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完美世界!
    “前辈,不必担心我。”

    方丘劝慰道:“我心里有底,这种东西对我的身体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但是因为是神经毒素的缘故,我不确定我喝下去之后能否控制住这种毒素,怕会失了理智,我的力量刚才你应该已经看到了,所以您还是留在这里为好。”

    “我不放心。”

    杨老头立刻摇头,说道:“正是因为知道你很厉害,所以我才不放心,这山下还有好几个村子呢,你要是在山上发疯,弄出个滚石什么的下面的人可怎么办?”

    “你不用再多说了,我不阻你以身试毒,你也勿要阻我随你上山。”

    闻言。

    方丘不禁苦笑。

    看起来,这个姓杨的老前辈,也是个倔脾气啊!

    不过。

    老者心怀天下的胸怀,也让方丘很是佩服。

    “那好吧。”

    实在拗不过对方,方丘只能点头说道:“我喝下这东西之后,前辈您一定要小心,要是我失去理智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下山。”

    “老头子知道该怎么做。”

    杨老头说道。

    “那,上山吧。”

    方丘说道。

    “等等。”

    杨老头叫喊了一声,然后从自家的房间里,拿出许多碗来,把煎好的药倒进碗里,抬到门前的桌子上放好。

    全部药倒好之后,杨老头又拿来一个六十年代行军打仗时军人佩带在身上的绿色圆形水壶,往水壶里倒了一碗药,把水壶挂在胸前之后,才对着山上挥了挥手,说道:“走吧!”

    “您,不给他们送药吗?”

    方丘疑问。

    “需要我送药的只有郑老头一个。”

    杨老头摆了摆手,说道:“我这身子骨能帮他们煎煎药就已经不错了,哪有力气一家一家上门送药去,我只负责把药煎好,到了喝药的时间点,他们自然会自己来取的。”

    方丘了然点点头。

    随后。

    俩人一路走出村子,来到了距离村尾五十多米外的一座高山的山脚。

    南疆的山都很高,虽然不是热带也不是雨林季候,但山上的灌木植物,花草大树之类的生长得非常的茂密。

    眼前,就是这样一座高山。

    “这座山,是村里人们的依靠。”

    站在山脚下,看着眼前这一座高山,杨老头感慨达到:“村子里的药材、木材、果蔬都是从这山上找的,偶尔还有人上山打猎,这时间一长,都走出一条直通山顶的路来了。”

    方丘听着,老者侃着。

    几乎把这山上发生的事,都给方丘说了一遍。

    对方丘来说。

    登顶一座高山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对杨老头来说,却并不容易,毕竟他年纪大了,就算有路,也力有不及。

    在这种情况下,俩人一路走走停停,用了接近一个小时,才顺着蜿蜒的山路,登上山顶。

    山顶上是一片松林。

    松树之间的间隙很大,地下扑满了枯黄的松针,没有灌木丛没有花草,看上去特别的平坦和宽敞。

    “就在这里吧。”

    走到松林中间,搀扶着杨老头的方丘,停下步子,杨老头也在旁边找了一棵树木,背靠着树杆坐了下来。

    “您先歇两口,省得待会没力气下山。”

    方丘笑着打趣道。

    “对对对,先让我歇一会儿。”

    杨老头却很认真的连连点头,说道:“你要是发作的话,我还能有点力气给你灌药安神。”

    看着杨老头,方丘乐了。

    不知为什么。

    他觉得,这个老前辈还挺可爱的。

    歇了半小时。

    等杨老头喝了水,吃了点东西,有了力气之后,方丘才把营养素拿出来。

    “前辈,我喝了。”

    提醒了一句。

    方丘立刻打开写着营养素的瓶盖,然后猛的一口,把瓶子里的神经毒素全部倒入口中,吞了下去。

    就好像是喝水,却又有一股隐隐的酸腐味。

    一瓶喝完。

    方丘小心翼翼的把瓶子盖上,然后才盘坐下来。

    一旁。

    杨老头看着方丘,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

    就地盘坐,方丘直接闭眼开始睡觉。

    杨老头也隐隐的紧张了起来。

    身为武者,方丘很容易把大脑放松到空灵的状态下,所以闭眼没多久,就睡着了。

    在杨老头看来,方丘确实是背靠松木睡着了,但是在方丘看来,他却并没有睡,因为在他睡着的那一瞬间,他眼前就变得一片透亮。

    眼前。

    是一座城市。

    站在一条街道上,方丘可以清楚看到四周的情况,眼前的一切都特别的真实。

    “梦境?”

    方丘有些惊讶。

    因为他发现,他现在身处梦境中的感觉,竟然跟他突破时进入意识空间里的感觉一样,就好像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一般。

    “最新消息,做为全球综合实力第一,远远超越其他国家的华夏,成功调和中东两国之间的矛盾,又一次帮地球避免了人类之间的争端!”

