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五十一位大医!!!
    “苗寨里的男孩,从六岁开始就要选择一条路,成杨选择了苗医这条路,他花了整整二十九年又五个月的时间,终于成为了当时十万大山的所有苗寨里,最年轻的大医。”

    说到这里,杨老头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他成为大医的时候,他所在的苗寨在十万大山里的分量,重了很多,有很多苗医实力不足的寨子,都愿意以肉食,以蛊虫,以占地和谷物种子来求医治病,他的妻子就是另外一个寨子最美丽的姑娘。”

    “他们早就结婚了,在他没有成为大医之前,就结婚了,只是他为了研究医术,一直顾不上生子,当他终于成为大医,在里那个个寨子所有人的祝福声中,准备要一个孩子的时候,灾难来临了。”

    “他的妻子,得了麻风病!”

    “为了不连累寨子,他带着他的妻子离开了寨子,他用尽全部的力气,在十万大山里寻找药物来救治他的妻子,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最终他美丽的妻子还是走了。”

    说到这里。

    杨老头的眼眸里,隐隐的有着泪花闪烁。

    “成杨,最终还是没能救活他的妻子,他甚至想过要随他妻子一起去,可是他没有,不是因为他怕死,而是因为他对他妻子得到抱憾,他没脸去见他的妻子,所以他发誓,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攻克麻风病!”

    “于是,葬了妻子之后,他没有返回寨子,而是走出了十万大山,来到了这个名叫麻风村的地方,用自己的身体去试病,感染了麻风病之后,他等了足足三年才病发,然后他开始给自己治疗。”

    突然。

    杨老头笑了。

    “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

    抬头望着那逐渐抹上暗色的天空,杨老头满是自嘲,满是苦涩的说道:“他足足等了三年啊,在自己亲自感染患上麻风病准备开始研究治疗方法的第二天,国家派人来到了这个村子,发放了针对麻风病的特效药……”

    听到这里。

    方丘直接愣住了。

    这……

    “成杨不知道该苦还是该笑。”

    杨老头说道:“笑的是,终于再也没有人会遭受麻风病的痛苦了,哭的是,他那么多年的努力全都白废了,他也恨,恨没有早日走出十万大山,如果早日出来,或许他的妻子就不会死得那么快,或许还能活到现在。”

    “最后,他选择留在了这里,因为这个村子需要医生,他要帮这个村子里的人活下去。”

    “一转眼,这就四十年了。”

    听完。

    方丘整个人都震惊了。

    “没想到,成前辈竟然是大医前辈,晚辈见过前辈。”

    震惊之际,方丘赶紧给杨老头行礼。

    “我不是成杨。”

    杨老头笑着摇摇头,说道:“离开苗寨以后,我就不是成杨了,成杨成杨,寨子里的人都希望我能成为十万大山中参天的大杨树,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还成什么杨。”

    “前辈就是大树!”

    方丘立刻说道。

    杨老头摇头轻轻笑。

    苗医。

    那是中医中的一个体系,在草药在各种偏方配伍上,苗医的手段要比正常的中医更厉害,而且苗医中还有许多独特的治疗方法,都是普通的中医比不上的。

    只不过,苗医一直都生活在避世大山里的苗寨中,所以苗医之术也一直都没有传出来,中医界也因为对苗医的数量和实力不了解的缘故,在所有方法都压根没有把苗医给统计进去。

    比如,全国五十位大医,肯定就没有眼前这位前辈。

    也就是说,这位前辈是当今除了自己外,谁都不知道的第五十一位大医!

    “都过去了。”

    杨老头挥挥手,说道:“我现在就是个普通的糟老头子而已。”

    “不!”

    方丘立刻摇头,说道:“这个世界还很需要您,等这次传染病的事件平息以后,请前辈一定要再出山。”

    “还出什么山啊。”

    杨老头摆摆手,说道:“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世界了,我就算再厉害,救人也有限,何况,我现在都残疾了。”

    说到这里。

    杨老头伸手指向村子里正在玩闹的那几个小孩,说道:“现在,我只想把毕生的本事教给他们,既然我用四十年的时间在这里救了他们,我也希望能再发挥点余热,让他们未来能去救更多的人。”

    “可是,前辈你若是愿意出山的话,不是能教更多的人吗?”

