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三百万包山!
    杨老头下山。

    方丘等人尾随其后。

    回到村子里,杨老头特别激动的把村子里的人全部召集了起来,把方丘要在这里建造种植基地的事情告诉了村子里的人。

    根本不需要杨老头说这事能带来的好处,大家就立刻欢呼兴奋了起来。

    听到大大家的欢呼声,方丘忍不住的笑了。

    他知道。

    村里的人之所以会这么兴奋,之所以会如此疯狂的欢呼,是因为建造种植基地就代表着有人要来了。

    他们在这里,已经封闭了很久很久了,几乎都已经不敢出去了,偶尔有人出去也会遭受到他人的避之不及的目光,所以他们只能自闭。

    可如今,有人要在这里建造种植基地了,这些人既然愿意在这里建造种植基地,就肯定不会看不起他们。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种植基地一建成,那么来来往往的人肯定就会多起来,到时候他们这个小镇,也会随着这个种植基地的落成,而逐渐的从麻风村变成一个正常的村子!

    所以,他们兴奋,他们欢呼。

    而方丘的目的,就是要让村子里的这些人有尊严的活下去,甚至是要让他们骄傲的活下去,因为他们这里有宝贵的药材!

    很快。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杨老头带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

    “这就是我们村的村长,叫张树根。”

    杨老头介绍道。

    “村长,你好。”

    方丘主动跟村长握手。

    村长的手都在颤抖着。

    这是他第一次跟外面的人握手,这是他第一遇到不害怕他,不嫌弃他,还主动跟他握手的人。

    不仅仅是村长,旁边的杨老头,以及周围的村民们见到方丘主动向村长伸出手的时候,大家都激动了!

    “这个,我同意!我同意!”

    张树根在跟方丘握上手的时候,激动得语无伦次的说道。

    “村长,咱们不用这么着急。”

    方丘笑了笑,说道,“我们还要了解一些重要的事项,在确定这座山的归属权以后,我们还得再谈谈合同的具体细节之类的,我们才能开始建设,这些都是必要的步骤,不能马虎更不能免掉。”

    闻言。

    村长先是一愣,旋即想了想说道:“走,去我家,去我家里说。”

    说罢。

    跟杨老头一起,带着方丘等人来到了有些破败的宽敞的平房里。

    大家全部坐下。

    “村长,我想先了解一下这座山的归属,这位老人家说这座山是属于你们村子的,你们有什么文件之类可以证明的吗?”

    方丘询问。

    “有。”

    张树根立刻点头,说道:“自打我出生起,这村子附近的山就没人来过,现在都好几十年了,除了一些远道而来,对我们村子不熟悉的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人敢靠近或者上山。”

    “后来,上一任归西以后,给了我一张证明书,说是他们国家给的证明书。”

    说到这里,张树根立刻去翻找,很快的就把那一张泛黄的,被用皮套保护起来的证明书给翻了出来,递给了方丘。

    方丘接过来一看。

    “证明书。”

    “因麻风村的建立,为供给麻风村人足够的民生活动场地,特批麻风村方圆十公里区域,为麻风村直辖范围,其他城县镇无权干预管辖,麻风村管辖范围内一切可开垦、租赁、挖掘、种植、建设……时限直至国家召回日。”

    看到这张证明书,方丘都惊了。

    “卧槽,还有这种证明书?”

    周小天和孙浩凑上来,只看了一眼,俩人就都被惊呆了。

    这简直就是送地皮啊。

    而且这地皮所有一切通途,全都被开通了。

    也就是说,我给你这些地皮,你想干啥都行,而且谁都不能干预,利用这块地赚到的钱,种植出来的所有一切,全都属于麻风村,连税收都不用交。

    用现在的词汇来说,这麻风村简直就像是一个特别行政区啊!

    不过。

    仔细一想,方丘倒也没那么震惊了。

    毕竟,这里是麻风村。

    国家能帮他们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国家总不能强制别人来跟他们社交啊。

    “村长,您收好。”

    看完,方丘把证明书交还给村长,然后微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们可以来具体谈谈合同的细节了。”

    “不用谈了,你的要求我们都答应!”

    张树根立刻说道。

    “这可不行。”

    方丘立刻摇头,说道:“事关企业的诚信,我们公司是一个为人民为百姓的公司,我代表公司特感谢你对我们公司的信任,但是手续还是一定要齐全的,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白拿百姓的一分钱,这里的土地是由你们村子直辖的,即便你们并没有看到这些土地的价值,我也很有必要把这块土地的价值给你说清楚。”

    “我们需要租赁这整座山,或许以后需要的地皮还会以山为中心,朝四面扩大,租赁日期我希望是无限期,当然在你们直辖的土地被国家接受之后,我们会就合同重新和国家谈,目前来说,对于我们这样的需求,你觉得每一年的租赁费用为多少合适?”

