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到底教给了什么?!
    (暂时先更一章,下一章下午六点前)

    “你回来了?”

    因为方丘提前打电话让工作人员去机场接他的缘故,何雪早就知道了方丘要回来的事,所以见到方丘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惊讶。

    “你这是,要走?”

    方丘问道。

    “恩。”

    何雪点点头,说道:“我去京都那边有点事。”

    “哦。”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这几天公司里的事就交给你了,不过我已经做了一些安排,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何雪说道。

    “行。”

    方丘点头回应道:“路上小心。”

    很快。

    何雪收拾完东西后,就离开了。

    方丘则是回到了自己办公室里,准备好好的放个假。

    毕竟现在的他实在是太火了,现在出门就是自找麻烦,既然出不去那还不如给自己放个假,好好的待在种植基地里沉淀沉淀,好好的精深一下自己的修为。

    当天下午。

    何雪就回到了京都。

    先去了三十亿基金一趟,把东西都放下之后,才开了个酒店准备好好的休息一晚。

    晚上。

    “我……还是出去走走吧。”

    本来准备待在酒店里哪里也不去的何雪,似乎是有什么事缠在心头,缠得她头疼,越看这酒店房间就越觉得小,觉得狭窄,感觉透不过气。

    轻叹一声。

    何雪走出酒店,在街上悠悠的逛了起来。

    在这空荡的大街上,她确实感觉轻松多了。

    此时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所以街道上根本就没什么人。

    何雪一边漫无目的的闲逛,一边思考。

    明天,她要去做一件事,这件事以及让他苦恼了很长时间,现在必须要有一个决定了。

    或许是因为思考得太过入迷的缘故,走着走着,何雪竟然走到了一条漆黑的巷子附近,在巷子的那一头,赫然就是一跳娱乐街,有许多酒吧、ktv什么的。

    走到近前。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

    瞬间把何雪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抬头一看。

    只见,身边赫然出现了三个一身酒气的,看上去满满匪气的年轻人,三个人都脸色潮红,浑身上下都一股酒气,看上去显然是喝醉了。

    “嘿嘿,有个小妞?”

    “兄弟,你看这里有个小妞,是不是跟着咱们哥几个,从酒吧里走出来的?”

    “这是看上哥们了吧?”

    三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淫邪的笑着,直接就朝着何雪走了上去。

    “别碰我。”

    何雪连忙退步,脸色难看的说道。

    “诶,还想跑?”

    三个男的一看,顿时就来劲了,伸手指着何雪说了好几句,甚至还说出了一些猥亵之言,然后竟然就朝着何雪冲了上来,直接要动手!

    这一幕,顿时就把何雪给吓到了。

    眼看三个男人冲到身前把自己围起来,自己又根本跑不掉,何雪脑袋一空,慌张中赫然想到了方丘在雪山脚下教他的那些东西,也不迟疑,把眼睛一闭,就直接动手。

    “啪啪啪……”

    一阵拍打声传开。

    “啊……”

    漆黑的胡同巷子里,一阵惊叫声响起。

    胡同外,有人听到叫声,连忙打电话报警。

    因为这一片区,经常有事故发生的原因,附近巡逻的警察很多,有人报警之后,很快警笛声就快速的传了过来,一辆警车直接开得到胡同口,两名警察打着手电筒,冲进胡同里。

    没一会儿,又来了一辆警车。

    几名警察,扛着三人,带着一人上车去了警局。

    “你是怎么把他们打成这样的?”

    到了警察局,被审问的何雪,一脸无辜的坐在审问桌前,看着警察调出来的监控录象,羞得一脸通红的蒙着眼睛低着头,说道:“我,我学过武功,但是以前都没用过,今天我是被逼的。”

    “武功?”

    警察一听,顿时瞪大了眼,说道:“看不出来,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个高手嘛。”

    “不敢当,不敢当。”

    何雪低着头,对着警察抱了抱拳。

    心中却是彻底被惊到了。

    那可是三个大汉啊!

    虽然都喝醉了,但是明显还没喝到烂醉的程度,这种情况下的醉汉,武力值可比没醉的状态下要强很多啊。

    自己竟然把三个醉汉打得倒在地上缩成一团,连眼都不敢睁?

    越想。

    何雪就越是无语。

    自己这表现,是不是有些太那个啥了?

    “行了。”

    警察也对着何雪抱了抱拳,说道:“这件事错不在你,对他们三个我们也会进行批评教育,不过你毕竟打了人,必须登记一些信息才能走。”

    “好。”

    何雪乖乖的登记了信息,然后被警察送到了酒店门口。

    回到酒店,依旧羞得一脸涨红。

    自己可是淑女啊,怎么干出这么暴力的事来了?