    方丘问道。

    “出山容易,但是我出去的话,这里就没人教了。”

    杨老头笑笑,说道:“外面的人,就算我不出去,他们也都有人教,可这里不同啊。”

    闻言。

    方丘黯然。

    “走吧,跟我回家。”

    杨老头站起身来,朝着不远处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医生,你随我来,我给你点东西。”

    方丘尾随在后。

    回到房间里。

    杨老头走到床铺前,从床铺下面,抽出来一本已经酒得泛黄发黑的书本。

    “这是成杨在成为大医的时候,从寨子里上一代的苗医哪里获得的,是苗寨的宝贝。”

    杨老头一边用手抚摸着书本,一边说达到:“这是《神农本草经》,它和其他的《神农本草经》一样,只是稍微古朴了些,当年拿到这本书的时候,听上一代苗医说,这本书里有大秘密,可是成杨一直没有参透,这本书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今日我便把它赠与你。”

    说完,把手中的《神农本草经》递到了方丘手里。

    “多谢前辈!”

    方丘把书本接过来,感谢一声,却发现杨老头正看着窗外的那些小孩。

    “原本,我准备把这本书留在村子里传下去的,但是我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留多少年,不希望在我归西之后这本书沦落封尘。”

    杨老头说道。

    “晚辈明白前辈的苦心。”

    方丘点点头,跟杨老头一起看着窗外的那些孩子,心中很是感慨。

    晚上。

    杨老头睡下。

    方丘在黑暗中,翻开《神农本草经》开始仔细的看了起来。

    全篇看下来。

    书中的记载,确实跟普通的《神农本草经》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确实就是老酒了一些而已。

    绝对手感!

    看完全书,方丘立刻闭上眼,用手仔细的在书页上摸了起来。

    其实。

    从杨老头手中拿到这本书的第一时间,方丘就感觉到了这书里有东西,而且还很多,比他在学校图书馆里拿到的那本书里面的还要多,比学习针灸那一次还要更多。

    但是,源于对杨老头和这本古书的尊重,方丘没有一开始就去查探书中的秘密,而是仔仔细细的把书读完,生怕错过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本以为会有什么前辈在书中留下什么记号或者提醒之类的,结果却是一个都没有。

    “果然有字。”

    绝对手感一出,方丘立刻就在《神农本草经》的其中一页上摸到了一些文字,甚至还摸到了图案。

    指肚慢慢的在书页上移动,隐藏在书页中的字和图案,一个一个的在他脑海中慢慢的浮现出来。

    “天为神,地为精,人为本,药为元。”

    “用药者为药师,种植者为药者。”

    前导语一过。

    方丘立刻就看到了许多图案,隐藏在这本书里的,竟然是一系列关于如何种植草药的方法!

    其中,有许多种草药的种植方法、时间、季节,甚至连种植入土的时刻都有要求。

    密密麻麻,各种药品的种植方法都有。

    “竟然是种药之术?”

    “药者?”

    方丘心中很的惊讶。

    他完全没有想得到,这本《神农本草经》里竟然会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

    又惊又喜之下,方丘继续摸。

    越摸,脸上的喜色就越浓。

    心中的震惊也越来越强。

    因为其中对种植药物的记载,实在是太详细了,而且对每一种草药种植出来以后的效果都有非常详细的描述,比当今世面上的药品,效果绝对要好上许多倍!

    这些记载,若是拿出来,绝对是无价之宝!

    方丘很清楚。

    现在这个世道,真正的道地药材都很难遇得上,为了盈利几乎所有的药商都在想尽各种办法催熟,用大棚打药水等等,数不盛数。

    甚至于,不是当地的药物,都能在当地被种植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

    市面上供应得到药品越来越多,但是药效却越来越差,根本无法跟以前的药品相比,这也导致了大家对中医越来越不信任,因为药品的药效弱了,医生给病人开的药,起到的作用就少了,中医药的效果本来就来得慢,再加上药品质量不够,药效发挥的就更慢了,在当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慢节奏的中医药,才会越来越不受人欢迎。

    不过,有了这些记载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若是把书中的记载交给赵山林老师的话,以赵山林老师的实力,绝对能培养出更多、更有效的中医药材!

    方丘还记得。

    当初徐妙林跟他所说的三点的其中一点,就是中药制约了中医的发展,现在有了这本书里记载的种植技术,方丘就可以按照当初建立公司时的计划继续走下去,把自己公司生产种植出来的好药打入市场,将那些使用劣质药品的中医药厂商从正面打退。

    从而提振整个中医药市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