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神剑,能否割爱?
    终南山。

    还是那座山峰,那个山顶。

    自上一次大战至今,地面上的疮痍依旧还残留着,没有丝毫改变。

    毕竟,这个山头除了武林人之外,也再无其他人会来了,可武林中人又哪有时间来修葺这一片看似古籍的青石地面?

    武林中人,不拘小节。

    这句话,在林如生的身上,完全的应验了。

    当初。

    在邀得方丘之后,林如生便在武林论坛上大肆邀约,要请广大武林人士与其齐贺。

    显然。

    武林中人并不喜欢这个林如生。

    一来,这林如生在拍卖会现场约战无名,就已经让大家看到了这人的心胸之狭隘。

    二来,此人实在太狂妄了,虽然已经跨过了那一步没错,但是在还没真正成为宗师之前,就大肆的在武林网上炫耀,竟然还做出邀请武林同道共贺这种事来。

    心中不耻,广大武林人士却也很无奈。

    毕竟。

    宗师是武林传说中顶尖级的超级强者,武林中的宗师本就很少,别说是普通武者,甚至就连四大家族以及武林中的各大顶级势力,都对宗师很是忌惮。

    因此,在林如生的邀请下,广大武林人士们虽然不耻,却也不敢拒绝,谁也不愿意去得罪一个宗师。

    时间一到。

    受邀的武林人士们,还是纷纷的往终南山上跑。

    当然,除了那些不喜欢林如生,却又不得不来的人之外,还有许多在武林网论坛上看到这个消息的,对其中厉害关系一无所知的武者们,也都相约而来。

    “都准备好了。”

    “这个地方,还真适合大摆宴席。”

    “这里至少有五十桌吧?”

    “一桌子十个人,那就是五百个人。”

    “就五十桌怎么够,今天来的绝对不止五百个人啊。”

    “林如生宗师呢?”

    “他人没来,宴席倒是摆上了?”

    “上一次他跟无名的大战就是在这里,如今成功迈过了那道砍,摆宴席就不说了,怎么还请到这终南山来,难不成这林如生还把终南山当成是他自己家了?”

    “他不是一直都穿着一套道袍嘛,不会是想借机在这终南山上开宗立派吧?”

    “别说,还真有可能!”

    “这武林中的小型势力数不胜数,可即便是二级势力,也很难找出宗师来,哪怕有一个宗师级强者,都能直接晋升成顶级势力,这林如生要是在此当众开山立派的话,那这武林中怕是又要有一大顶减势力,拔地而起了!”

    山顶上。

    密密麻麻的人围绕在四周,谁也没有坐下。

    那五十张桌子,就这么空荡荡的摆着,桌上有酒无菜,在林如生没露面之前,大家还真不敢上前入座,毕竟这位子的数量是有限制的,这要是占了别人的位置,那可就尴尬了。

    而此时。

    这座山峰的山脚下。

    深山林壑中,一道人影背着一个木制盒子,正在林中快速掠行。

    凝目一看。

    此人身着一套黑衣,面部也被一块黑色的面罩遮挡着,只露出一双眼来。

    这人,正是方丘!

    走出死亡沙漠,方丘稍微修养了一晚上之后,就直接化身无名,去了龙泉市。

    一直在龙家呆到今天,才赶来终南山。

    一路上。

    方丘都在思考这一次的终南山之行。

    在他看来。

    林如生虽然有些张狂的大摆宴席,但毕竟人家刚晋宗师,心有大喜也是正常的,既然对方亲自邀请了他,而且还是第一个邀请的,那他也不能悖了对方的面子。

    即便不惧,该给的脸还是要给的。

    当然。

    身为当事者,方丘对这林如生的映像也不是很好。

    只不过,对方既然能跨过那一道砍,那就代表对方已经悟了。

    想来。

    这林如生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狭隘,也极有可能是因为常年无法突破而造成的,如今迈过了那一步,心性或许会变好。

    身为武林的一员,方丘当然也希望武林中能多一个善人。

    所以,这一次才会答应前来。

    而这边。

    正当方丘赶路的时候。

    终南山上,以第五倩为首的四大家族的小辈,以及以梨园云阳子为首的武林顶级势力,都一一到场。

    与其他人不同。

    云阳子、第五倩、钱霄、詹琳和西家小公子,这五人来到之后,全然没有在场边停留,而是直接就走进场中,准备在最中心的那张桌前坐下。

    就在这时。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从不远处传来。

    众人转目看去。

    只见。

    林如生正踏云而来。

    那仙风道骨的模样,惹得现场惊叹连连。

    “我去,牛逼啊。”

    “宗师真能上天入地?”

    “好厉害,竟然能踏云而飞。”

    “就跟天仙下凡一样,这也太厉害了吧?”

