去。

    只见,那黑暗之中,一道人影正缓缓的显现出来。

    仔细看去。

    来人,赫然就是拍卖大厅中,那个坐在不起眼角落,形似普通人的宗师老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