    而且还是在漆黑的巷子里?

    这要是没有监控的话,那还不得被人误会啊?

    “这个方丘,到底教了我什么?”

    想到方丘在雪山下教自己的东西,何雪就不禁狠狠的甩了甩手,有些嫌弃的同时,心里却也很震惊。

    没错。

    她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但那只是体现在她专业的商业上而已,在商业之外,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如水一般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女人。

    ……

    第二天。

    起床之后,何雪就直接赶到了京城最为奢华的商业中心,在里面逛了好几个小时,最终选中了一枚特别好看,也特别贵重的玉戒。

    最后,来到一处保卫特别严密,四下都很少有人的四合院门前。

    “嘶……”

    何雪深吸一口气,然后迈开脚步,走进了四合院。

    刚进门。

    何雪就看到院子里,一个衣着朴素的老者,正在院子里走动,寻找着什么。

    “爷爷。”

    见到老者,何雪张口喊了一声。

    老者转过头来,看了何雪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你啊,终于肯回来了?”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怎么能不回来?”

    何雪上前去,扶住老者的胳膊,说道:“爷爷,孙女祝你生日快乐,长命百岁,身体健康,永享清福。”

    “好好好。”

    老者笑着拍了拍何雪的手,然后走到花台边,顺手拿起了花台上的花剪,开始修剪起花台上拜访的盆栽。

    何雪就这样陪伴在老人身边,一起箭盆栽。

    随后。

    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很多人。

    每一个人的穿着都特别的华贵,全身上下没几十万也是几百万的货。

    他们每一个人手里,都大包小提的提着很多礼物。

    来到院子里,看到何雪的时候,这些人都很惊讶,似乎都没想到何雪会回来似的,不过倒也谁都没问。

    就这样。

    到了晚上。

    晚饭时间,在四合院中间摆了满满一大桌美味的采药。

    老者坐在主席位上,把何雪拉在身边,很乐和的对大家说道:“我今天很开心,不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而是因为我的乖孙女终于回来了。”

    说到这里。

    老者转头看着何雪,说道:“你走的这些年,爷爷一直都在关注你,这些年来你确实做的很不错,尤其是这一年,更是在商界做得风声水起,生意都做到国际市场上去了,这就证明了爷爷的眼光没错,你确实很有能力!”

    何雪微笑,没有说话。

    这时。

    “小雪啊?”

    坐在一旁的一个戴着眼睛留着胡子的中年人,一脸笑意的看着何雪说道:“二叔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看你现在是仁意集团的高管,相必在集团内部也是很有话语权的,所以二叔就想问问你,咱们能不能入股仁意集团,毕竟都是一家人嘛?”

    这话一出。

    桌子上围得满满的雍容华贵的那些人们,顿时都齐齐的眼前一亮。

    他们都很清楚。

    仁意集团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而且现在正在腾飞,要是能入股的话,将来能得到的好处,绝对是别人想像不到的!

    “二叔,我只是在公司里挂了个名头而已,其实我就是个给老板打工的,话语权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毕竟仁意集团跟其他公司不一样。”

    何雪说道。

    “这都好商量嘛。”

    二叔不相信的摇了摇头,笑道:“反客为主也是商场的常态,只要你愿意,不就行了吗?”

    反客为主?

    听到这话,何雪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虽然做为集团董事长的方丘并不管事,但是她很清楚,集团能有今天全都是因为方丘,方丘的威望实在太高了,能量也太大了,这根本就不是股份能控制的。

    方丘要是想的话,轻易可以把这个公司仍给其他人,自己再开一个公司,根本一点都不会亏,反而会赚更大!

    “行了行了。”

    老者会了挥手,阻止了大家的谈话,说道:“今天是家事,其他的事都不要谈,我不想听。”

    闻言,大家立刻闭嘴。

    看样子,老者的威望还是很高的。

    “既然谈到了家世,那我也说一句。”

    看着何雪,老者说道:“你现在老大不小的,也该结婚了,这一次既然回来那就先别走了,把魂结了再说,什么事都没有结婚重要。”

    话声刚落。

    周围众人,立刻就七嘴八舌的开始出声劝了起来,似乎都很希望何雪结婚。

    而何雪也一直没有表态,只是脸色渐渐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好不容易才熬到生日会结束。

    “爷爷,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了。”

    何雪打个招呼准备离开。

    “等等。”

    老者叫孜雪,说道:“你还没给我答复,是不是结婚以后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