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老师不起一点作用
    晚课。

    在陈寅生的安排下,杨老在齐开文的陪同下到教室里听课去了。

    孩子们也都回房间睡觉去了。

    办公室里。

    就剩下陈寅生和方丘俩人。

    “你这次,可是缓解了咱们学校很久以来的尴尬啊。”

    陈寅生对方丘说道。

    “什么尴尬?”

    方丘问道。

    “其他学校都有大医坐镇,但是就咱们学校没有,虽然你的存在让其他学校很是羡慕,但是实际上那些学校还是觉得咱们学校的师资不足,毕竟没有大医啊,大医才是一所学校最强大的力量,跟大医比起来,学校里的师资力量根本不算什么。”

    陈寅生感慨道:“你也应该清楚,中医靠的并不是死记硬背,更不是学学书上的知识就能当中医的,中医最重要的是实践是经验,一个大医的实践经验,足以改变一所学校,而且声望也是招生的一大招牌。”

    “这倒是。”

    方丘点点头。

    他也是从实践中走出来的,要是没有去医院实习的那段日子,要是没有去贫民区帮人治疗的机会的话,他的中医实力也不会提升得这么快。

    相对与学校的教师而言,大医才真正的知道实践的重要性,可传授的经验也比教师,比课本上的记载还要多得多。

    “本来,你老师也是个大医,而且还是大医里面比较有名的那种,可是你这个老师虽然在我们学校里,却根本不起一丁点作用,不教课就算了,还隐藏身份,他要是早显露个身份,咱们学校也不值于被其他学校嘲笑,就为这事儿啊,我都郁闷了不知道多久了。”

    陈寅生说着说着就苦笑了起来。

    “徐老师,那不是特殊情况嘛。”

    方丘附和着笑了一声。

    “其实,跟你说这些,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带来的这位大医,我们应该怎么招进学校来?”

    陈寅生问了一句,然后又补充道:“还有,他到底是什么背景?”

    “趁杨老不在,我给你说说他的故事吧。”

    方丘想了想,张口说了起来。

    陈寅生安静的听着。

    很快。

    方丘讲完。

    “没想到啊,南疆那十万大山的苗寨子里,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苗医。”

    陈寅生唏嘘不已。

    “是啊。”

    方丘点点头,说达到:“太可惜了,如果他没有把半辈子的时间都留在麻风村,而是外出游历,继续钻研医术的话,现在中医界多出来的可能就不是一位大医,而是一位圣医了!”

    “不错。”

    陈寅生附和着点头,他也觉得确实是这样。

    毕竟,三十几岁就能成为大医的,在当今这个屈指可数,杨老能做到就代表他在中医上有着足够强大的天赋,以他的天赋如果继续研究的话,最终的实力绝对不会比徐妙林差。

    “杨老的一生很传奇,但也很可惜。”

    方丘轻叹一声,说道:“时至今日他已经有四十年没有出山了,现在的他对外面的一切都很陌生,所以只能是慢慢来,千万不要操之过急,否则他还没接受对他来说这个崭新的世界,就打心底里生出厌恶情绪的话,就麻烦了。”

    “这我也知道。”

    陈寅生了然的点点头,说道:“可是,时间不多了,十天时间还要抛除掉杨老上课的时间,我们剩余的时间恐怕不够啊,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半点头绪,到底该怎么样去劝说他。”

    “这才第一天,不用着急。”

    方丘摇摇头,说道:“杨老这种人,你用正常的方法去劝说是没有任何机会的,所以我们唯一能使用得到办法,就是利用学生们的热情来感化他,让他觉得自己留在学校还有用武之地,让他觉得留在学校比回麻风村好,这样他才会愿意留下来,才愿意给学生们教课!”

    “恩。”

    陈寅生眼前一亮,微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

    笑声未落,陈寅生迟疑了一下,看着方丘问道:“你还记得张新明吗?前中医学院副院长。”

    “他?”

    方丘一怔。

    他当然记得。

    当年就是他给自己下的毒,目的就是想把齐开文给拉下马,自己爬上院长的位置,可惜被方丘给查出来了,他自己也认醉,蹲大牢去了。

    陈寅生,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人了?

    方丘疑惑。

    “对。”

    陈寅生点点头,说道:“他后天就要出狱了。”

    方丘恍惚。

    仔细想一下,当时张新明的罪名是故意伤害罪,当时就判了一年零七个月,现在算算确实快出狱了。

    “你打算怎么办?”

