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信任渐失
    头痛得几乎要裂掉!

    钟蕾迷迷糊糊拿出腋下的体温计看,三十八度!她昨晚便觉有些感冒,以为睡觉就可以恢复,谁知今日清晨,不见症状缓解,反倒还发起了高烧。

    摸过床头柜的手机,钟蕾准备给万倾打电话请假。可拨了两次,全是关机。在床上赖了会儿,她再拨,依旧没有开机!万倾这是在干嘛啊!钟蕾无语叹气,想着万倾直不开机有些蹊跷,心下有点担心她不会去世倾。如此来,自己哪怕是再不舒服,也要爬去公司。

    “蕾蕾!”正在准备早餐的陆小葵见钟蕾东倒西歪地走出卧室,连忙放下手里的餐具,上前扶住她,“怎么搞的?好像病得更严重了!”昨天就听她说不舒服,今晨看,像是病情加重的样子。

    “我确实是有想昏倒的**。”无精打采地看了眼陆小葵,她翻出退烧药,接过陆小葵递过的开水,口服下。

    “这么不适,干脆请假休息吧。”陆小葵劝道。

    “我也想啊,可早上万倾直关机,她若是有事不去,我肯定得去世倾坐镇的。”钟蕾抚着胀痛的前额,勉强喝了几口粥,便觉再也吃不下东西。

    索性放了筷子开始化妆,只是那平时用得很好的彩妆品全因她皮肤状态太差而似张面具罩在脸上。

    “我送你吧。”陆小葵放心不下,放了碗筷跟钟蕾同出门。

    钟蕾未拒绝,只是在出门前指指犹在呼呼大睡的孟柳说:“不要让我妈知道我带病上班。”这事若是让孟柳知道,怕是又要借题发挥,大做文章,钟蕾怕了她那张嘴。

    去了世倾,果然不见万倾。钟蕾庆幸她未怀侥幸心理偷懒。她强撑着身体的不适开始工,丝毫未觉有何不妥,这么多年,她已习惯了在万倾需要的时候奋力顶上。

    直到快午休的时候,钟蕾才见到姗姗来迟的万倾。正要问她怎么这么晚来,却撞见了她毫无血色的惨淡容颜。钟蕾心下生疑,该不会她也病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