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突破,九品一脉!
    “给我追!”

    这个伪装成背包客的涅槃组织成员,见到无名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开溜,顿时就傻眼了。

    因为之前了解过,无名一直都是那种遇上事从不逃避,从来都是正面接招的人,所以他们并没有想到无名会逃跑这一点,从一开始就想着围杀无名,完全没去考虑无名要是跑了怎么办。

    结果。

    无名竟然就这样出乎他们所有人预料的跑了!

    鼎鼎大名的无名,就这么跑了??

    “卧槽!赶紧给我追,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人给我追到!”

    年轻人怒吼着,带领众人朝着无名逃跑的方向,疯狂的追击了上去。

    奈何。

    他们的速度跟方丘比起来,实在是太慢了。

    要知道。

    现在的方丘在不使用宗师实力的情况下,自身重修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八品二脉大圆满的地步。

    重修出来的这份实力,可远远要比一般的八品二脉强上许多,无论是在力量上还是在速度上。

    毕竟,内气都是一般同级强者的数倍!

    “想追我?”

    快速前冲的同时,方丘直接施展神识之法,发现涅槃组织的人正紧紧追在身后,约莫三公里外的地方。

    “涅槃组织究竟得有多强,才能培养出这样一个九品巅峰的高手来?比之云阳子都天才。”

    一边逃遁,方丘一边暗暗心惊。

    他能很清楚的看到。

    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在九品巅峰。

    在这个年轻人折返回来,露出獠牙的时候方丘才察觉到的,在此之前这个年轻人伪装得实在太好了,假装得很无辜很害怕的样子,最主要的是在他的身上方丘连一丝能量都没察觉到过。

    要不是他直接猜测出对方的可能身份,甚至出言问志向。

    还真被他骗过去了。

    不过他虽然是九品巅峰的超级高手,但是以他的实力显然是瞒不住方丘的,这么说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涅槃组织里还有更强大的家伙,强大到能够帮这个年轻人彻底的将能量气息给压制下去,连宗师都看不透的地步。

    心念及此,方丘的神情很凝重。

    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竟然有实力如此强大的高手在内,这无论是对华夏武林,还是对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大麻烦啊!

    “妈的,他跑得怎么这么快?”

    年轻人一路紧追在后,却发现就算用尽了全力,他与无名之间的距离也依旧没变,还是那么远。

    “跟战斗力一样啊,八品二脉巅峰的速度,相当于普通的九品巅峰。”

    时刻用神识观察着追兵的位置,方丘暗自嘟囔了一句。

    确实。

    在不动用宗师境的实力,只用重修后的实力的情况下,方丘的战斗力就有九品巅峰,半步宗师的程度。

    不过,方丘也很清楚。

    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根本不可能把后面的尾巴给甩掉。

    如果不是紧要关头的话,方丘或许还会跟这些涅槃组织的人好好的玩一下,可是在这个马上就快要突破的紧要关头,方丘根本没有跟对方纠缠的必要。

    终南山大战之后。

    他将经脉中躁动的内气暂时压制了下去,但也只能压制三天,现在已经过去两天时间了,方丘顶多只能再坚持一天。

    所以,他必须要赶紧甩掉紧追在后的尾巴,找个地方把龙涎草吞下去,完成突破!

    “再拖下去空怕是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心头一动。

    方丘立刻施展宗师境的实力,身形一动,速度瞬间暴增,猛的一下就冲出去了好几公里。

    后方。

    “什么?”

    看到无名突然加速,伪装成背包客的年轻人,顿时就傻眼了。

    “他怎么可能这么快?”

    “这不可能,不可能!”

    一脸的不敢置信,却也无法阻挡他眼眸中,那道以雷电般的速度,逐渐消失的身影。

    短短一分钟时间。

    人,没了!

    背包客一脸懵逼。

    感觉,自己好像彻底的被这个叫无名的家伙给耍了。

    堂堂顶级高手,一见面甚至都没交手就直接开跑,然后……就这么跑了。

    眼睁睁的看着无名跑了。

    一股无比郁闷的情绪涌上心头,背包客停下脚步,仰天怒吼一声,大吼道:“无名,你给我等着!”

