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对不起!想去但是不敢去!
    “准备好了?”

    会议厅休息室里,早已来到的陈寅生,见到方丘的时候,立刻就笑着问了一句。

    “恩!”

    方丘点点头。

    “咱们学校的讲座办的也不少,原本你从医学大会回来的时候,我其实就想让你办个讲座,给同学们说一说世界医学交流大会的情况,扩大一下学生们的认知眼界,可是你小子刚回学校就搞什么结课考试,然后就没影了。”

    陈寅生笑着说道。

    方丘只是笑了笑。。

    见到方丘似乎有心事的样子,陈寅生微微一愣。

    不过也没太在意方丘的反应,反而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次讲座的题材是什么,但肯定不是关于你在世界医学大会上的事,也不会是关于经脉和气的事,值于具体是什么,我也就不问你,就等到讲座开始以后,我再仔细去听,我今天就好好的做一个你的听众了,我相信无论你讲的是什么内容,都肯定会特别精彩!”

    “谢谢。”

    方丘点头感谢陈寅生。

    虽然陈寅生没有做什么表示,但是就对方那几句话就足够了,对方相信他。

    信任,是对方给他最大的支持。

    他心中一直在酝酿今天的演讲内容。

    很快。

    时间到。

    “加油,我在台下看着你。”

    陈寅生跟方丘一起走出休息室。

    此时。

    会议厅里,已经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全校所有面临毕业的中医系的学生们,一个不差的全都来了。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讲座,来的人肯定不会这么齐。

    因为方丘的讲座,没有人愿意缺席。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学长学姐,方丘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迈步上台。

    陈寅生也走到台前,第一排的正中央落座下来。

    “啪啪啪……”

    方丘上台,全场所有人齐齐拍手鼓掌,欢迎方丘。

    “谢谢大家。”

    走到台上,方丘先是微笑感谢了一句。

    “我很感谢,你们今天能来。”

    “你们都是我的学长和学姐,我一个大二的学生,本来是没什么资格给你们开讲座的。”

    此话一出,大家全都摇头,方丘要是没资格给他们讲课,那学校里就没几个了。

    “大家即将毕业,今天我想把我学习中医过程和看病的过程和经验告诉大家。”

    方丘说道。

    大家立刻直起身来。

    要上干货了。

    “大家都知道中医讲究整体思维,辩证思维,这是大家入校的第一条课讲到的内容,但整体思维和辩证思维在看病的过程中如何体现的呢?”

    方丘接下来侃侃而谈。

    讲的都是他看病和学习的经验总结。

    现场所有人听得如痴如醉,不少人直接打开手机录音。

    而陈寅生则在下面微笑的看着。

    这确实是这些即将毕业的学子要上的一堂课。

    一个半小时后,方丘讲完了这一主题。

    大家意犹未尽,但获益匪浅。

    台上的方丘却突然沉默了,良久没有说话。

    大家好奇的看着方丘,有些不明所以。

    就这么长达一分钟的静默。

    现场寂静无比,气氛也渐渐有些凝重。

    下一刻方丘举动惊住了所有人。

    方丘一脸严肃的,迎向会议厅里的所有人,无比真挚的鞠了三个躬。

    这一幕,直接就把现场所有人都给看愣了。

    谁也没想到方丘会突然三鞠躬。

    台上。

    鞠躬完毕。

    方丘才直起身来,一脸真挚的看着全场所有人,说道:“这三个鞠躬是我代表未来,无数的病人鞠的,以此感谢你们选择了学医这条路,也感谢你们以后会挽救他们,甚至是挽救一个家庭。”

    “但是我前几天遇到了一些事情,我想发自内心的把我遇到的那些事,讲给你们听。”

    “大家愿意听吗?”

    方丘问道。

    “愿意!”

    全场齐呼。

    方丘是谁?

    全国现在最热门的人物之一,就是坐着和他们拉闲话他们也愿意听。

    但能让方丘表现得如此严肃的故事,能留到讲座最后的故事,绝对不是什么轻松愉快的故事。

    台下。

    陈寅生也微微挑了挑眉。

    他似乎猜到了,方丘这一次讲座的内容。

    因为他知道,方丘去了桂州省林寨市坐诊,那里是国内著名的一处偏远山区,想来方丘应该是在那个地方遇到了什么事吧?

    台上。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方丘张口问道:“我国有个桂州省,大家都知道吧?”

    许多人点头。

    “我之前承诺过,每一个月我会选择一个地方进行为期一天的义诊,而这个月义诊的地方就是桂州省的林寨市,这个已经公布了,大家也应该有所了解。”

    “不过,桂州省林寨市,这个城市的名称,听起来是不是跟我们江京差不多,也是一座大城市?”