    一个新闻播报声传来。

    方丘举目看去。

    只见。

    在前方一栋大楼上,挂着一个非常大的大屏幕。

    此时,大屏幕上正在播报新闻。

    “今天上午八点,华夏中医协会领导,在南非参加全球第9999家中医院的落户仪式,这是南非的第100个中医院,同时也是全世界的最后一座中医院,让我们一起为开遍全球的中医院鼓掌!”

    “根据联合国消息,全世界各国现在对中医技术都极为稀缺,所以联合国希望华夏能够派出更多的中医到世界各国去进行传授和教导,世界各国的人民都在翘首以盼他们的到来!”

    看到这个新闻。

    方丘不自觉的笑了。

    确实。

    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不过这还不够。

    心念一动。

    方丘目光一转,立刻看到在前方播放新闻的大屏幕下,站着密密麻麻的一大群人,这些人正仰着头,无比崇拜的看着新闻直播中出现的中医,每一个人的眼眸里都满是崇拜。

    身旁。

    走过一个年轻的女孩。

    “小哥哥,是你的东西吗?”

    女孩在方丘身边停下,手上拿着一个装满了钱的钱包,朝方丘递了过来。

    “不是。”

    方丘立刻摇头。

    “哦。”

    女孩点点头,然后朝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道:“叔叔,等一下。”

    方丘就这么看着。

    那个钱包很厚,一眼扫去就能清楚的看到,钱包里至少有一万块钱。

    但是。

    那个女孩就这么拿着钱包,一路询问。

    每一个路人都摇头否认,完全没有人去贪图那个钱包里的钱。

    问了有十多个人之后,女孩终于找到了钱包的失主,那是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人,拿到钱包之前,他笑着感谢女孩,并留下了女孩的电话。

    这时。

    “哎呦~”

    一个惨叫声突然传来。

    闻声望去,方丘看到,就在自己对面街道的人行道上,一位老人的脚绊在了路边的花台上,一不小心摔到了下去。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又或许是因为摔疼了的缘故,老人就这样躺在地上挣扎着。

    方丘正想上前去。

    却看到,四面八方走在街道上的行人们,一个个都赶紧跑了上去,一边说着安慰人的言语,一边小心翼翼的把老人扶起来,问老人家人的电话,帮忙打电话,又帮忙给老人查看手脚上的伤势。

    老人也连连感谢,老人的家人来到之后,也纷纷感谢路人,然后带着老人赶紧去医院做检查。

    这边刚散去。

    那边。

    十字路口处,就迎来了一大群过马路的人。

    绿灯通行。

    人们不慌不急,互相礼让着,微笑着过马路。

    一位老人步履蹒跚,一名把车子停在红灯前的年轻人,跑下车去搀扶着老人过了斑马线,就算已经跳绿灯了,路边的车辆也没有启动,而是一个个都面带微笑的等待着年轻人把老人送过马路,等年轻人回来。

    方丘迈步。

    在这座城市里走了起来。

    每走一步,他都能看到一个全新的事件发生在眼前。

    这个世界,好像变得完全被爱包裹起来了一般,他没有见到任何罪犯,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好人,剪刀的一切都特别的完美,完美得让人深深的陷在其中。

    方丘笑了。

    他笑得很开心。

    因为这个完美世界。

    可就在方丘彻底的陷入其中的时候,这座城市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暗了下来,滚滚的黑云从四面八方宛如浪潮一般涌动而来,瞬间就把整座城市都被覆盖了起来。

    空气中,一股冰寒的气息袭来。

    方丘转目扫望。

    刚才,还满脸暖心,满目和平,散发着爱的那些走在城市街道上的人们,竟然都在这个时候一起转过头来,盯着自己。

    他们在笑。

    笑得很甜,甜着甜着竟然开始扭曲了起来。

    从扭曲,到狰狞。

    那些满心爱与和平的人,随着天空的黑暗,竟然变化成了一只只恐怖的怪兽,像是恶鬼一般,带着渗人的笑声,从四面八方朝着方丘扑咬过来,露出了他们尖锐而锋利的獠牙!

    方丘没有跑。

    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当地看着。

    外面。

    山顶上。

    “来了!”

    一直盯着方丘的杨老头,明显看到方丘浑身抽动了一下,这种症状他在村子里的其他人身上都见到过。

    这是要发病的前兆!

    心头一紧。

    杨老头立刻站起身来,把挂在胸前的水壶的盖子打开,把水壶口放到方丘嘴边,让方丘闻着药味的同时,随时准备强行把药汁灌入方丘嘴巴里。

    可是,当他准备好应对要发病的方丘的时候。

    显露出发病前兆的方丘,在轻微的抖动了一下之后,竟然又平静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