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内气可扶正祛邪?
    梦境中。

    “就是这样吗?”

    看着从四面八方猛袭而来的,无比狰狞的怪兽恶鬼,方丘依旧面不改色。

    因为他知道。

    这是梦境!

    可是,当这些怪兽和恶鬼袭到身旁的时候,方丘竟然发现,这些恶鬼和怪兽就好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撞击在自己身上,一样能爆发出很强的力道,一样能撞得自己混身生疼。

    “哼!”

    暗暗冷哼一声,方丘立刻尝试调动内气。

    他知道这是梦境,就算自己出手打,也根本不可能打得到这些恶鬼,只能我徒废力气而已。

    最为关键的是,根据杨老头之前的描述,中了这种病毒之后,人在梦境中的动作就会像是梦游一样,在现实中表现出来。

    因此。

    他没有随意动手。

    毕竟,杨老头还守在自己身边,若自己动起手来的话,很容易就会伤到杨老头,人都已经那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受得了?

    既然不能动武,那方丘唯一能用的办法就是尝试调动内气了。

    至少可以利用内气护住周身。

    “咦?”

    这一尝试,方丘立刻发现即便是在梦境中,自己依旧可以调动内气。

    最为神奇的是。

    内气刚一动。

    方丘眼前就出现了一系列让人措手不及的变化。

    只见。

    伴随着内气在体内运转流动,身处梦境中的方丘身周竟然是突然就刮来了一道道湛蓝色的彩带线条。

    是内气!

    方丘一眼就看出来,这整是湛蓝色的内气。

    最让方丘惊讶的是。

    这些内气线条落到身边的时候,竟然幻化成了一道道人影。

    穿着盔甲的人影!

    兵?

    方丘可以清楚的看到,身前这些由内气幻化出来的人,竟然就像是一个天兵天将一般,刚化身成形,就立刻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着那四面八方的怪兽恶鬼扑了上去。

    在这些天兵天将的猛攻下,这些怪物恶鬼,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反抗之力,尽数都被一刀斩灭!

    天兵越来越多,怪兽恶鬼很快就被杀尽!

    当得那漫天的恶鬼被屠杀一空之后,梦境消散。

    方丘终于是从梦境中脱离出来,睁开了双眼。

    “咦?”

    一直守在旁边的杨老头,见到方丘一直没什么动静,突然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自己醒来,顿时就惊讶了。

    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难道,方丘没有被感染?

    “不可能啊?”

    杨老头一脸疑惑,他明明亲眼看着方丘喝下了一整瓶的营养素,而且也清楚的在方丘的身上看到了发病的前兆,很确定方丘确实被感染了。

    “难道是营养素过期,病毒减少了?”

    杨老头又猜测了一句。

    可是。

    仔细一想,也不对啊。

    这可是传染病,别说病毒量少,就算只有一个病毒的存在,这个病毒也会在短时间内,在人的体内复制出大量的病毒来。

    那么,为什么被感染了的方丘,还能表现得跟正常人一样,好像根本没被感染?

    “难道,他找到方法了?”

    想到这里,杨老头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要真是这样的话。

    那就太好了。

    而这边。

    睁开眼的一瞬间,方丘也很疑惑。

    对刚才在梦境中所经历的一切,他都还记得非常的清楚。

    在方丘眼里。

    那个美梦就是诱惑人,让人放松神经,卸下心防的!

    在后面的那些怪兽恶鬼,就是入侵到自己体内的神经性病毒!

    而自己催动出的内气竟然能幻化成天兵天将,将那些神经性病毒幻化的恶鬼斩尽,仿佛天生克制这种病毒一般。

    “莫非,内气真的对这种病毒有效果,起到了扶正祛邪的作用?”

    呢喃至此。

    方丘噌的站起身来,一把抓住杨老头的双肩。

    “啊?”

    杨老头被方丘这突然的动作给吓了一大跳。

    一度认为方丘还没从梦境中醒来,现在才刚刚发病,颤抖着双手就要把装着药汁的水壶往方丘嘴里塞。

    可下一秒。

    “老前辈,我可能找到方法了。”

    方丘双目明亮的说道。

    杨老头一听,再一看。

    见方丘双目有神,人也很清醒,并没有半点发病的症状,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大口气,对着方丘说道:“你快吓死老头子了。”

    “呃……”

    方丘一怔。

    “不过,你真的找到方法了?”

    惊吓已过,想到方丘可能找到了治疗病情的方法,杨老头立刻就一脸惊喜的询问。

    “我也不敢肯定。”

    方丘稍微顿了顿,说道:“还需要实验!”

