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被媳妇逼的……
    当天晚上。

    方丘回到学校,听到了很多学生都在议论杨老,都表示听杨老讲课,得到了非常大的益处,也特别希望杨老能一直给他们讲课。

    这种情况,让方丘很的欣慰。

    他想尽办法把杨老请来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中医的发展,为了培养中医!

    如今,能看到学生们真正的发自内心的觉得从杨老处得到了益处,又发自内心的特别想要去听杨老的课,特别的想要去学习。

    这,就是方丘希望看到的学习氛围。

    只有学生们有了足够的动力,学校中的所有学生们才会形成一个良性竞争的关系,在这种良性竞争的情况下,即便是不喜欢学习的学生,也会逐渐的向大家靠拢,慢慢的习惯去学习,然后爱上学习。

    这样下去,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们,才能在毕业之后,撑起中医行业的一片天!

    同时。

    方丘也知道。

    在学生们表现得这么热情的情况下,学校必然会更加紧迫的想要把杨老留下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杨老对学生们的反应应该是很满意的,或许十天过去,一切就会顺理成章也不一定。

    ……

    晚上。

    独自一人在宿舍里,方丘又把自己床铺下面那一根绑过铜钱、绑过水杯的线给拿了出来,直接捆了一本书吊在眼前,准备稍微的活动一下自己的精神力。

    可一切刚准备好。

    “嘀嘀嘀……”

    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凝目一看。

    打来电话的,赫然是早上才刚刚出狱的张新明。

    “是他?”

    看到来电显示,方丘微微一笑,然后接通。

    “喂?”

    电话接通。

    “方丘,我是张新明。”

    电话那头,传来张新明的话声。

    “听出来了。”

    方丘笑笑,问道:“您是准备,给我答复了吗?”

    “我。”

    张新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决定接受你的邀请。”

    “真的?”

    方丘很是惊喜,却也很好奇。

    早上。

    他跟张新明在茶室里聊天的时候,张新明虽然说会考虑,但是同时也说了很大可能不会去,从他的言语来看,他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可这才过去十二个小时而已,张新明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真的很让人好奇,是什么让张新明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出了截然相反的选择?

    “真的,我接受你的邀请。”

    张新明点头肯定。

    “我冒昧的问一句,您怎么会这么快就给出了一个您根本不想选择的答案?虽然我很希望您能到基金会帮我,但是对于您突然给出的接受邀请的这个答案,我还是很好奇的。”

    方丘笑问。

    “唉,不就那点事儿吗?”

    张新明苦笑一声,说道:“我这都一年半没回家了,本以为回家以后能好好休息些日子,能受到家人的关怀。”

    “当然,我回到家的前几个小时,跟我想的也没什么差别,家庭的氛围挺好的,家人给的温暖也不少,可是吃晚饭的时候,我顺口一提了一下你邀请我的事,结果我那媳妇立

    刻就翻天了……”

    “她死活要我答应你,说是我才刚出狱,以后干什么工作都会被人看不起,开医馆又太浪费我的天赋和实力,甚至还逼着我,说不答应就要跟我离婚。”

    说到这里。

    张新明不禁苦笑一声,说道:“我这也是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不过你放心,既然我接受了你的邀请,那么我就一定会尽心尽力,把我力所能及的事都做好最好。”

    “我相信您。”

    方丘笑笑,说道:“我立刻就打电话给您安排,稍候会有工作人员联系您。”

    “好。”

    张新明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宿舍里。

    方丘翻出何雪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喂,我的方大老板,这次你又有什么事啊?”

    电话那头,传来何雪郁闷的问话声。

    “好事。”

    方丘笑了笑,说道:“我帮你在基金会里找了一个高管,他叫张新明,一年半前曾是我们学校中医院校的副院长,医术实力很强。”

    “张新明?”

    何雪疑问。

    “对。”

    方丘点点头,说道:“这个人虽然背景有点不干净,但是为人还是很不错的,他的资料你应该很轻易的就能查到,对于他身上污点尽量别提。”

    “不用查,我知道。”

    何雪应声回道:“之前调查你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个人了,他这就从监狱里出来了?”

