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后生可畏啊!
    “什么情况?”

    电话接通,李骥的问话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算是查出来了。”

    方丘皱着眉头,用很凝重的话声说道,“刚刚从一位当地老者的口中得知,这个村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传染性的怪病,是因为村里人上山采药的时候,遇到了几个来给村子送温暖的人,这些人除了给村子里送了一些生活用品之外,还了村子里的人一些营养素,村里人就是喝了那个营养素,才被传染这种怪病的。”

    “营养素?”

    李骥疑问。

    “没错。”

    方丘地点点头,说道:“我猜测那几个给村民营养素的人应该就是涅槃组织的人,从目前得知的消息来看,那种营养素应该是被包装过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里面装的是病毒,所以你们必须得立刻把这个事情通知下去,不管是真是假,这个营养素必须要先控制住,因为危害实在是太大了!”

    “好,我立刻就向上面报告,争取第一时间控制下来!”

    李骥也深知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立刻点头听声。

    “暂时这样。”

    方丘点点头,说道:“稍候有什么消息,我再跟你联系。”

    说完。

    方丘挂断电话。

    那边,正在煎药的老者,听到国家对这个病没什么办法的时候,一脸的失落之色溢于言表。

    “老人家。”

    打完电话,方丘立刻回过头来,对着老者问道:“您能带我去看一下其他的病人吗?我想试试!”

    “这个病,治不了的。”

    老者轻叹。

    “不试试,怎么知道治不了?”

    方丘摇摇头,说道:“不去做,就永远只会停留在原地,永远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去尝试了,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不是吗?”

    听到这话。

    老者很认真的登顶着方丘看了一眼,然后才轻轻点头道:“小伙子,你说的对。”

    说罢。

    站起身来,朝着村子里面指了指,说道:“跟我来吧。”

    跟在老者身后。

    方丘一步一步的朝着村子里走去。

    很快。

    俩人就来到了一间平房门前。

    “住在这里的,也是一个麻风病后遗症的老人,他也被传染了,症状比我的稍微重一些,但还没到致死的地步。”

    老者介绍道。

    “好。”

    方丘了然点头。

    于他而言,这种病人是最好的,因为在带路老者的身上,他没有找到任何头绪,所以在病情更重的人身上,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老杨头,是你吗?”

    俩人这还没敲门呢,房间里就传来了一个老者的问话声。

    “是我。”

    带路老者张口应声。

    “你别再给我送药了,我都一把年纪了,经受不住这种苦,你也别费心给我吊着了,就这么一口气,让我死了算了。”

    房间里,传来绝望的话声。

    “药还没煎好,我不是来给你送药的。”

    姓杨的带路老者应了一声,然后直接伸手推开房门,引着方丘走进房里。

    进房。

    方丘发现,一名老者正躺在房间里的一张竹床上,老者的气色不是很好,就好像熬了好几天夜一般,黑眼圈很重。

    “老郑啊,是国家来人了,我带他来看看你们。”

    杨老头带着方丘走到床边。

    “国家,国家?”

    趟在床上姓郑的老头发了一下懵,然后立刻看向方丘,神色激动得到说道:“国家还记得我们,国家还没有放弃我们?”

    “怎么可能放弃?”

    方丘在床边坐下,对郑老头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知道你们在这里,知道你们没有身份证没有户籍信息,国家不也帮你们建房了吗,知道你们村子里出现了传染病,国家也在第一时间就派我过来了,因为我们都的华夏儿女,我们都是一家人,国家怎么可能放弃你们!”

    “好,没放弃就好。”

    郑老头激动得热泪盈眶。

    “你们村子里的情况,我已大体上都知道了,现在我先给你把把脉吧,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办法。”

    方丘说道。

    “好,把脉。”

    原本看上去很无力的郑老头,立刻就强撑着直起了上半身,主动把手给方丘伸了过去。

    方丘立刻给对方把脉。

    结果。

    这个郑老头的情况竟然跟杨老头的一模一样,单从把脉来看什么头绪都没有,除了身体虚弱点的话,基本上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把脉完毕。

    方丘心念一动,立刻开始四诊。

    望诊。

    回想自己进入房间到现在,病床上的这位姓郑的老者,情绪变化似乎比常人多出了许多。

    一开始还躺在床上的时候,给人一种精神恍惚,虚弱无比的映像,而当杨老头介绍自己是国家派来的人的时候,他又愣了一下,很怀疑的打量了自己一眼,可那份怀疑都还没有消除,立刻就变得激动了起来,甚至还红了眼眶。

    一般情况下,就算是被遗弃的人,也不会有这种情绪表现。

    老者所表现出来的每一个情绪,都比常人要夸张一些。

    在到现在。

    把脉结束后,老者的激动之情突然就减弱了下来,似乎还有些不耐烦的把手从方丘的手下抽了回来,还挥着手问道:“把完了吗?”