    陈寅生问道。

    “他也算是对我有恩吧。”

    方丘想了想,说道:“等他出狱后,我想跟他聊聊。”

    当初张新明坐牢的时候,还把最后一本毒经给了自己,至于下毒的事,他已经认罪伏法,就算彻底过去了。

    “恩。”

    陈寅生点点头,没有再多话。

    稍许。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杨老回来了。

    杨老一进门。

    方丘跟陈寅生就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杨老,这课您听得怎么样?感觉如何?”

    陈寅生赶紧上前询问。

    “这个,这个……”

    杨老走到沙发前坐下,憋了半天才说道:“这些老师,教教没基础得到普及一下知识还行。”

    这话一出,陈寅生立刻就尴尬了。

    不过。

    听杨老这么一说,陈寅生心中立刻就涌起了一团热火。

    既然杨老敢这么说,那就证明杨老真的很厉害。

    “杨老啊。”

    陈寅生赶紧坐下,一边给杨老倒茶,一边诉苦道:“我们虽然是大学,但师资力量有限啊,您是不知道啊,这些年来中医被打压得不行不行的,老师都这个程度,学生们的水平就更有限了,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把您给盼来,后面几天时间,您一定要帮学生们给提升一下。”

    “我尽力吧。”

    杨老点头说道。

    ……

    第二天,上午八点。

    学术报告厅里挤满了人,连走道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

    陈寅生和校领导,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坐在了第一排。

    时间到。

    所有报名来听大医讲课的学生们,都纷纷的安静下来,等待大医出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大厅里来回打转,寻找着大医的身影。

    可就在这时。

    一道人影,走上台。

    大家定睛一看。

    “方丘!”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一时间整个学术报告厅里,所有人都纷纷欢呼了起来。

    大家并不知道方丘回校了。

    所以,在看到方丘的时候,才会表现得这么的惊喜。

    下面。

    一直坐在旁边观察的杨老,也被这些学生们的欢呼声给吓了一大跳。

    看到眼前这一幕,才算知道,方丘在学校的知名度,竟然这么大大。

    “大家好,我是方丘。”

    上了台。

    方丘先是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先安静下来,然后才张口说道:“我很荣幸能做为这一次的介绍嘉宾,为大家介绍一位伟大的大医!”

    闻言,大家立刻安静下来,等待着

    “他姓杨。”

    方丘介绍道:“他是整个中医界中,最年轻的一位大医,当初为了攻麻风病,他亲自以身染病,足足等了三年才病发,这是值得我们所有人瞻仰的中医精神,请大家为杨老鼓掌!”

    说得到这里。

    方丘伸手指向台下的杨老。

    学术报告大厅里,所有的学生都在这一刻,齐齐转头看向杨老。

    方丘在介绍中,并没有去介绍杨老的爱情,也没有介绍麻风病的特效药的出现,致使杨老的付出付之东流。

    毕竟,杨老也是要面子的。

    这些说出去的话,一来是太不好听了,二来是学生们听到的话,会落下口舌,导致学生们会小看杨老。

    介绍一个完美的杨老出来,会让学生们更加的有动力!

    “杨老,已经四十年未出山了。”

    方丘继续介绍道:“全国五十位大医,大家应该都知道,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杨老是第51位,要是按照成为大医的日子来排的话,我相信杨老的排名一定很靠前。”

    闻言。

    全场所有学生们都惊讶了。

    第51位大医?

    一时间,大家看向杨老的眼神都变了,兴致也全都提起来了。

    “所以,你们很幸运,同时我也希望你们能珍惜这场来之不易的幸运。”

    说到这里,方丘一边侧身一边拍手鼓掌道:“下面,有请杨老开讲!”

    热烈的掌声响起。

    杨老也在所有人的欢迎下上台,正式开讲。

    “同学们好。”

    杨老对着大家挥挥手,等大家肃静下来之后,才张口说道:“书本里有一句话,叫术业有专攻。”

    “中医也是一种技术,一个行业,我在中医面前,永远都是小学生。”

    说到这里。

    杨老稍微顿了顿,然后开始讲述自己学医的经历,以及如何从古籍中汲取营养,甚至还讲到了苗医和整个中医的区别,已经机跟中医的相同相通之处。

    杨老讲的不急不徐,节奏很好,大家也都听得如痴如醉,甚至就连陈寅生等学校领导,都深陷其中。

    一上午讲完。

    陈寅生和学校领导们,邀请杨老一起去吃饭。

    下午。

    继续开讲。

    谁知道,下午的火爆程度完全超过了上午,来听课的人比上午多了很多。

    杨老继续保持着他的节奏。

    一天下来。

    所有人都觉得意犹未尽。

    等杨老说完,陈寅生才走到台上,看着所有学生问道:“大家今天的收获大不大?”

    “大!”

    全场学生,齐声应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