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突发疟疾!
    “这些就是最特殊的草药?”

    方丘指着前面那些长相非常奇特的草药,问道。

    这种草药看起来很奇怪,一眼扫去就是普通的青草,但是草叶却像是折扇一样合着,中间露着一丝缝,缝中有红、蓝两色,看上去还挺好看的。

    “对。”

    老者拍拍方丘的肩膀,示意方丘把他从背上放下来,等下地之后,才张口说道:“背篓里,红色的就是长红草,黄色的是浅黄草,绿色的是荷心草。”

    “你现在看到的这些,就是那个药方里,最特殊的晨如花,因为这些草在每天清晨有露水的时候在太阳的照耀下,会给人一种五颜六色的感觉,看起来就好像是颜色鲜艳的花朵一样,所以我们叫它晨如花。”

    闻言。

    方丘了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立刻拿出手机,打开地图,然后对比这一块区域的经纬度。

    一比之下,发现晨如花正好和苁蓉类似。

    “不知道,这些晨如花的药效如何。”

    方丘暗暗呢喃。

    如果晨如花的药效也跟苁蓉一样的话,那就完全对上了。

    “不只是你眼前这些,前面所有能看到的,全都的晨如花。”

    老者挥手向着前方指了指。

    “这面积很大啊。”

    方丘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问道:“这么大面积的草药,你为什么敢肯定你不带我来我就找不到?”

    “因为,晨如花太普通了。”

    老者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杂草一样,完全没有一点药材的样子,普通到特别的容易被人忽视。”

    方丘笑了。

    他可是有杨大医赠予的书的,在草药方面,方丘的造诣可是很深的,就算是以前没见过晨如花,但是只要是诚心来寻找,来到这里之后,就一定能推理得出来。

    不过。

    顺手帮老族长一个忙,不但救了几条人命,还能更快更简单的找到这些草药,方丘又何乐而不为呢?

    看到这一大片的晨如花。

    方丘心里,也很是欣喜。

    对他来说,这里的晨如花越多就越好。

    草药越多,治疗疟疾的成本就越低!

    见到老者已经开始采摘了,方丘也不迟疑,立刻帮忙动手开始采摘,很快就采到了足够的量。

    随后。

    方丘开车带老者返回部族。

    结果,刚回到部族,就听到部族里传来了各种惊急之声和痛苦之声。

    “这是怎么了?”

    下车,方丘望着部族内,一脸疑惑的询问。

    没办法,他根本听不懂这些人的话,但是他能听出这些话声里满满的惊慌。

    “不好。”

    听到部族里传来的急切之声,老族长刚一下车,就立刻背起背篓,快速的往族里面赶,方丘紧随其后。

    来到一间石屋里。

    方丘看到,房间最里面的地面上堆了一层石头,石头上放着厚厚的一堆草,成床的模样,此时有一个人躺在草床上,辗转的得一身大汗,双目爆满血丝,看上去特别的痛苦。

    “疟疾!”

    方丘脸色一变。

    没想得到,在这个部落里竟然也有人感染了疟疾。

    难怪刚才采药的时候,老者会说能治好疟疾就好了,部落就有救了。

    去过外面的老族长当然知道,疟疾的传染率非常高,但是他们是一个部族的族人,他们是绝对不会遗弃自己的族人的,所以即便是族人感染了疟疾,他也不会离开,但是他的心里却一直很担心,生怕部族会因为感染了疟疾而毁在他的手上。

    “疟,是疟疾啊。”

    老组长见到族人病发的样子,顿时就紧张得手脚不知道该往哪放的说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说着说着,突然就看到了方丘。

    “对,你是医生,你能治好疟疾。”

    老族长立刻乞求般的望着方丘,说道:“你快帮帮我的族人,我求你救救他,也救救我们部族吧。”

    说着,老族长作势就要给方丘跪下来。

    “别。”

    方丘赶紧伸手拦住,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医生,救人是我的指责,你不用求我,见到病人我是一定会救的。”

    说到这里。

    方丘立刻走上前去,查看病人的身体情况。

    不过,因为来得急的缘故,方丘没带乌梅丸过来,所以没办法直接给病人用药。

    “没有药,那……”

    方丘皱起眉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突然眼钱一亮。

    “针灸!”

    在没有药的情况下,方丘现在能想到的唯一一个治疗方法就是针灸了。

    虽然没有带银针过来。

    但是他早就学会了内气为针,甚至可以隔着身体帮人做手术,以内气为针这种方法,那还不是简简单单?

