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军事禁区
    被方丘揽着腰。

    何雪只感觉眼前一闪,自己竟然就从房间顶上跃了出来,高高的看到了整个四合院的全景,甚至看到了关押她的房间外面,那两个守卫还在一脸谨慎的盯着四处。

    转过头来。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蛋,何雪不知为何,心突然跳了一下。

    直到这一刻。

    她才知道,方丘的武术竟然这么厉害。

    在这种情况下,都能一丝不响的把他从房间里救出来,这实在是太强了。

    落地。

    方丘拉着何雪快速的掠行出去,走了有百来米,一直走出湖畔花园,才放慢速度, 逐渐的停了下来。

    “喔……”

    刚落定脚步,何雪就不禁惊呼了一声,那模样就好像刚刚从狂风暴雨中逃脱出来一般。

    “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丘问道。

    “时间不早了,先回基地吧,路上我再慢慢跟你说。”

    说着,何雪转头四望了一眼,一边拉着方丘往有灯光的地方跑,一边说道:“订机票。”

    很快。

    俩人来到机场,取到方丘订好的机票,连夜坐上了赶回北疆的飞机。

    飞机上。

    “现在可以说了吧?”

    方丘看着何雪问道。

    “是我家里的事。”

    何雪从空姐手里接过一杯水,喝了一口之后,才把一切告诉方丘。

    听完。

    方丘摇头苦笑。

    对于这种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做为何雪的朋友,以及何雪的老板,方丘必须要对自己的朋友和自己手下的员工负责,所以他无条件的信任何雪,也愿意无条件的帮助何雪走出困境。

    “事情就是这样了。”

    说完。

    何雪长叹了一声,然后突然眼珠一转,一脸好奇的看着方丘问道:“其实,我特别好奇,我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虽然最后还是被抓了,但是我竟然可以打七八个保镖诶,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还不简单。”

    方丘笑着说道:“你看我这么厉害,我教给你的东西肯定也很厉害啊。”

    “呃……”

    何雪一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无语的撇了撇嘴,然后才张口问道:“那你又是怎么这么厉害的?”

    “我?”

    方丘神秘兮兮的笑着说道:“因为,我会练气啊。”

    闻言。

    何雪更无语了。

    练气?

    练气要是能练到这种程度的话,那天底下就遍大街都是高手了。

    特别是刚才,被方丘从房间里救出来的时候,那汇总悄无声息的感觉,就好像独立于世外,跟那些把守在房间四周的人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似的。

    那种感觉,是绝对不会错的。

    这小子,肯定有秘密!

    何雪不怀好意的盯着方丘,暗暗想到。

    “还是继续说你吧。”

    方丘看着何雪,问道:“现在虽然是跑出来了,但是你爷爷他们肯定是不会罢休的,接下来你准备怎么解决?”

    “躲。”

    何雪摇了摇头,一脸苦恼的想了想,然后张口说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躲,在种植基地里,应该没有人能找到我,要是下一次我再失踪的话,你就直接报警,跟他们撕破脸皮!”

    “需不需要我帮你解决?”

    方丘问道。

    “你?”

    何雪瞥了方丘一眼,说道:“小屁孩一个,这事还用不着你管。”

    “那就先看看情况吧。”

    方丘苦笑。

    没办法啊。

    自己就是比何雪小,被何雪说是小屁孩也没啥可反驳的。

    不过。

    对于何雪遭遇到的这件事,方丘可一点也不马虎。

    现在他可以不动手。

    可如果对方要是再次动手的话,他就不会坐视不管了。

    接近三小时后。

    俩人乘坐的飞机才在北疆机场落地。

    下了飞机,俩人就往种植基地赶。

    而与此同时。

    京都。

    湖畔花园,何家四合院。

    “不好了,不好了,人不见了。”

    一个大喊声突然传来。

    这喊声一响起。

    四合院的其他房间里的人,立刻就蹿了出来。

    “怎么回事?”

    何雪的爷爷披着一件军大衣,从正房中走出来,一脸阴沉的喝问。

    “不知道。”

    守在门口的保镖,一脸莫名的说道:“我按照二爷的要求每隔三个小时,打开房门确定一下小雪小姐的安全,可刚才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人没了。”

    “什么?”

    何雪的爷爷顿时一急,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关押何雪的房间里,四下转望一眼,发现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被破坏,门也是从外面上的锁,里面根本就解不开。

    在这种情况下,何雪是怎么逃跑的?

    很快。

    那名六品武英和几名三四品武英赶来。

    “难不成,我何家还出了个密室案件不成?”