    “把完了。”

    方丘和善的笑着点点头,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不出门?”

    “我为什么要出门?”

    郑老头反问方丘一声,然后重新躺了下去,说道:“我生病了,我不适合出门,我出门会出事的,不适合不适合。”

    见状。

    方丘轻挑了挑眉头。

    心中已经有了一些诊断。

    根据望诊来判断,病人的症状表现为:精神恍惚、心神不宁、多疑易惊、悲忧善哭,喜怒无常,或手舞足蹈,骂詈喊叫等等。

    在闻诊上,方丘并没有察觉得到什么不妥的地方。

    以老者目前的情况和精神状态来看,问诊显然也不会得到什么清楚的结果。

    想到这里。

    “张开嘴巴,给我看一下舌头。”

    方丘对郑老头说道。

    “啊——”

    躺在床上的郑老头立刻就跟小孩子一样,把嘴巴张得大大的,把舌头给伸了出来。

    “舌苔舌质淡!”

    扫了一眼,方丘说道:“好了老人家,您可以闭上了。”

    郑老头把嘴闭上。

    “脉弦数。”

    拍拍手,方丘站起身来,对着病床上的郑老头说道,“老人家,你的身体只是有些虚弱,要好好休息。”

    说完,面色凝重的出门了。

    杨老头也尾随其后,一块走了出去。

    刚关上门。

    “如何?”

    杨老头看着方丘问道。

    “有癔症的症状。”

    方丘紧皱着眉头答道。

    “恩?!”

    杨老头眼前一亮,立刻问道:“小伙子,我看你年纪轻轻,医术好像不差,不知道你达到了是什么医术级别?”

    “医术级别?”

    方丘一愣,很是疑惑的看向杨老头问道:“老人家,你知道医术级别?”

    “有些了解。”

    老人家说道。

    “哦。”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说道:“我现在是明医。”

    “明医?”

    老者看着方丘连连点头,说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现在外面的中医都发展夺得这么好了吗?”

    “好好好,好啊!祖先的东西大家总算是承认了!”

    听到老者这话,方丘更疑惑了。

    从口气听来。

    杨老头在中医界似乎也是前辈级别的存在啊。

    “老人家,你也是中医之人?”

    方丘惊奇的问了一声,然后又出声问道:“不知道前辈得到医术级别是?”

    老者笑而不语。

    只是给方丘指了指路,又带着方丘朝下一个病人的家里走去。

    既然对方不想说,方丘也没有一直追着问,而是在老者的带领下,继续去看其他的病人。

    结果。

    看了一圈下来。

    方丘发现,这个村子里所有病人的情况都是一样的,都有癔症的症状。

    看完。

    方丘跟杨老头又重新回到村口。

    那些药罐里的药,依旧还在熬制着。

    “小伙子,你能闻出这些药罐子里都有什么草药吗?”

    杨老头回到之前的地方重新坐下,看着方丘问道。

    “我试试。”

    方丘走上前去,一边闻一边说道:“有甘草、小麦、大枣、牡蛎、酸枣仁、合欢皮、丹参、磁石、半夏、厚朴、苏叶、茯苓、川芎、礞石、瓜蒌,其他的……还有几位药材不知道是什么,应该是当地的药材吧?”

    闻言。

    老者眼中精光一闪,赞叹道:“不错不错,能认出这些药材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看得出来。

    老者方丘是越看越顺眼。

    而这边。

    “老前辈。”

    方丘却是在说出药材之后,皱起眉头来说道:“这些似乎没用吧?”

    “恩。”

    老者点点头,说道:“你猜的不错,我还用了本地的一些药材,同时还用了苗医的方法。”

    方丘了然。

    “这个病,因为你到村子里的时间太短,又没有亲身体验过的缘故,所以不可能了解得太深入,但是我不同,我了解得很清楚。”

    看着方丘,杨老头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我亲身体验到的感受,还有在这些日子里总结出来的关于这个病症的情况。”

    “前辈请说。”

    方丘立刻点头。

    “这个病,发病的症状大部分时候是在晚上,晚上每一个人都需要睡觉,睡觉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做梦,做的都是好梦,也就是说你潜意识里想要什么,在梦里都还全部实现,可是……等你拥有了你想要的全部的时候,一切就全都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