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波澜
    还未到公司大门口,万倾就已透过车窗看见了围堵成团的记者,虽然这是她早已料到的情景,可想到即将要应付的局面,她仍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要不我把车开到后门?”万倾的私人助理钟蕾透过倒车镜细心地捕捉到了万倾的表情,好心建议着。

    “不用了,我估计后门那边也会有记者。”万倾掏出化妆镜开始整理妆容,“世倾集团这么多年直稳居时尚界的宝座,现在突然有人在《天下时尚记》的官网发表文章,称个新人的品与世倾不相上下,且矛头直指向我,这会儿大家都等着听我怎么回应,所以现在不要说公司后门,估计能找得到我的地方,都不会少了记者。”

    “既然如此,换上这个颜色吧。”钟蕾手握方向盘,手从小包里拿出支亮橘色的唇膏递给了万倾,“这个颜色会让你在镜头前气场十足。”

    万倾浅笑,迅速涂上唇膏,又对着化妆镜再次确认发型,妆容,配饰完美无缺,才戴上墨镜,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轰炸般的提问。

    白色跑车缓缓驶入人群。远远地,记者们就认出了万倾的车,立刻,录音笔,摄像机等各种装备立刻打开,只等万倾jin ru画面。

    车门终于打开,万倾保持着如既往的优雅姿势慢慢走下车,她身着白色简约的修身连衣裙,肩上披着同色短款西装外套,除了玫瑰金材质的叶片形项链及耳坠之外,再无别的饰品,她全身的亮点全在唇上那抹娇艳欲滴的橙红,她不用再增加别的单品,就已经将气质写在了身上。

    “万小姐,今早《天下时尚记》杂志官网刊登的文章您看过了吗?”

    “略微有读。”万倾微微笑,并未驻足回答问题,由钟蕾为她开路,快步向公司大楼走去。

    “您向被誉为时尚界的女王,您所设计的所有服饰至今少有人能出其右,如今受到这么大的挑战,您是否认同杂志上发布的观点?”

    “时尚界有很多大师级的人物,我个人从来没敢自称什么女王。”万倾拨开额前垂下的发丝,加快了步伐。

    “那官网文章的观点您怎么看?”记者穷追不舍。原本两三分钟就能jin ru大楼,万倾硬生生走了十分钟还没到。

    “我没有什么评论,媒体有言论的自由,我尊重他们的权利。”

    “那官网中所提到的新人设计师苗微漾女士您是否认识?”

    “你也说了她是新人,我怎么可能认识?”万倾平静的语调里有着压抑的不耐,可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合适,又挂上笑容,补充道,“但是,我也会好好研究苗女士的设计,毕竟《天下时尚记》给了她那么高的评价,我相信,苗女士应该很快就会获得时尚界的关注,我压力不小。”

    终于越过重重人墙走到公司门口,保安挡住了还欲继续跟入的记者。万倾总算舒口气,对跟在身侧的钟蕾吩咐道:“帮我查两件事,第:谁写的那篇报道;第二:苗微漾究竟什么背景。”

    “在早上去接您之前,我已经查清楚了。”

    “好。”钟蕾办事向周全迅速,所有万倾也不惊讶她的效率。她推门走入办公室,略整理下稍显凌乱的发丝,坐入办公椅,开口道:“说吧。”

    钟蕾打开笔记本,汇报道:“那篇报道的者新进《天下时尚记》不久,名叫申邱,之前在杂志网站上写过几篇文章,但没有获得太多的关注。”

    “所以他闹这么出是为了出名?”

    “可能有这个因素,不过可能还有更大的原因。”

    万倾望向钟蕾,露出好奇的神色。

    “他是苗微漾的男朋友。”

    “呵呵。”万倾冷笑,下子靠在了椅背上,“我说呢,原来是对小情侣在搞互相帮助的把戏。”内心瞬间安定不少,她的语气也放松了很多,“再说说苗微漾吧。”

    “苗微漾没有太多特殊的背景,普通人家出身,设计学院毕业。但是她在大学期间相当优秀,曾连续获得三届校园设计大赛第名,最后是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并通过校园招聘直接jin ru到锐格服装设计公司。”

    “锐格的规模是没办法和世倾相提并论的。”万倾提醒。

    “确实,但锐格也是从不曾直接招应届毕业生做设计师的,般的毕业生都是从助理开始做起,但苗微漾是个例外。”钟蕾强调。

    “听你这么说,苗微漾还真的是有些实力?”

    “反正不可小视。”

    万倾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她脱下白色外套,搭在椅背上,转身看向办公椅后的落地窗,楼底的记者还未散去,似乎还想找些机会再从万倾这儿套出些新闻。想着原本明媚的早上就因这则报道给全毁了,万倾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又起波澜,“钟蕾,你帮我给《天下时尚记》的主编打个电话,问问明年还需不需要世倾集团的广告投入,如果需要的话,就不要再昏头至此。不要以为凭几篇报道惹几场风波就可以跃成为时尚界最厉害的媒体,没有世倾的广告投入,相信他的业绩会直线下滑,让他好自为之,尽快弥补错误。”

    “好的。”钟蕾迅速做好笔记,合上笔记本后,她并未如往常样立刻出去开始工,而是望向万倾,似乎有话要说。

    “还有什么事?”

    钟蕾顿了顿,才开口道:“早上爷爷给我电话,说晚上要见你,起吃饭,我想应该是爷爷也看了那篇报道。”

    万倾心下沉,却也清楚这么大的波澜,爷爷不可能会不知道,她微微叹气:“好,知道了,我晚上会去见爷爷。”

    虽然再自我暗示不要在意早上那点意外,可万倾那日却再无心情工。下午她简单给钟蕾交待了几句,便独自驱车前往外婆家,这么多年来,每当她不安或是困惑的时候,她就会想要到外婆家坐坐,仿佛那里是座安宁的港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