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徐妙林的哀求!
    “表决投票。”

    仔细的看了一下随信一起寄来的表格,徐妙林想都没想,立刻填写表格,否决了延期的提议。

    填完。

    徐妙林稍微顿了顿。

    他知道,这种表格只有医术达到及超过大医的人,才能收到。

    可即便如此。

    全国上下,也有足足五十三个人啊。

    他自己,也仅仅只是五十分之一,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

    可是。

    为了这个中医大会,方丘已经等了足足两年了。

    他还记得,第一次跟方丘见面,第一次给方丘把脉的那个时候。

    他收方丘做学生,目的不就是为了帮助方丘吗?

    苦苦等待了两年,他怎能让这场中医大会,就这样被推迟延期?

    不管是那个脉象是谁的,肯定对这小子至关重要。

    所以必须全力支持他。

    心念一动。

    徐妙林赶紧把填写好的表格装到一个崭新的信封里,然后立刻掏出手机,给他认识的、熟悉的大医们打电话。

    在中医界这么多年,他还从未曾这般求过别人,因为他放不下面子。

    可这一次。

    他却根本没在意面子的问题,一心只想着一定要帮方丘,让中医大会如期举行!

    一通又一通电话。

    一次又一次的劝说。

    想尽了各种办法和各种理由,徐妙林才好不容易让自己认识的大医们,都否决了中医大会延期的提议。

    就连和方丘有过接触的大一,他都找出了电话哀求。

    “呼……也算是帮了这小子一把。”

    做完这一切,徐妙林大出了一口气。

    然后。

    拿着手机,犹豫不决的翻出来一个电话号码。

    楚圣医。

    楚云芸的父亲,他的老丈人!

    楚圣医是当世三大圣医之一,如果楚圣医也否决延期提议的话,那么今年中医大会如期举行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

    思考了一会儿。

    徐妙林最终还是拨通了楚圣医的电话。

    “喂?”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岳父啊,是我。”

    徐妙林嘿嘿笑着说道。

    “我手机有来电显示。”

    楚圣医翻着《人体中医》问道:“你找我干什么?”

    “那个……”

    徐妙林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嘿嘿笑问道:“您收到中医大会给您邮寄过去的表格了吧?”

    “恩。”

    楚圣医应声。

    “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帮个忙,否决延期的提议。”

    徐妙林说道。

    “为什么?”

    楚圣医问道。

    “因为这次中医大会,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要是延期的话,事情就会很麻烦。”

    徐妙林说道。

    “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关我什么事?”

    楚圣医冷哼一声说道。

    “别啊。”

    徐妙林赶紧讨好的说道:“再怎么说,您也是我岳父不是,您帮我就是帮您女儿嘛,好歹也是一家人,这样一个小小的请求,您不至于不帮忙吧?”

    “我要是就不帮你呢,怎么着?”

    楚圣医冷声问道。

    闻言。

    徐妙林尴尬。

    没办法,谁叫他跟他这个老丈人,向来就不和呢。

    可是,为了帮方丘也没其他办法啊。

    徐妙林只能想尽各种办法各种理由来劝说,可楚圣医还是不答应。

    谁知道。

    徐妙林越说越起劲,无论楚圣医怎么说,都一直不停的劝说,电话给挂断就再打,手机关机就打座机,座机被拔了线就打罗杰的电话。

    他还就不信了,磨也得磨的这老头改变主意。

    最终,楚圣医被徐妙林给折磨得实在没办法,只能答应徐妙林的请求。

    做完这一切。

    “能做的都做了,下面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啊。”

    徐妙林感叹。

    ……

    终南山。

    又名太乙山,地肺山、简称难山,是华夏道文化、佛文化、孝文化、寿文化、钟馗文化、财神文化的发祥圣地,位于秦岭山脉的中段,是华夏重要的地理标志。

    终南山,横跨四个县区,绵延200余里,雄峙在长安之难,成为长安城高大坚实的依托,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

    终南山与京都之间的距离,有约莫1200公里。

    乘坐飞机赶到长安之后。

    方丘悄然出城,进入到城外大片的树林之中,在手机地图上确定好终南山的方位之后,立刻朝着终南山快速的赶去。

    没几分钟。

    他就来到了终南山脚下。

    因为是国家名山的缘故,远远的还在山脚下,他就看到了一个横趟在地上的长方形石块,石块上写着六个大字:天下第一福地!

    在这块巨石后方,还有一道五门石坊,中间的门上题两个金色大字:仙都。

    一眼看去。

    就给人一种深深的震撼。

    在看后方那绵延巍峨的高山,更是让人觉得气势非凡。

    “这就是终南山。”

    走在山脚的广场上,方丘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草着石坊走过去。

    可就在这时。

    “无名。”

    一个熟悉的喊叫声,突然传来。

    转头,闻声望去。

    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方丘的眼前。

    此人,一身白衣银雪素裹,看上去颇有仙气。

    “第五倩?”

