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伪善与诡异
    “既如此,天色已入夜,外面不安全想必郑施主也知道,不如今晚就在敝寺住下吧。”了奇像是完全忘记郑景仁今天差点掐死他的事,放好手中的经文提议。

    “搅扰了。”见看不出什么问题,也没有触发剧情事件完成的提示,郑景仁收起急躁完成剧情事件的心态,双手合十应了声。

    不就是“演”吗?谁还不是渣渣辉来着?

    跟了奇住持走出藏经阁时,郑景仁面含微笑朝守阁的中年和尚点点头,中年和尚同样双手合十微笑示意。

    这气质,有点伪善的感觉,和了奇相似

    心中暗自思索,郑景仁跟着了奇走过木质回廊,等了奇和尚吩咐沙弥备好厢房互道安好后,进入厢房关好门盘膝坐下。

    略微犹豫片刻,他决定今晚不回主世界赶路,留在这里看能否得到转生寺剧情事件的线索。

    从今天翻阅的典藏以及了奇说出的话来看,此寺一直规规矩矩,和不远处的镇子相处很好。因转生寺平和并且庇佑镇子的缘故,镇中居民十分信佛,每月十五都会来此礼奉香火。

    在天灾大旱的年代,这转生寺的住持会循着水源往上,打穿土层,让镇中居民不至于干旱致死,偶尔有成群的野兽迁徙经过时,转生寺的僧人会组成护镇队,轮流守在镇外。

    从典藏上看,这转生寺完全就是个正派佛寺。

    但它确实存在于乱佛界,也是神秀和尚点名的十座古寺之一,会这么简单?

    不说其他,单从典藏中记载,此寺每代住持都是忽然间修为暴涨,像毫无桎梏一夜间就突破到虚道境,然后被垂暮的前一代住持禅封,辈分也直接提升为‘了’字辈。

    郑景仁不太清楚‘了’字辈代表什么,但如此奇异的提升方式,真的令人怀疑。

    不过今日几次开口询问,这了奇住持都回答得滴水不漏,完全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再问他也只是浪费时间。

    寺外渎佛的咆哮声响起,转生寺的禅房和佛殿内响起整齐虔诚的诵经声,有淡淡的佛力升腾流转,覆盖在整座转生寺上空,似乎以此对抗外面的渎佛声和邪祟混乱法则。

    郑景仁推开厢房的窗户,没敢往上看,不过也能看到各处的禅房厢院,有淡金色的‘’字佛言徐徐往上飞腾,绚丽光华中带着几分清净祥宁。

    “正派成这样”

    郑景仁自言自语的收回目光关好窗户,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转生寺越表现得正派,他就觉得越诡异

    寺里的佛僧诵经至亥时(21:00-23:00),天上流转的佛力在阵法的凝聚下持久不散,照耀下的淡金色光芒洒满整座寺院。

    清净祥宁的禅意似温和波纹荡漾,一层一层扩散,渎佛声被阻隔,勾人入邪的邪祟混乱道纹法理影响变轻,寺中的烛火渐息,佛僧各自回去休息。

    一直用精神感应寺中情况的郑景仁微不可查点点头,“很厉害,手段比之前遇到的佛寺都高明。”

    有佛力和阵法隔绝,夜里再无异动。一夜天明后,东方曦光驱散灰褐邪雾。

    郑景仁一宿没睡用精神感应寺中情况,特别关注了奇和尚休息的禅院,可惜也没什么收获。

    伸了个懒腰,活动枯坐一晚的身骨,门外传来脚步声,昨晚帮忙备好厢房的小沙弥敲开门:“郑施主,快到早膳时间了,住持吩咐小僧来问郑施主是否吃得惯斋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郑景仁摆了摆手,“不用了,早饭我自己解决,你自去吧。”

    小沙弥闻言脸上露出笑意道了声谢,要是郑景仁说不吃惯素斋又要在他们寺里吃,他真怕被住持叫去镇里买上点肉包子回来,想想都是罪过。

    郑景仁看这小沙弥面带笑意离去抿了抿嘴,这沙弥脸上的神色不像了奇住持和守阁的真境和尚,没有那种伪善做作的感觉。

    是年龄导致的心性问题?

    但了奇住持看起来年龄也不大,被自己掐着时依旧老僧入定般平静,目中的沧桑也做不得假,他又是怎么回事?

    思索间,门外有老和尚提着扫帚开始清扫厢房前的院子。

    郑景仁看到此幕想起自己当初刚进游戏时也是扫地小厮,嘴角勾了勾拿出灵果和肉包子填肚子,静看老和尚将院子地面扫得片叶不存。

    看着老和尚将落叶扫进簸箕准备离去,郑景仁咽下嘴里多汁的果肉开口:“大师稍等。”

    老和尚顿了顿,放下簸箕和扫帚,转过身双手合十的道:“施主何事?”

    郑景仁擦了擦手,起身走到老和尚面前:“看大师扫叶时面态平和,动作熟稔,心境定是不俗,故而想问问大师出家多少年了?如何修得如此祥和心态?”

    老和尚闻言轻笑,“施主谬赞了,老僧自小入寺,到如今已有六十余载,一直是个扫地僧,开始时也有过烦闷,但每每通读佛经后,再来扫这落叶却又觉别有一番感触。”

    “哦?还请大师教我。”郑景仁双手合十微微低头。

    老和尚提了提脚边的簸箕,上面落叶满满,“佛言人生百态,各有不同。老僧扫这落叶,即觉这落叶是不同人生,每片叶子上脉络各不相同,代表了各种不同人生的际遇。”

    “老僧虽说是在扫叶,但也以己入叶,如感悟不同的人生,渐渐的便不再觉得厌烦。”

    以己入叶?感悟不同人生?那你得经历过多少人世?

    郑景仁心中吐槽一句,对老和尚的话似懂非懂,只能道了句:“大师境界高深,在下俗人难以理解。”

    老和尚呵呵一笑,也不再做解释,提起脚边的簸箕和扫帚走出厢院。

    眼睛微眯目送他离开,郑景仁暗道这老和尚同样有伪善做作的感觉,这也是他会主动上前搭话的缘由。

    这座转生寺,真诡异啊

    正想着,了奇住持出现在厢院门口,双手合十的道:“阿弥陀佛,郑施主安好,敝寺即将开始早课,郑施主可要来观看?”

    郑景仁名义上是神秀祖师派来的,礼数上这了奇住持做得很到位。

    “不了,搅扰一宿,在下准备去向神秀大师回复所得。”郑景仁看着这个给他伪善感觉最严重的了奇住持笑眯眯的点头回应。

    “如此,那贫僧就不多留了。”了奇住持微微颔首,脸上温和笑意不变。

    郑景仁身上淡白刀光凝聚,化作淡白刀光飞向南边。待他气息彻底离开,站在原地的了奇住持眼中露出一丝玩味笑意。

    而飞往南边的郑景仁忽然在天上兜了个大圈,脸上换了张脸,身上换做行者服落在转生寺不远的镇子前。

    ps:书友们,我是我来脏波兵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