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锤炼内气!
    “怎么样?”

    站在刚扩建完毕的苁蓉种植基地里,放眼望着比之前又大了一圈的基地,方丘转头看向身旁,一直在监工督促的何雪。

    “恩,差不多了。”

    何雪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从种植基地每年每平方产出的苁蓉来算,产量应该足够供应国内外的全部市场了。”

    “既然如此,接下来应该就没我什么事了吧?”

    方丘再问。

    “没了。”

    何雪拍拍手,好奇问道:“你不是又要离开?”

    “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走走。”

    方丘深吸一口气。

    “国外?”

    何雪一愣。

    “不。”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准备进行一次徒步沙漠旅行。”

    “哦?”

    何雪一惊。

    沙漠,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个无比神秘的地方,这种神秘的地方往往伴随着死亡。

    她不知道,方丘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去进行这样一次旅行,但是她能感受到这种旅行的艰苦,既然方丘要去做,那就代表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怎么着?”

    惊疑之后,何雪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是想去证明一下你的勇气,还是想去吃点苦?”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方丘淡然应声。

    “我可以帮你准备卫星电话,卫星定位器。”

    何雪说道。

    “不用。”

    方丘摇头,说道:“所有一切有退路的历练,都只是玩乐。”

    “好吧。”

    何雪了然的点点头,说道:“一切顺利。”

    当天下午。

    方丘就离开了种植基地。

    步行。

    其实,方丘之所以要去进行为期十天的徒步沙漠旅行,目的就是为了稳固自身境界而已。

    这个方法,他已经很久没用了。

    因为那是在几年前,在他还没有突破成为宗师之前,老爷子告诉他的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不使用任何的内气,单靠**。

    去不断的突破极限。

    这,是一个不断的锤炼和激发内气的过程,内气在人体内,既然在体内那就跟人的身体有很大关系。

    当然,武林中也有专门锤炼**的功法,但是那种功法对实力境界的稳固,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方丘也很清楚。

    老爷子教给他的这个方法,并不是真的要他去磨练**,而是利用这种苦行僧一的方法,去锻造他这个人。

    从精神上、从**上、从承受能力上、从各方各面!

    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旅行,更是一次历练,对自身的历练!

    从武林论坛上得到老爷子的答复之后,方丘就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方法,但是因为各种事情实在太多的缘故,导致他根本无法放下一切去历练。

    如今。

    一切的琐事都结束了。

    在与林如生约定的时间到来之前,他正好有十天。

    因此,方丘决定走一遭。

    离开种植基地的时候,方丘一个人背着一个包!

    一步一步。

    在烈日的照耀下,带着一个斗篷,装扮得跟苦行僧一样,踏上了进入死亡沙漠的公路。

    平坦的公路上。

    沙子就像是飞絮一般,在微风的吹拂下没,宛如水纹一般,在路面一波又一波的飞扬、坠散。

    这条公路通往的,是让人不敢深入,想到都会恐惧的死亡沙漠。

    可即便危机重重。

    方丘也还是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正在准备穿越死亡沙漠。

    当然。

    大部分人都是成群结队的。

    只有方丘是独自一人,背着包前行。

    毫无疑问。

    在这些人眼中,方丘成了一个异类,吸引得几乎所有人都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走着走着,方丘在前面看到了一家旅店。

    “老板,有没有水。”

    方丘走进旅店。

    “要几包?”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柜台前问道。

    “几包?”

    方丘一愣。

    这时。

    老板从柜台里提出来一个长扁平的透明包装袋,袋子里装满了纯净水,袋子的拐角处还连接着一根吸管。

    “这是水包,进沙漠的人都喜欢带这个,水量很充足,一般情况下一包水能让一个人坚持三天左右,省一点的话可以五天,最主要是因为这个水携带方便,可以放到包里也可以夹放在衣服里面,喝水的时候只要动动嘴就成。”

    老板说道。

    “我要一包。”

    方丘了然点头,买下了一包水。

    “小伙子,你没有同伴吗?”

    老板好奇的朝着店门外看了一眼。

    “没有,就我一个人。”

    方丘说道。

    “一个人可不行啊。”

    老板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沙漠里可是危险得很,一个人的话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很容易有去无回的。”

    “谢谢。”

    方丘点头感谢,从老板手里接过水袋。

    “唉。”

    见状,老板摇了摇头,然后从柜台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方丘的同时说道:“小伙子,这是我的名片,名片上有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你要是在沙漠里遇到了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第一时间打我的电话,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好,谢谢。”

    方丘再次点头感谢,在接过老板名片之后,伸出手掌轻轻的在老板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一股内气涌动而出,瞬间就帮这个旅店老板把暗疾给解决掉了。

    “恩?”

