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涅槃你们错了!我也错了!
    “很有可能,百补丸很有可能会有用!”

    想到百补丸,方丘才刚闭上的双眼,猛的又睁了开来。

    百补丸的功效是什么?

    是调理身体,补精聚气啊!

    虽然百补丸对人的神经没有什么治疗性的作用,对神经性病毒也没有最直接的灭杀性,但是他有抵抗性啊。

    所有患病者都会身体虚弱,那就代表那种神经性病毒不但会侵害人的神经系统,还会消耗人体的精力.

    在这种情况下。

    百补丸完全可以帮病患把虚弱的身体给调理回来,而且因为百补丸是用自己家的苁蓉生产的缘故,肯定会携带天地之气,服用之后不但身体能够被调理好,天地之气也会在百补丸得到药效下得到增强。

    这样一来。

    病人体质好了,精神足了,那神经系统自然也就会慢慢恢复。

    想到这里。

    方丘立刻掏出手机打给何雪。

    “喂?”

    电话接通,何雪的话声传到耳中。

    “马上准备一千盒百补丸,有人会到种植基地去拿!”

    方丘说道。

    “好。”

    听出方丘急切的语气,何雪也不迟疑,立刻干脆的应声答好。

    挂断电话。

    方丘立刻翻找到李骥的电话,又拨了出去。

    “什么情况?”

    李骥的话声传来。

    “我想到一个方法。”

    方丘直接张口说道:“百补丸可能对这种病能起作用,你马上派人去种植基地拿,我已经让他们准备了,以最快的速度把百补丸给我运送过来。”

    “好。”

    李骥立刻点头。

    “还有。”

    方丘继续张口,说道,“我亲自喝了一瓶营养素,结果发现内气可以对抗这种病症,在中医里这叫扶正祛邪,治疗的方法是往病人的督脉中注入一股内气,必须要是督脉,千万不能注入任脉,你可以组织一些武者试试,看管不管用。”

    “好!”

    李骥应声挂断电话。

    半日后。

    “嘀嘀嘀……”

    方丘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方丘接通电话。

    “内气之法有效。”

    李骥的话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这就好,百补丸呢?”

    方丘问道。

    “正在运送的路上,应该明天一早就能送到。”

    李骥说道。

    “好,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通知我。”

    方丘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脸色并没有好转。

    虽然李骥那边已经给出了确定的消息,肯定内气有效果,但正是这种情况,让方丘不得不更加的紧皱起眉头来。

    “涅槃组织到底要干什么?”

    方丘清楚的记得。

    他之前遇到的涅槃组织,几乎是不会干这种蠢事的,只要是他们渡化不了的人他们就会立刻下杀手,方丘所见到的被涅槃组织杀掉的人也不在少数。

    既然涅槃组织一向如此沙发果断,那么这一次为何会使用这种毒素来害人,何不直接将这些人全部杀了呢?

    是怕影响太大吗?

    不。

    涅槃组织怎么可能会怕。

    更何况,下毒这种做法,比他们直接把全部人给杀掉会造成的影响,还要更大!

    “惯于杀人者竟然能容忍这么多他们想杀的人活着,而且还只有使用内气,只有武林中人能救得了这些人。”

    “或许,涅槃组织是想借由这种病毒来消耗武林的力量?”

    想到这里,方丘心头一紧。

    还好之前没有贸然召集武林中人。

    李骥那边也不用担心,他们军队与武林中人并没有太紧密的联系,所以想请武林中人也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

    军队里的武者,可有好几百呢,光方丘训练出来的就有不少。

    那些武者应该足以帮病人治疗了。

    想来。

    李骥也是让军队中的武者去尝试,并没有真正的去请武林中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只能寄希望于百补丸了啊。”

    方丘长长的吐了口气,然后闭目休息。

    至于杨老头。

    早在方丘第一次闭目休息的时候,就跑到十米开外的房间门口,继续煎药去了。

    闭目休息了一会儿。

    修整完。

    方丘直接下山,去帮助山下那些村子里的病人。

    一直忙到傍晚才回来。

    来到村口的大槐树前,坐下。

    杨老头安静的坐在一旁,在夕阳的照耀下,看着村子路大路上那几个正在欢乐玩闹的孩子,这几个孩子方丘也见过,其中有两个是在诊室里。

    只是。

    因为村子一直被一股压抑的气息包围着的缘故,方丘从未在这些孩子们的脸上见得到过欢快的笑容。

    可如今。

    在自己的帮助下,村子里的人似乎是觉得这个病有得治了,一直被大大人绑在身边,跟着大人一起愁眉苦脸的孩子们,也终于是被大人们放了出来。

    这不。

    孩子们一玩闹起来,就流露出了满满的童真,满满的欢乐,跟大人们的毫无生气,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对比。

    毫无疑问。

    这些孩子们也感染了病症。

    但是,方丘在村子里呆了这么久,却没听过有哪一个小孩子遭受到了可怕的噩梦,就算做噩梦了也会很快醒过来,跟大人完全不一样。

    出神的看着在村里大路上互相追逐得到孩子,方丘微微笑了笑,然后出声问道:“这些孩子们,怎么没有心病呢?”