    “今天刚出狱。”

    方丘点头,说道:“待会我就把他的电话号码给你发过去,你主动联系一下他,尽快把这事给敲定下来。”

    “没问题。”

    何雪答应一声,说道:“虽然这人之前的作风确实有点问题,但是我不但不在意,还因为他能来而高兴,你这一次倒是给我送了一阵及时雨啊,基金会里正好没有和医药公司对接的人才,就算招一些商业人才过来,他们短时间内也摸不清楚里面的道道,张新明这个人既有水平,还当过副院长这个行政职位,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正好合适。”

    “你真不担心?”

    方丘笑问。

    “有什么好担心得到,他自己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

    何雪应声回道:“他自己的情况他自己清楚,他既然敢来基金会,那就代表他自己已经做好了被人盯住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但不会觉得他有问题,反而还挺佩服他的勇气的,这种气魄在一般人的身上可见不到。”

    “聪明。”

    方丘笑了笑,说道:“跟他对接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

    第一时间把张新明的电话号码发到了何雪的手机上。

    ……

    同一时间。

    华夏,某城市,一个极为宽敞,看上去有特别严肃的办公室里。

    一个人中年人坐在一张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捏着沙发扶手,面色怒红的震喝道:“谁能给我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计划怎么就被破了?”

    仔细看去。

    此人脸形椭圆,肤色有些暗沉,脸上有很多痣,留着一头板寸和两撇小胡子,一眼看去让人映像深刻。

    “八护法息怒。”

    办公室里,一群人整齐的排在此人身前,其中领头之人在感受到对方的震怒之后,立刻就跪倒了下来

    ,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好像是无名出手了,无名发现并且他还发现了仁意公司的百补丸对我们的病毒有效,所以……”

    “无名!!!”

    被称为八护法的中年男人,顿时就无比愤怒的狠狠拍了一下沙发的扶手,然后噌的站起身来,怒吼道:“无名,无名,又是无名!”

    “八护法,无名这一次又抓捕了我们的三名成员,后来还让方丘去了麻风村,才最终制止了我们的计划。”

    手下回道。

    “方丘!!”

    八护法双目一眯,神色阴森的问道:“无名跟这个方丘,到底是什么关系,无名后脚刚走,这个方丘上怎么就会去,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禀八护法,之前武林中也有过一段时间的猜测,武林各大势力都有过调查,但最后一直都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方丘跟无名之前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唯一的联系就是方丘送了无名一只大老虎。”

    说到这里,跪地之人稍微顿了顿,继续补充道:“或许两人当时是有联系的,但是两人在同一时间一起出现过,所以可以肯定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哼!”

    八护法冷哼一声,悻悻怒道:“计划被打破,接下来那些盯着我们的人肯定会盯得更紧,现在就这样,让我们华夏分部这边的所有成员都暂时蛰伏,不要影响中东那边!”

    “是。”

    一群人点头应是。

    ……

    江京中医药大学。

    在学生们的强烈要求下,杨老在学校里连续讲了整整十天的课,每一天讲课都异常的火爆,所有学生们都特别准时的参加,甚至有很多人都会提前去抢坐,因为只有抢到座位才能好好做笔记,抢不到座位的就只能站着做笔记了。

    做为讲师的杨老,看到学生们这么好学,心里也很欣慰。

    最后一天。

    讲完课。

    杨老在休息室里休息。

    陈寅生和方丘一同陪着,在这最后的时间里,陈寅生也没有辜负方丘的期望,终于是利用学生们好学的态度和热情,打动了杨老。

    原本准备隔天就回麻风村的杨老,最终在陈寅生的劝说下,同意在学校里当一个客座教授。

    虽然没有说一定会留在学校,但是既然答应做教授了,那杨老也就算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人了。

    这让陈寅生很开心。

    方丘也很开心。

    他们都知道,想要把杨老完全栓在学校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对了。”

    答应陈寅生之后,杨老转头看向方丘,并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块已经泛黄的,看上去陈旧了许多了牌子,递给方丘说道:“我都快忘了我有这样一块牌子了,要不是来这之前收拾东西的话,还真就给忘了,本来我寻思着把这块牌子给林御的,但是我也知道,我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幸运的是我见到了更优秀的你,这些天我也听说了你为中医做的那些事,很让我们老一辈的中医人汗颜啊。”

    “这块牌子就交给你了,因为你有那个实力,也有足够的资格!”

    闻言。

    方丘从杨老手中接过这块牌子,感谢杨老的同时,也觉得这块牌子沉甸甸的,因为它代表着杨老对他的期望,对未来中医的期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