    琐碎的议论声,将整个山顶渲染得极为热闹。

    主角出现。

    所有人的目光,自然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各位大驾光临,林如在此谢过了。”

    来到山顶。

    林如生立刻落地。

    虽然已经迈过了那道门槛,但是其真正的实力还没达到宗师竟,所以想要维持长时间的飞行,确实有些困难。

    “恭喜恭喜。”

    西家小公子率先走上前去,从下人手中接过一个木盒子,递给林如生的同时,张口说道:“华夏武林中又多一位宗师强者,确实可喜可贺,这是晚辈为前辈准备的薄礼,还望前辈笑纳。”

    “小儒公子,西少林?”

    看着这西家小公子,林如生丝毫不客气的接过对方送来的贺礼,然后轻轻点点头说道:“西家之人,还算不错。”

    “谢前辈夸奖。”

    名为西少林的西家小公子,面无色变的笑笑,往后一步,退到一旁。

    “恭喜前辈。”

    第五倩、钱霄和詹琳这才走上来,一个个皮笑肉不笑的送礼,而林如生也一概不拒,全部收下。

    “来人。”

    眼看手上的礼物拿不下,林如生这才大手一招,叫来一些早已来到山顶的下人,将礼物全给收起来。

    “今天是我林如生大喜的日子,大家就别站着了,都入席吧。”

    林如生笑着挥手。

    与此同时。

    那些早已准备好的下人,也纷纷开始上菜。

    当然,菜品也都还是极好的,不过都没什么热菜,全是凉菜。

    “几位贵客,还请移步。”

    收完云阳子的礼后,林如生指着旁边的桌子,说道:“这桌,是为无名准备的。”

    几人一塄。

    钱霄和詹琳的脸色都不太好,第五倩、西少林和云阳子三人,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变化。

    但还是移到旁桌。

    一时间气氛有些冷淡。

    但很快被其他人纷纷上前送礼打破了。

    每一个人,都在送礼之后,才敢找位置坐下。

    奇怪的是。

    好像是刻意为之,又好像是隐性规则,送礼之后,实力强的武英高手,都坐在内圈,实力稍弱之人,就坐在外圈。

    就这样。

    很快。

    五十桌的酒菜上齐,人也都坐满了,周围还有很多人站着,没位置坐。

    “感谢各位来此与我同贺,奈何这此地就这般大小,没有坐位的各位,还请见谅啊。”

    林如生抱拳感谢。

    这时。

    “嗖……”

    一阵破风声传来。

    众人立刻转目望去。

    只见,一道黑影如同林中的猎豹一般,从半山腰处跃动着,快速飞掠而来。

    “是无名!”

    “无名来了。”

    “我还以为他不来了呢。”

    “无名答应过就肯定会来的。”

    “正好,刚好赶上开席了,哈哈。”

    议论间,所有人关注的点,都从林如生转移到了无名的身上。

    “啪嗒!”

    瞬间冲入场中,方丘脚步一顿,直接落定在五十桌宴席中间,那一张空桌旁边。

    此时。

    林如生正站在桌旁等待。

    落定脚步。

    方丘转头扫望了全场一眼,发现武林中的四大家族和顶级势力都派人来了,但却唯独没有看到剑阁之人。

    “唰!”

    方丘脚步刚刚落定,又一个破风声传来。

    一道人影,快速冲到方丘身前。

    “师父,你等等我啊,我追你都快追没气了。”

    说话的,正是何高名。

    “无名老弟。”

    林如生对方丘抱拳。

    “来晚了,毋怪。”

    方丘对着林如生抱了抱拳,然后取下背在身后的木盒子,递给林如生的同时说道:“虽然你已迈过天堑,但是距宗师还有半步之遥,因此我特意准备了一把宗师剑,恭喜。”

    闻言。

    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一把宗师剑?”

    “无名出手可真大方。”

    “这贺礼送的实在太应景了,宗师啊!”

    “看样子,无名跟林如生的关系果然很好啊,要不然怎么舍得送宗师剑?”

    “是啊,这一把宗师剑就值两三亿呢。”

    ……

    这边。

    林如生没有让下人收剑,而是自己用手拿着。

    “嗡。”

    手握长剑,林如生体内的气势轰然爆发出来,属于半步宗师的气势,瞬间将整个山顶完全笼罩起来。

    那股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让人悚然!

    “再次感谢各位到场。”

    气势宣泄而出的同时,林如生面带微笑的说道:“当然,我要特别感谢无名老弟。”

    说完。

    当着所有人,转目看着方丘。

    方丘抱拳。

    可这时。

    林如生却是平举手中的宗师剑,直接递还给方丘明说道:“无名老弟,我既已迈过天堑,那么这宗师剑最配的便是你,我也祝你早日成为宗师!”

    闻言。

    现场所有人鼓掌。

    下一刻。

    “除了这宗师剑,无名老弟还有另一把神剑,不知道能否割爱?”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