    “那也得先有心啊。”

    杨老头笑笑,说道,“他们有心,是童心,是什么都不想,是非常纯粹的童心,他们想到的少,所以他们心底单纯,所以他们无忧无虑。”

    说到这里。

    杨老头突然谈一声,又补充道:“只是,心始终要长大,等他们长大了,他们也会有心病,因为他们会发现自己和外面的人不一样,会被村子外面的人歧视,会因此而变得自卑,最终他们也会变成你所看到的,这个村子里的人。”

    闻言。

    方丘突然全身一震。

    “唰——”

    他猛地站起身来,仿佛想通了什么似的,眼神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说道:“是我错了!”

    “涅槃也错了!”

    “我以为别人会有痛苦,涅槃组织也这么认为,所以他们才会以渡化为借口来杀人,来帮人解除痛苦,但是这个所谓的痛苦本来是没有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就跟这些小孩一样,他们无忧无虑,那所谓的痛苦反而是我们这些正常人一样的眼光造成的。”

    “真正的痛苦根源,在我们!是我们加在他们身上的!”

    说到这里。

    方丘嘴唇都干涸了,转目看向村子里,看向远处的病患,与病患对视一眼,喃喃道:“是我们以为他们痛苦,是我们抱着这种心理,是我们用“他们痛苦”的眼神看着他们,是我们让他们自备和痛苦,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们的自认为,都是我们强加给他们,最终导致的结果!”

    “如果我们不用那有色眼镜去看他们,他们一样是正常人,他们也不会把自己当一类,更不会有所谓的自卑和痛苦!他们只是身体上会有缺憾,或者智力上有缺陷,但是他们的心灵不缺憾。”

    “因为他们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人的心灵是最美的,如果没有我们投向他们有色眼光,他们所有人都不会活得比我们差,他们都会活的很幸福!”

    呢喃到此。

    “我错了!”

    方丘突然仰天大吼道:“涅槃,你们也错了!!!”

    “你们杀了无数无辜的人!!!”

    “你们,错了!!!”

    吼声传出去。

    方丘瞬间感觉整个人都通畅了。

    曾经,他有所一丝丝的以为涅槃出手是对的,但是他一直都强行坚定自己的信念,强行说他们是错的。

    但是现在,他明白了。

    “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于对比和不公,来自于人们的有色眼镜,错在所有人,不应该让这些本就有缺憾的人来承受!”

    “涅槃,涅槃!”

    方丘深吸一口气,怒道,“你们涅槃不去解决这个问题,而是选择直接扼杀这个问题,你们这么做有什么用,天下之大你们又能杀掉多少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痛苦,从根上你们就错了!”

    说到这里。

    方丘停顿了下来。

    一旁。

    任由方丘大吼,一句话都没有打岔的杨老头,见到方丘停下来,才张口说道:“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想通了很关键的东西。”

    “对!”

    方丘重重的点点头,说道:“我会想办法,让他们活得有尊严,活得像个人!”

    “如果真能做到。”

    杨老头笑着说道:“那你就公德无量了。”

    方丘看着远处,夕阳下玩耍的小孩,看着孩子们脸上开心的笑容,久久不动。

    ……

    第二天一早。

    百补丸送到。

    收到百补丸,方丘立刻跟杨老头一起下山,去了附近的一个被感染的村子,在村口处摆起摊子发放百补丸,每人三粒,分早中晚三次吃,每次一粒!

    在得知这是可以治病的药以后,村民们都纷纷来排队领药。

    很快。

    一个村子就领完了。

    村名领完之后,方丘跟杨老头在村子里开始走访,一边走访一边等着晚上看结果。

    走访了一圈回来。

    “好药。”

    杨老头吃了一粒,毕竟他也感染了那种病,他也可以试试这个药到底有没有效果,结果吃下去之后,杨老头的眼中立刻就迸发出了一层精芒,赞叹一声问道:“这药是怎么弄的?”

    “这个药里面,最有效果的成分是苁蓉。”

    方丘答道:“您可以这么理解,这里面的苁蓉,是超强版的道地药材。”

    “恩。”

    杨老头了然的点点头,说道:“其实,这山里面也有一种草药很有奇效,每一次遇到需要这味药的病人,或者碰到难以攻克的疾病,我就会去采摘一点。”

    “哦?”

    方丘一惊,难道又发现类似雪莲的药材了?

    “前辈说的,是什么药材?”

    惊疑中,方丘问道。

    “石斛!”

    杨老头说道。

    闻言,方丘眼睛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