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身后怎么会有人?
    八个虚道境,到目前为止遇到最多虚道境的寺庙,不知道有几个是女的

    若真打起来,或许可以利用外面邪雾里的阴影分担点战力。

    郑景仁暗自思量,耳边忽然传来轻微的低吟,声线中蕴含着巨大痛楚,而且伴有急剧粗厚的呼吸声。

    侧目朝靠近左手边的房屋看去,精神透过紧闭的门窗,感应到里面有四道气息。

    其中三道是普通人,另一道已经打通任督二脉,内力深厚。

    稍作犹豫,他转身朝这房屋走去,悄无声息来到窗前,指尖刀意轻吐点穿窗纸,探眼朝屋内看去。

    屋内气温挺高,正中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是年轻农夫,面上多有焦急。

    另一个是已经打通任督二脉的和尚,气息阴冷面容平静,眼中似有期待。

    屋内的床边坐着个年过六十的婆婆,低声对床上的年轻女人说着什么。

    床上躺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的孕妇,她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抓着两边的被子,双腿张开低声轻吟。

    这是要生了?

    产婆和产妇的男人在就不说了,为什么还有个和尚在?

    郑景仁心头暗自疑惑,看着农夫面容焦急在产婆的指引下忙前忙后,一会烧热水一会递毛巾,不时上前握住孕妇的手。

    一旁的和尚站立屋中,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个局外人,产婆不敢使唤他,他也不曾说话。

    郑景仁不知道这种局面已经维持了多久,但他看了十来分钟后,外面狂风呼啸和渎佛言语越来越大声,屋内年轻产妇也难以压抑的叫出声来。

    随着她这难以压抑的叫声响起,一直探手在孕妇双腿间的产婆面露喜色,抱出一个浑身是血的新生儿。

    农夫面上的焦急之意尽去,喜上眉梢递过剪刀,产婆接过后麻利的轻拍婴儿,待婴儿开始哭泣后,立刻绑扎脐带剪断。

    她苍老的面容上也带着笑意,擦着婴儿身上的血迹转身想抱给年轻农夫,却猛然看到屋内还有罗伽寺的大师在。

    她脸上喜色渐消,讪讪的看了眼年轻农夫和孕妇后,带着惧意把婴儿抱向那打通了任督二脉的和尚。

    年轻农夫和孕妇面上满是悲痛和惶恐,孕妇面上满是泪水,农夫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