    方丘微微讶然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她。

    “我也孤身一人,可否与你一起上山?”

    第五倩笑着问道。

    “荣幸之至。”

    方丘轻轻点头。

    俩人并肩而行。

    一路穿过石坊,开始朝着山顶上走去。

    一开始。

    周围还有不少的游客和行人,可随着俩人夜爬越高,周围的行人和游客也越来越少,到得最后干脆就没有了,俩人也出了景区,走上了一条通外高山更深处的小道。

    “有件事,本想等你此番大战结束之后再跟你说,既然今天遇上了,那便现在告诉你吧。”

    确定四下无人,一路无话的第五倩终于开口了。

    “什么事?”

    方丘疑惑问道。

    从一开始。

    第五倩邀请他一同上山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肯定有事,否则是不会这么突然的与他同行的。

    “别云轩的拍卖会结束之后,我们四大家族和武林中的其他顶尖势力都收到了一个来自剑阁的消息。”

    “因为出自剑阁,所以这条消息特别的准确。”

    “你用十把宗师剑换来的第八天材龙涎草的线索,是出自于涅槃组织之手!”

    第五倩说道。

    “恩?”

    方丘一听,立刻皱起眉头。

    剑阁?

    这是他第二次听说。

    不过,从第五倩的话来判断,这个剑阁似乎很不同寻常。

    既然连第五倩都相信剑阁的消息,那就代表这个消息确实是真实的!

    只是。

    涅槃组织为何要卖第八天材的线索?

    “涅槃组织是一个特别邪恶的组织……”

    第五倩再次开口。

    “我知道。”

    方丘点点头,说道:“我跟他们交手过。”

    “哦?”

    第五倩惊了。

    没想到,无名不但知道涅槃组织,竟然还跟涅槃组织交过手。

    “看样子,他们也想渡化你?”

    第五倩问道。

    “倒是被我渡化了两个。”

    方丘摇头一笑。

    第五倩心惊。

    看来。

    涅槃组织,确实很想要把无名拉入伙。

    可她没想到的是,无名不但没有受到涅槃组织的蛊惑,反而还杀了涅槃组织的人!

    要知道,这涅槃组织里的人,每一个都是精英啊,而且每一次出手都必定要成功,否则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不过,至少确定无名不是涅槃的人。

    “看来,你已经事先招惹上他们了。”

    想到此处,第五倩苦笑一声,继续说道:“从现在来看,这一场大战因为是林如生的证道之战的缘故,肯定会打得特别的激烈,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你肯定或多或少的都会负伤,而距离龙涎草成熟的日期,也只有两天,两天的时间根本不够你恢复修养,尤其是这一战之后可能是最危险的时候,所以……如果可能的话,你放弃龙涎草吧,毕竟命才是最重要的。”

    “多谢提醒。”

    方丘笑着对第五倩抱拳,说道:“我花十把宗师剑换取得来的线索,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唉……”

    第五倩摇头轻叹一声。

    从无名的神色中她可以看到对方的坚定。

    因此,她没有再进行劝说,因为她知道,就算继续劝说下去,无名也一定会继续坚持。

    很快。

    谈聊间。

    俩人很快的就来到了终南山顶。

    这是一片非常原始的丛林之巅,曾经似乎有一个古道观,不过因为太过破败的缘故,已经被拆除了,现在只留下一地的青石砖块。

    青石砖块的缝隙之中,杂草长得很高。

    因为处于山顶的缘故。

    四面无数。

    整个山顶一片空旷,甚至还能远远的看到高山之间,云雾缥缈,宛若仙境。

    当方丘跟第五倩来到山顶上的时候。

    全场,已经坐满了人。

    而在场中心。

    一身道服的林如生,正盘坐于青石地板上,闭目养神。

    看到方丘到来。

    现场所有人都纷纷的低声议论了起来。

    在众人的议论中。

    第五倩径直走向一旁,云阳子附近的一个空位,在那里站着等着看接下来即将展开的大战。

    与此同时,方丘迈步走进场中心。

    林如生睁眼,却没有起身,只是简单的跟方丘对视了一眼。

    来到合适的位置。

    方丘立刻就地盘坐了下去,也如林如生一般,开始闭目养神,准备将自身的状态提到巅峰再战。

    四周。

    围观的众人,看到俩人的动作,都立刻安静了下来,不敢再议论,生怕吵到场中的俩人。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

    上山的人越来越多,四周观战的人也是密密麻麻的。

    可即便人再多,也都没有任何一个敢出声打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战的关键性,俩人战前的静修直接与俩人大战时的状态挂钩,大家都希望俩人能打出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来,所以也都自发的不去打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