    老板一怔,只觉得双肩热流一阵,很是舒服。

    不过。

    老板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只以为是错觉。

    而这边。

    买完水,离开旅店之后,方丘就直接进了死亡沙漠。

    整整一天。

    方丘一直在前行。

    就这样一步一步,任由风吹日晒,任由嘴唇干裂,也强忍着没喝一口水。

    不仅仅是白天。

    甚至连夜晚,方丘都没停下脚步。

    就这样。

    一直走到了第二天早上。

    翻过一个沙丘,在清晨的风中,方丘继续徒步前行。

    可这时。

    “嗡嗡……”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转目看去。

    只见。

    出现在身后的,是一辆越野车。

    车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前面怎么有个人?”

    女的指着走在前面的方丘,惊讶的问道。

    “我去。”

    男的见到方丘,顿时就惊呼了一声,然后撇着嘴说道:“这个人,莫不是个傻子吧,这可是死亡沙漠啊,开车进来都危险得很,他竟然敢用走的?”

    “这人胆也太肥了吧?”

    女的附和着说了一句,目光一直停留在方丘的身上,眼看车子快接近方丘的时候,女的才沉吟了一下,张口说道:“要不然,我们带他一程吧?”

    “算了。”

    男的摇摇头,说道:“他应该已经听到车子的声音了,如果他有需要的话,他会主动拦车的,如果他没有需要,我们也没必要去打断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而且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果然。

    车子往方丘身旁驶过的时候,方丘并没有喊停。

    车子也很快的走了。

    随后。

    方丘继续前行。

    一转眼,到了第三天。

    这一次,方丘遇到了一个骑行者。

    这个骑行者是一个包裹严实的年轻人,见刀方丘的时候,这人还很惊讶很好奇,当即就停下摩托车,从车上跳了下来,推着车子跟方丘并排走在了一起。

    “朋友,你就一个人吗?”

    年轻人,一脸好奇看着方丘的问道。

    “恩。”

    方丘点头微笑。

    虽然格着斗篷,对方却也能感受得到。

    “这么牛逼?你一个人又没车?还敢进死亡沙漠?”

    年轻人惊讶。

    “这不就是历练吗?”

    方丘笑着回了一句,然后问道:“你不也一样吗?”

    “也是。”

    年轻人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是偷跑出来的。”

    “啊?”

    方丘一怔。

    “我就快大学毕业了,很想来一次骑行,我知道我家里人是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所以就瞒着家里偷偷出来了。”

    年轻人说道。

    “太危险了。”

    方丘摇摇头,说道:“你这样,会让你的家人担心的。”

    在方丘看来。

    这个年轻人真的太不懂事了。

    俩人一边走一边聊,方丘也没跟对方说什么大道理,就是简单的你问我答,谈聊了一会儿之后,年轻人上车离开了。

    离开前,还跟方丘互相祝福,希望好运。

    方丘继续前行。

    到了第五天。

    因为日夜不停的缘故,方丘感觉自己已经走了约摸三分之二了,这些天来他一秒都没有休息过,整个人从身体到灵魂,到忍耐力,到精神力,一直都在突破极限。

    很快。

    时间来到第六天一早。

    刚翻过一座特别高的沙丘,感觉到脚下沙子流速异常的时候,方丘就停了下来。

    “这个流速,下面有流沙吧?”

    方丘低头朝着沙丘下面看了一眼,结果竟然看到了几道熟悉的人影。

    只见。

    在这座很高的沙丘下面,果然出现了一块类似于河流一般的流沙区,此时那流沙区中央处,赫然有着两个人影。

    一男一女,正是那一对驾驶越野车的小情侣。

    看样子。

    车子应该是已经陷下去了,俩人明显是站在车顶上,流沙已经埋到他们的腰间了。

    距离这两人两米外的流沙区边缘,还有一道人影。

    竟然是那个大学生。

    只见。

    他的车子还停在不远处的沙丘上,看样子明显是想救那对小情侣,结果却被流沙卷进来了。

    一眼扫去。

    流沙里,三人都很惨,看样子这一路都被折磨得不行,显然都快到极限了。

    特别是那个独自骑行的大学生。

    就他那样,竟然还想救人。

    看样子,也是老好人一个啊。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