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夜色如水
    “啊!”苗微漾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睡衣已被汗水浸透。她拨开额前凌乱的发丝,长长舒了口气,庆幸那曾经困扰过她无数次的情形以后只会在梦里出现了。

    那算不上什么恶梦。比起别人恶梦里的恐怖场景,她的梦只是她童年时期心理障碍的投影。苗微漾知道尽管她不承认,可学生时期,每当填起家庭成员的表格时,她都分外的尴尬,她尤其害怕班主任的追问,因为她始终不知道有栏应该怎么填写。

    苗微漾问过母亲,可母亲的反应永远是沉默和泪水,她糊里糊涂地猜着,直到母亲病逝前才告诉她原委。

    真相大白的那刻犹如晴天霹雳,她彻底地怔在了原地,半天无法动弹。

    从此以后,她开始经常做梦填各种各样的表格,周围是片追问的声音,鄙夷的眼神包围着她,嘲讽的笑声围攻着她,她无处可逃,只有硬着头皮承受那阴阳怪气的羞辱,直到无力忍受,从梦中惊醒。

    她从心底恨极了那个人!尽管知道她和他永远不会相见,但她仍对他充满了彻骨的恨。原本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命运!是他,让她小小年纪就承担了原不属于她的思想负担。

    苗微漾走下床,来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睡裙,又拿梳子整理那头长如瀑布的头发。

    镜中的自己面容姣好,明目皓齿,如果没有那段往事,她应该是个美丽无忧的女子,每天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怕工再辛苦,但至少在梦里,她能得到绝对的安宁。

    苗微漾重新躺上床,调暗了床前的灯光,可翻来覆去,她却再也无法睡去。叹了口气,她索性换上舒适的棉质衬衣,套上了薄外套,走出房间,准备去甲板上吹吹风。

    夜里海风格外的凉,苗微漾还未登上甲板,就感到了迎面扑来的凉意,她深吸口气,感觉夜里的风冷得刚好,正适合平复她略显焦躁的心绪。

    甲板上,人群早已散去,白天的热闹已完全归于夜的宁静。苗微漾看看挂钟,已是凌晨,这个时候,想必大多数人早已睡去。所以,当她借着月光,看见那个娇小的身影时,忍不住吃了惊。

    那女子半倚在白色的栏杆旁,身子微微向海边倾斜,她柔软的长发在海风中飘扬,像是空中飞舞的精灵,皎洁的月光给她身形镀上了层银边,让她显得格外圣洁。苗微漾定睛看,才分辨出那女子原来是万倾,除去了套装包裹下的高傲,她差点没认出万倾来。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要吹风的苗微漾转过了身,准备折回房间。

    “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回去呢?”身后响起的声音让苗微漾停住了脚步,她转过身,略显歉意地笑笑:“我不想影响你。”

    “不影响。”万倾摆摆手,指了下甲板上的小圆桌,说道,“坐下,我们聊聊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