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哑谜
    在唯慕大楼的门厅徘徊了近二十分钟,万倾还是没攒到足够的勇气上去面对朱慕礼。今晨醒来,她丝不挂的样子让她惊出了身冷汗。昨晚那断断续续的画面如电影片段没有任何逻辑。她实在是没想到,几瓶酒竟能让朱慕礼变成申邱的模样。她坐在床上呆滞了近个小时,终于悲哀地意识到,她和申邱真的是再无可能了。

    长舒口气,挥散掉不经意间又在心底出现的脸,万倾咬紧牙,走进了电梯。

    推开朱慕礼办公室的门,万倾见他正在打电话,似乎在忙。正思忖着要不要过会儿再进去,朱慕礼却适时抬起了眼,对万倾点点头,示意她进来。放下笔,他最后交待着:“科研方面不需要再投入更大的力量,但产品的外包装上定要再精细些。好,就这样。”

    挂断电话,朱慕礼微笑着看向万倾。他上午都未联系她是料到她定会来找他,只是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

    朱慕礼的淡笑不语让万倾局促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时无法切入正题,她只好随口寒暄:“是不是打扰你工了?”

    “没有。”朱慕礼站起身,悠哉地走到茶水台,问道,“绿茶还是咖啡?”

    “绿茶,谢谢。”早上为提神喝了太浓的咖啡,胃都要喝疼。

    “好。”他取了精巧的此壶,用开水将茶叶冲开,去掉第道茶,再倒第二次水。他的动缓慢得像是在展示茶道,万倾怀疑,他是故意在考验她的耐性。

    朱慕礼气定神闲泡好茶,倒好杯,递到了万倾面前。万倾接过杯子的手有点**,她气恼自己的紧张,忙喝口茶想要掩饰,不料她忘了那杯里是刚开的水,滚热的温度差点烫破她的唇。

    “你找我是因为昨晚的事吗?”略扫眼万倾的狼狈,朱慕礼端了茶杯走到她面前,轻抿口,杯里的热气缓缓升腾,氤氲着他们之间的空气。

    “我……喝多了。”她垂着头,尴尬得不敢看他的眼。

    “知道。”他简单以对,也不问她因何而醉。若是以前,他定会细问,只是现在,他点也没有兴趣知道。

    “你昨天什么时候走的?”万倾强撑住镇定,低声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