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弥漫的哀伤
    远处的山水在细雨下雾气缭绕,淡青的天空下,片轻烟渺渺,城市的喧闹在这里找不到踪迹,拂面的清风轻轻吹着万柏寒冻土般的脸,那缠绕在眉间的几缕愁云久久不肯消散。

    “我们基本是每季见次面,今天怎么突然过来见我?”阮琴谣将刚烧开的水提起来,斟满万柏寒的茶杯。

    万柏寒不语,可眼角眉梢的阴郁却全落入了阮琴谣的眼里。

    “天气转凉,最近又特别潮湿,你双手总是冰凉,先喝点热水,暖暖吧。”她端起茶杯,送到他手中,那眼底投射下来的温暖,让万柏寒的心微微动。

    “你坐下吧,不用忙来忙去。”万柏寒接过茶盏,低头喝了口。似胸中仍有怒气不能平,他放下杯子的力道远大于平常。

    阮琴谣只是平静地看着万柏寒的举止,十指交叠,托住圆润的下巴,她淡笑开口:“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万柏寒抬头看她,想要说什么,却只是深深叹了口气。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他没想到自己震怒过后的心竟有点忧愁,而此时见到阮琴谣,那伤感竟益发浓了起来。

    “欲言又止,欲语还休。这似乎与你向的风不符啊。”阮琴谣笑意盈盈,顺手打理了下藕荷色旗袍上的白兰绣花。那白兰花如她清雅的气质,默默从不争芳。

    “琴谣,”万柏寒没有抬眼,凝视杯中的清茶,手指轻轻在杯沿画着圈,“你我相识多年,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个眼里只有名利,不念感情的人?我是否心肠如铁,不顾他人感受,让身边的人难以忍受?”

    阮琴谣停止了手里的动,略微偏了下头,轻言道:“你我本无名利上的牵绊,更没有任何工上的共事,你问我这样的问题,叫我如何回答呢?”

    “你这样婉转,倒让我觉得我确实就是那么可恶了。”万柏寒的神情有了点少见的落寞。

    “这样的想法怎么可能在你身上出现?”阮琴谣平静的话语里有点纳闷,“你平日多是议事,少有议人,你总是以达到目标为快乐的源泉,何曾去深究感情之类的东西?”转而,她又略带戏谑地说道,“突然这样子的多愁善感,倒让我无法适应了。”

    “我确实是少有思忖那些所谓的感受。”万柏寒承认,脸上有点无奈,“我没办法多想呀,多少事情都不如人意,再去顾及感受,怕是什么也做不了了。如果我停下来,我之前为世倾所做的切恐是全要付诸东流,那是我没办法承受的,琴谣,你知道世倾对我来讲意味着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