    “走,我们下山。”

    杨老头一把抓住方丘的手,说道:“时间都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咱们先下山去,找几个病最重的给你看看再说。”

    “好。”

    方丘点点头,跟着杨老头一起下山。

    上山难,下山易。

    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俩人就重新回到了村里。

    远远的,方丘就看见杨老头放在门前桌子上的药汁,已经全都没了,只留下了一桌子的空碗。

    显然,大家都把药汁喝下去了。

    “这边。”

    杨老头比方丘还急,一进村子就立刻带着方丘,朝着他记忆中病情最终的一家人走去。

    很快。

    来到一间比较大的平房门前。

    “这里是村医给人看病的地方,是一个诊所。”

    杨老头介绍道:“村里的传染病爆发之后,为了方便救治,为了以仿意外发生,大家一商量就把病情最重的几个病人,都叫到了这里,在一起住着,平日里他们的家人都会在这里照顾他们。”

    “正好。”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重病患者。

    因为只有在重病患者身上,他才能真切的实验出,他这种方法的效果,到底在什么程度。

    进入房间。

    “国家派人来了,我让他给你们看看。”

    杨老头知会了一声,然后迫不及待的对方丘说道:“去吧!”

    “恩。”

    方丘点点头,二话不说直接走到第一个病人的病床边,一边打量着病人,一边伸手给病人把脉。

    把脉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

    不过。

    在这个诊室里的所有重病病人的脸上,方丘都看到了非常重的黑眼圈。

    不用想也知道。

    这些人肯定是因为中毒太深,不敢睡觉,所以才会留下这么重的黑眼圈。

    把完脉。

    方丘也不迟疑,立刻把受伸到病人额头前面神庭穴上,然后暗暗的运起内气,往这个病人的督脉中输入了一道内气进去。

    内气一入体,便是立刻引动了病人体内残留的那一丝丝内气,在病人体内缓慢的开始流转起来。

    因为方丘的内气很强得到缘故,伴随着方丘的内气的加入,病人体内的内气流立刻就变强了起来。

    原本虚弱的身体。

    也在内气的调理下,快速好转。

    “情况怎么样?”

    杨老头上前来问道。

    “我现在只是给他们检查检查,顺便调理一下身体。”

    方丘应声说道:“因为他们现在都没有发病的缘故,我虽然已经在他们身上尝试了我找到的那种治疗方法,但是具体的治疗效果还要等晚上才能看到。”

    “好。”

    杨老头了然的点点头。

    随后。

    方丘转向下一个病人,同样往病人的督脉中注入了一道内气,帮病人先把虚弱的身体给调理好。

    之所以往督脉内注入内气,是因为病人们都中了病毒,而这种病毒在中医看来是为阴邪,要对抗阴邪自然要以阳刚来克制。

    人体中,督脉为阳,任脉为阴,所以方丘只能往督脉中注入内气。

    很快。

    方丘就把这些为重症病人的身体都给调理好了,然后跟杨老头一起留在这里,等着晚上看效果。

    两个小时后,天色入夜。

    “呵啊……”

    诊所里得到重症病人们,一个接一个的打呵欠,但就是谁也不敢闭上眼睛睡觉,都很恐慌。

    “大家不必憋着。”

    见这些病人一个个都不敢睡觉,方丘只能站起身来,对所有病人说道:“我已经给你们治疗过了,你们不必担心,今天可以放心的睡觉,我保证你们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更不会受伤。”

    这话一出。

    房间里的所有重症病人,都纷纷摇头,还是不敢睡觉。

    谁都不敢相信去方丘。

    因为那个梦境他们已经经历过无数次,是真的害怕了。

    “都听他的。”

    杨老头也起身说道:“他是一位医术很厉害的医生,有他在你们肯定会没事的,而且我今天晚上也会守在这里,你们今晚就安心的睡吧。”

    大家还是摇头。

    “杨老头,你实话告诉我,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说已经给我们治疗过了?”

    第一张病床上的病人问道。

    “他说治疗过了,就一定治疗过了。”

    杨老头看着病人,说道:“你放心,其他人会骗你,我老头子也是绝对不会骗你的,我之所以带他过来,就是因为他是国家的人,而且他已经找到了一种可能治疗这种病的方法,现在他已经把这种方法用在你们身上,就等着你们发病的时候,看这种治疗方法的效果了。”

    闻言。

    这个病人咬了咬牙。

    “反正我是撑不住了。”

    病人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们做这个实验。”

    “什么条件?”

    方丘问道。

    “如果我发病的话,杀了我!”

    病人脸色狰狞的说道:“我受不了了,在梦境中死掉肯定不会有太大的痛苦,我不想被这种病折磨至死。”

    “好,我答应你。”

    方丘点头答应。

    “你。”

    杨老头一脸莫名,不知道方丘为什么会答应。

    “放心,他死不了。”

    方丘安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