    这话一出。

    赵山林和三位舍友都纷纷附和着点头。

    建设种植基地可不是小事,这事关许多人的利益,必须把每一点每一条都说清楚,写在合同上才行。

    “费用?”

    张树根一塄,立刻摇头摆手道:“不,不用,不需要什么费用,你们能在我们这里建设就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我们哪里还敢要什么费用啊!”

    “这费用还是得要的,毕竟我们占了你们的山,虽然你们以后不用上山采药了,但是山上的许多东西,你们都没办法再去摘取,比如野果、山上野生的腾类食物还有地瓜等等的。”

    说到这里,方丘又笑了笑,继续补充道:“我在这里建设种植基地的目的,除了种植石斛以外,就是帮助你们村子发展,只有收取了我们租赁土地的费用,你们的村子才能更好的发展,不是吗?”

    村长一听。

    好像还真是这样。

    “你们村子建设也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吧?”

    方丘说道。

    “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这个费用应该收多少啊?”

    张树根挑眉。

    “这样。”

    方丘想了想,把手机掏出来,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说道:“目前,全国山地租赁价格为20元一亩左右,一亩地为666平方米,加之云南这边还没有开发,所以价格会比较低,不过我既然带着诚意来的,这些都无所谓。”

    “这一整座山的土地面积我估算一下也差不多十万多亩,咱们也别这么精细了,但所以干脆就直接以山为单位来租赁好了。”

    “我刚才算了一下,你们村子一共有50家,一共一百余人,对吧?”

    方丘问道。

    “对,51家,一共103人。”

    张树根跟说道。

    “那你这样行不?”

    方丘想了想,说道:“这座山的租赁价,我给你每年300万元,这些钱你可以用做村子的整体建设,也可以平均下放给每一户,以后我要是扩大面积的话,再以市场价来增加相应的租赁费用,可以吗?”

    这个价格其实已经高于全国平均价格了。

    他其实可以给更多,因为石斛的利润会非常大。

    但担心给太多钱会直接冲击整个村子。

    每年每一家约给他们五万,这个钱不多不少,等他们适应了有钱的新生活,可以再慢慢增加。

    “这么多?”

    张树根惊到了。

    他完全没想到,方丘这一开口,竟然就给出了300万元的高价!

    天啊!

    这得是多少钱啊!

    要知道之前他们每一家一年才赚两三千块钱!

    “不多了。”

    方丘笑笑,说道:“以后我们还会陆续的调整一些福利,比如帮忙建造学校、医院、超市,比如帮忙培训村里的人为员工等等。”

    这话一出。

    村长和杨老头,更是乐开了花,哪有不答应之理,当即就答应了。

    一切谈好。

    方丘直接给何雪打电话。

    “喂?”

    电话接通。

    “我租赁了一座山,合同已经谈好了,合同细节我已经让朱本正给你发过去了,你看一下合同,准备拨钱,派人过来。”

    方丘说道。

    “你租一座山干什么?”

    何雪既疑惑又郁闷的说道:“你一出门就有事情,我就特别好奇,你哪来的这么多事?”

    “因为我在这座山上,找到了一味药效堪比雪莲的药。”

    方丘张口说道:“把这座山拿下,我们公司就又能开发更多的药品了。”

    “真的?”

    何雪一听,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张口说道:“我马上去安排,绝对在第一时间把这事弄好!你那边赶紧租下来!”

    说完,就挂断电话。

    方丘无语了。

    果然提钱才能刺激她。

    那边何雪已经开始拨钱派人过来,这边村长也专门给方丘几人收拾出来一间屋子,让几人休息。

    赵山林带着朱本正三人,成天泡在山上,忙着研究如何种植。

    方丘也上山考察了一下整座山体,以及周围的地形,发现以这座山为中心,周围五公里的地区都很奇特,只要稍作改变,就能直接做成一个效果不错的地势。

    而麻风村里。

    杨老头也正式开始给村子里的孩子们上课。

    几天前还死气沉沉的村子里,终于是随着方丘等人的到来,恢复了不少的生气,甚至于就连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常往这边跑了。

    一天后。

    何雪派遣来的考察队,正式入山,进行建设前的检查和准备工作。

    这几天时间。

    方丘跑到四周的村子里去游历了几天。

    他每到一个山村,都能清楚的看到这里的贫瘠。

    看到房屋都是破损的砖房,甚至还看到了特别破烂的土房,他看到了许多户人家的房间宽大,但是房间里除了一张窗,一堆篝火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看到了这里的孩子,都穿着破破烂烂,七缝八补的衣服裤子,这些衣裤还大得不像样。

    他看到了村子的小型诊所里,只有一两种治疗感冒发烧的药物,其他的药统统没有。

    他看到,这些乡村其实并没有田园牧歌,没有诗和远方。

    因为那是有钱人的生活。

    而这些贫苦的人,唯一有的,唯一可以用来换钱的,只有体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