    何老爷子暴怒。

    很快。

    何家的其他人也都纷纷的起床赶了过来。

    发现何雪竟然在这种精心准备的宛如监狱一样的屋子里凭空消失了,大家顿时就都慌了。

    “去调监控,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跑出去的。”

    何老爷子怒声下令。

    很快。

    监控调来,却发现监控里什么也没拍到,一晚上的监控画面都特别的平静,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

    何雪就好像化成了空气消失了一样。

    一群人,聚集在关押何雪的房子里,脸色都特别的阴沉。

    “这人,就这么没了?”

    想尽了各种办法,还是没调查出丝毫的信息,何老爷子顿时就急了。

    “何老爷。”

    那六品武英仔细的在房间里观察了一圈,张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能在这种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把人带走的,绝对是个高手。”

    “高手?”

    何老爷一听,顿时眉头一紧,立刻说道:“那人呢?我现在不想知道她是怎么逃跑的,我只想知道她人在哪里,立刻把人给我找回来!”

    “爸,您别激动。”

    穿着睡衣的二叔张口说道:“无论是有人来救她,还是她自己走的,对她来说都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回她现在的公司,毕竟那么大的摊子以小雪的脾性是肯定不能落下的,我立刻让人去打听,去调查,应该很快就能有消息。”

    ……

    第二天中午。

    “爸,找到了。”

    四合院里,身着华贵的何家二叔,一路连走带跑的冲进正房,对着老爷子说道:“我猜的没错,小雪确实是返回她们公司在北疆的种植基地了。”

    “啪。”

    做在木椅上的何老爷子猛的一巴掌拍在扶手上,张口说道:“还真给她跑回去了!”

    “爸,这件事交给我吧。”

    何家二叔何成岭张口说道:“我带着咱们家的高手们一起去,到时候直接强行把人给您带回来。”

    “恩,也只能这样了。”

    何老爷子点点头。

    “我们走。”

    何成岭大手一挥,对着那个六品武英,以及那几个三四品武英说道:“跟我去北疆。”

    “等等。”

    六品武英张口喊了一声,说道破:“二爷,此行我们怕是得回绿荫带些家族高手一起前行才行,从昨天那种掳人于无形的手法来看,对方肯定也是个高手,就凭我们几个过去,恐怕抢不到人。”

    “也好。”

    何成岭点点头,说道:“那我先去北疆,到时候再跟你们汇合。”

    “好。”

    六品武英点头。

    很快。

    何成岭就坐上了赶往北疆的飞机。

    那边,绿荫竹家的高手们,也立刻动身赶往北疆。

    到了北疆之后。

    何成岭先大打听了一下情况,确定了种植基地的位置之后,才跟慢一步赶来的绿荫竹家的高手们,一起来到当地派出所。

    “我要报警。”

    走进派出所,何成岭直接张口。

    “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名警察立刻上前来接待。

    “我怀疑仁意集团的苁蓉种植基地里有人非法拘禁,抓了我侄女何雪!”

    何成岭张口说道。

    “哪儿?”

    警察一听,立刻皱起眉头问道。

    “仁意集团,苁蓉种植基地!”

    何成岭重复道。

    “算了吧。”

    警察一听,赶紧摇摇头说道:“你别乱说话好不好,那一片区可不归我们管辖,那里是军事禁区,知道什么叫军事禁区吗?”

    闻言。

    何成岭顿时就懵逼了。

    军事禁区?

    那不是一个种植基地吗?

    怎么就军事禁区了?

    “行了行了,没什么事就走吧,别搞事了啊。”

    警察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无奈。

    何成岭只能带着绿荫竹家的一众高手们离开派出所。

    “军事禁区?”

    “哼,我还就不信了。”

    何成岭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没人管,那我们就硬闯!”

    说罢。

    带着一众高手们,直接朝着苁蓉种植基地赶去,准备硬闯,找到何雪然后强行把人带走。

    可结果。

    一群人开着车还在半路上的时候,就被巡逻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前面是军事禁区,严禁进入,请您返回。”

    把车子拦下来,士兵先是检查了一下驾驶执照,然后又确定了车子的租来的之后,才张口警示。

    听到这话。

    车上,何成岭顿时就懵逼了。

    这地方,还真是军事禁区啊?

    心头一动。

    何成岭只能赶紧转头,看向绿荫竹家的那几位高手。

    结果。

    接触到他目光的一瞬间,那几位高手纷纷摇头。

    他们竹家,只是武林中的一个中等世家而已,就连武林中的顶尖世家都不敢对官府的人出手,他们又怎么敢?

    无奈之下。

    何成岭之能赶紧调头,在巡逻士兵们的目送下,先行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