    前方。

    方丘早已飞冲到了数十公里外。

    神识已经完全察觉不到尾随者的气息了。

    其实。

    除了急着突破之外,方丘选择逃跑的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为了保存实力。

    对方好歹也是九品巅峰的高手,而且还带了不少人来,那些人的实力虽然没有那么强,但也都是七、八品的高手。

    若是停下来跟这群人对战的话,除非用出宗师境的实力,否则很难占得上风。

    虽然方丘本身就是宗师,但是他现在所面对的是涅磐组织的人,在这个邪恶有强大我组织面前,方丘一点也不想暴露出自己的真正实力,所以他选择了逃跑。

    甩掉屁股后面的尾巴后。

    方丘一步未停,继续快速前冲,一路飞冲出去百余公里,来到一处不知名的深山老林中,才停了下来。

    “四面环山,一道天堑。”

    飞在半空中,方丘转目扫望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四面都是绵延的大山,脚下是山中一条巨大的沟壑,沟壑两边是高高的岩壁,中央是一地的石块,看上去这里应该发生过山洪,或者曾是一条河。

    “这地方,正好。”

    扫望一圈,方丘的目光最终落定在了脚下,左边岩壁与地面交接出的一个山洞口。

    落步而下。

    来到山洞口前。

    方丘用神识在山洞中查探了一番,发现山洞中的空间并不大,也不像是人住的地方,想来应该是一处被山里的野兽遗弃的洞穴。

    其中,啥也没有。

    没有多想。

    方丘直接进入其中,然后用内气抓来一块巨石,将整个山洞口完全遮挡了起来。

    虽然洞里一片漆黑,但是有神识的查探,洞中的一切都逃不出方丘的感应,更何况宗师可是能夜视的。

    来洞穴中心。

    方丘直接盘腿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这一次,能突破到什么程度。”

    嘟囔一声。

    方丘立刻闭眼,解开对经脉中内气的压制。

    “轰!”

    刚解开的一瞬间,方丘就感觉经脉中所有的内气,几乎都在这一刻沸腾了起来,就好像突然遭受到了什么巨大的,足以让人红眼的吸引一般,完全不受方丘的控制,瞬间涌聚成流,带着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直接冲着阳跷脉冲了过去。

    “啵!”

    防囚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反应,仅听到一个轻微的响动声,阳跷脉便是被那狂暴无比的内气,直接冲得瞬间暴涨,鼓撑了起来。

    “不好。”

    猝不及防之中,方丘大惊,来不及多想就只张开嘴巴,一口将龙涎草吞入口中,快速的咀嚼了几下,就囫囵吞了下去。

    与此同时。

    剧烈的疼痛感袭来。

    那狂暴的内气,只在瞬息之间,就把整条阳跷脉撑得比大拇指还粗,眼看都已经开裂,就要爆开了。

    即便方丘用斤全力去压制也起不到丝毫作用。

    更可怕的是。

    几乎要把阳跷脉完全撑爆的同时,这股狂暴的内气,竟然气势不减,反而更加狂暴的又朝着下一条经脉冲了过去。

    那是,任脉。

    是一旦通开就能达到九品的任脉啊!

    方丘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他完全没想到,这一次的突破竟然会这么恐怖,从八品二脉巅峰,直接冲破阳跷脉突破成为八品三脉的强者,然后竟然还要冲击任脉。

    这是要连续突破的意思啊?

    “怎么还不来?”

    “龙涎草的能量呢?”

    随着经脉被撑裂的痛苦越来越强,方丘这才发现,吞下龙涎草之后,龙涎草的能量竟然还没有出现。

    “我发誓,这是我见到效果来得最慢的天材!”

    方丘很苦涩。

    整个人,憋得脖子都粗了,脸都涨红了。

    终于。

    那一股躁动的内气,在冲到任脉口处的时候,突然减势,逐渐的停顿了下来,眼看是要停在八品三脉巅峰大圆满的境界。

    这个时候。

    方丘心里,突然生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要是停下的话,又必须得赶紧再去找一个天材来突破九品,既然如此何不借这个机会,一举突破?”

    想到此处。

    方丘立刻在体内寻找龙涎草所化的能量。

    每一会儿,果然看到龙涎草所化的能量,这才慢悠悠的涌动起来,正朝着阳跷脉涌去。

    “为了省一株天材,赌了!”

    眼看龙涎草所化的能量马上就要到位,方丘把牙一咬,立刻催动起已经没了激情,停留在任脉入口出的内气,并将全身上下所有的内气,全部驱动过来,与此同时直接开始修炼,因为已经在这一次的突破中达到八品三脉巅峰,之前又突破过一次,完全没有桎梏需要去冲破的缘故,方丘这一修炼,就相当于是直接开始突破九品。

    这一突破,体内立刻爆发出来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引力,将周遭天地间所有的天地之气,都疯狂的吸收聚集而来,灌入体内!

    随着这些能量的灌入,方丘体内的内气大涨,经脉中才刚刚弱势下来的天地之气,瞬间又躁动了起来,根本不需要方丘的指引,直接就冲着任脉冲了过去,亦如刚才一般,狂暴的内气瞬间就把任脉给完全撑得鼓涨了起来。

    这时。

    龙涎草的能量到了。

    因为精准的计算,方丘还没感受到任脉被冲击的痛楚,两条经脉就被龙涎草的能量完全包裹了起来。

    如预想中那般突破了。

    九品一脉!

    搜索书旗吧,看更新最快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