    “不。”

    “因为你们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所以你们对那里的情况并不了解。”

    方丘摇摇头,自问自答般的说了一句。

    然后,才一脸凝重的补充道:“我刚到林寨市的时候,也觉得哪里是一座大城市,只是城市的规划建设比江京弱了一些,但是城市该有的东西都有,可当我在林寨市中医院林超院长的接引下走进中医院的时候,我的三观就被完全的颠覆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每一个城市都会出现的病人拥堵的场面,而是整个医院的大厅、走道里,全都是生了重病人,他们都在等待着我去给他们治病。”

    “一开始我以为,是医院是怕人多出事故,所以没有公开我到当地去坐诊这个消息,但是当我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医院里的所有病人看完以后,我才发现那些病人全都是重病患者,全部都是!”

    听到这里。

    现场的所有人也都好奇了起来。

    全是重病患者?

    这也太赶巧了吧?

    听说那边的流感挺严重的,但是没听说有这么多重病患者啊?

    在众人心中渐起疑惑声。

    方丘看向所有人,说道:“最后,我才知道。”

    “林寨市地处偏远,整个城市的管辖范围非常的宽阔,下属的县城也很少,但是位于山区中的乡镇村子却很多,还有很多是少数民族的人。”

    “那些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修好,那里的人进一次城在有车子去接的情况下,也需要两天的时间。”

    “林超院长告诉我,那些偏远山区的重病患者很多,所以他知道我要去坐诊以后,并没有把消息传出去,而是自己偷偷的让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去把那些偏远山区的重病患者接到医院里,这些人都没钱,就连诊金都是医院垫付的。”

    说到这里。

    全场所有人瞬间为之动容。

    正如方丘说的那样,他们中百分之九十甚至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去过哪里,所以他们并不了解那个地方的艰苦。

    “林超院长是一个真正的中医人,他是真的在为病人着想。”

    方丘说道。

    大家纷纷点头。

    陈寅生带头鼓掌。

    在他这个一心为中医的人眼里,林超确实是一个特别好的中医人,能做到为了病人而把医院的利益放在一边,这种人现在已经很难再见到了。

    现场顿时掌声一片。

    “毫不客气的说,林超院长真的是我遇见过,最好的中医人之一。”

    方丘再度称赞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后来,林超院长跟我详细说了林寨市那边的情况,跟我在义诊中看到的一样,我治疗的所有的重病患者,都是被小病拖成重病的,本身患上重病的人很少,而那些人之所以会被拖出重病,就是因为小病没有得到全面的治疗的结果,如果早些治疗,是绝对不会有这么多重病患者的。”

    说到这里。

    他顿了顿,给大家一点接受缓冲的余地。

    片刻之后又继续说道:“在林寨市发现这种情况以后,我托人查到了一份很权威的资料,这份资料中记载,目前整个华夏乡镇全科医生的缺口,有足足六十万!”

    “这个数字听起来很庞大,但是其实我国各级医学院校每年招收录取的的医学生的数量也是六十万,但是这六十万中,有足足五十万的人才流失,再排除掉求学过程中的各中情况,最终,只有十分之一的学生能成为医生!”

    听到这些数据,现场的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一个个都沉默着。

    就连副校长陈寅生也是如此。

    他知道其中一部分的信息,比如学生毕业成为医生的数据,就是他找来给方丘的,可是虽然知道学生毕业后成医生的概率很小,但是他并不知道,国内乡镇医生的缺口会这么大!

    整整六十万。

    再加上,只有十分之一的学生成为医生,这一对比,差距立刻就显现出来了。

    台上。

    “我的故事说完了。”

    把心里的话完全说出来之后,方丘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对着全场所有人说道:“我之所以说这些,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在毕业之后,可以多一个选择,可以把偏远山区、偏远的乡镇,也看成选择之一。”

    说完。

    方丘深深对着所有人鞠躬!

    没有掌声。

    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似乎,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来面对这件事一样。

    方丘也没有下台。

    似乎,是在等大家的一个答复。

    良久之后。

    “对不起。”

    终于,一个学生主动站了起来,先对着方丘鞠了一躬,然后红着眼说道:“我也是一名医生,我也想救人,但是这个社会就是现实,我们毕业出去以后要买车要买房,要赡养老人,要为自己的家人孩子做打算,偏远山区我也很想去,那些病人我也很想救,但是我不敢去!”

    所有人看向这个学生。

    没有人点头,也没有人摇头,大家依旧一言不发。

    台上。

    方丘面色凝重。

    看向所有人。

    从大家的表情中他看到了对这位同学的话的认同。

    他沉默了。

    良久之后,方丘轻轻轻轻吐了一口气。

    “好的,谢谢你们。”

    “这不是道德绑架,我只是给大家讲了一下现实,最后愿你们前程似锦,在行医的道路上能救更多的人,谢谢大家。”

    说罢,鞠躬下台。

    但是在下台的那一刻。

    他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一个疯狂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