    并且。

    之前,方丘在江京中医院里就接到了一个疟疾病人,当时就是用针灸给治好的,所以治疗起来也算是熟门熟路。

    轻轻将手伸上去按压在病人身上,将痛苦展转的病人安抚下来之后,方丘才立刻催动内气,灌入病人体内。

    以内气化针。

    取督脉、少阳经穴为主,以通调督脉,和解少阳!

    治疗处方为:大椎、陶道、后溪、间使、液门、足临泣。

    随证配穴:热重加曲池,毫针泻法。疟母加章门,灸痞根。高热神昏者,点此十二井穴出血。

    在方丘的安抚下,病人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然后。

    控制内气开始扎针。

    其实,所谓的内气化针,并不是真的把内气化为针去扎刺穴道,而是直接用内气去刺激需要针灸得到穴道,从而起到跟针灸一样的作用。

    随着方丘的治疗。

    病人脸上的痛苦之色,终于是开始缓解了,之前他还觉得特别的辗转反侧,特别的痛苦难受,可如今在方丘的治疗下,却能感觉到体内好像出现了一些特殊的情况,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股气在他的体内游走一般,随着这股气的游走,病人体内的情况,很快的就得到了非常明确的改善。

    没一会儿,治疗结束。

    “好了。”

    方丘收回双手,轻吐了口气说道:“他的病已经好了。”

    闻言。

    老族长一脸惊疑的赶紧走上去,拍了拍躺在草床上的病人。

    “恩?”

    病人缓缓睁开眼,伸手摸了摸胸口,又摸了摸全身,然后立刻张嘴劈里啪啦的说了一堆方丘完全听不懂的话,说着说着竟然无比激动和惊喜的,直接站了起来,手舞足蹈。

    方丘听不懂,可老族长和其他人听得懂啊。

    随着病人的话声传开。

    包括老族长在内,整个部族里的所有人,都疯狂的激动欢呼了起来。

    “好了,真的好了。”

    老族长激动的转过头来,对方丘说道:“他很我说,他身体上的症状全部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生过病一样,他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力量。”

    闻言。

    方丘惊叹。

    原始部族的人,体质比城里的人好的不是一点点啊,这才刚治好就能站起来又蹦又跳了。

    这时。

    “呼呼呼……”

    其他人突然就开始呼喊了起来,好像在弄什么仪式一般。

    呼喊了几句之后,一群人突然一拥而上,把方丘给举了起来,大声欢呼。

    方丘笑着配合。

    欢呼得差不多了,老族长才赶紧让人把方丘给放下来,然后拉着方丘走出了房间。

    “你是治疗方法实在是太神奇了,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就能把疟疾治好,我真的非常的敬佩你。”

    老族长先是称赞了方丘一句,然后又补充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请求你把治疗疟疾的方法传给我们,让我们的部族可以永远的传承下去,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

    方丘摇头。

    “为什么?”

    老族长立刻就急了,认为方丘摇头是不愿把治疗方法传给他,立刻就抓住方丘的胳膊,一脸急切的说道:“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说,只要是我们部族能做到的,我都能答应你,只求你能把这个方法传给我们!”

    “不是我不愿意。”

    方丘摇摇头,解释道:“是因为你们学不了。”

    “学不了?”

    老族长疑惑。

    方丘也不多说,直接伸手抓起老族长的手,然后往其体内渡了一股内气进去,老族长立刻就感受到了。

    “这个,这个……?”

    老族长一脸震惊的看着方丘,问道:“这个需要修炼?”

    “对。”

    虽然不知道老族长如何知道修炼这个词的,但方丘还很肯定的点点头,说道:“这是我们华夏的一种修炼方法,你们学不了。”

    老族长很失望。

    本以为能学到这种可以治愈疟疾的方法,可以让部族一直传承下去,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不过,我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解决疟疾的。”

    方丘张口说道:“虽然你们学不会我这种治疗方法,但是只要我研究出可以治疗疟疾的药,你们就可以不再受疟疾困扰了,不是吗?”

    “你是说,那些药?”

    老族长问道。

    “对。”

    方丘点头,说道:“治疗疟疾的希望,就在那一背篓药里。”

    “唉。”

    老族长长叹一声,说道:“我们常年使用这种药来治疗疟疾,但时而有效时而无效,就算有效也不能彻底的把疟疾治愈,所以……希望不大啊。”

    “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没有希望?”

    方丘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找到那一个装满了草药得到背篓,开始亲自动手炮制药物。

    老族长一脸好奇的守在一边看着,可是无论怎么看,他都看不明白方丘到底在干啥。医品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