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谜底
    ,!

    是那个同样有伪善感觉的扫地老和尚么?但他不是虚道境,和典籍里的记载对不上。

    等等!典籍上记载的是老住持已进入浮屠塔坐化,和这王老爷子说的也对不上!

    是这王老爷子说谎了,还是转生寺的典籍记载有问题?

    郑景仁眉头紧皱咬着馒头,夹起几片青菜送入嘴中,心中疑惑迭起。

    几个孩童听完结局,对故事里的了奇住持和永宁大师各有各的看法,讨论了几句后便央求着几个老人再讲别的故事。

    老人们互看一眼,因为王老爷子和转生寺的僧人较熟,听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事也比其他老人多,所以最后还是由他来讲。

    后续这些郑景仁没有用心听,多是讲述转生寺如何庇护镇子,什么夜杀恶鬼,白日识破妖僧,驱赶兽群等等。

    听起来都是些夸大其词,为抬高转生寺即强大又宽厚形象的衍生故事。

    几个孩童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惊呼感叹一两句,郑景仁自顾自吃着斋饭。

    时过正午,几个老人付了茶水钱,吆喝着喊孩童各自回家,自个儿也都优哉游哉出了茶楼。郑景仁拍下一枚金币,招呼小二结账后提着齐眉棍跟在王老爷子身后。

    王老爷子讲了个过瘾,尤其是在几个老伙计面前讲他以前的‘光荣事迹’,此刻心情舒朗,背着手哼着小曲缓步走在街上。

    郑景仁跟着他走了一段,看他拐进偏街立刻脚步轻点,纵身到他身后轻点他后颈,王老爷子一声没哼晕倒,被提着冲天而起。

    正午的日光刺眼白炽,镇中居民多已进屋准备午饭,倒是没发现郑景仁这冲天而起的刀光。

    带着王老爷子往南飞了一段,落地后真气流转将他弄醒。

    王老爷子醒来发现周围一片陌生,明显到了镇子外,苍老的面上不由露出几分慌张。

    他认得郑景仁是上午在茶楼吃斋饭的行者僧,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师,你,你带小老儿来这作甚?”

    郑景仁脸上带着自认和善的微笑:“老施主莫怕,洒家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听老施主今日所言,心有好奇想单独寻你问两句,你只老实说来便是。”

    王老爷子闻言心中微松,郑景仁身上毕竟穿着行者服,说起话来也还算客气,不是什么凶神恶煞,他定了定神道:“大师请问。”

    郑景仁杵了杵旁边的齐眉棍,磅礴真气挥洒,二人脚下的地面龟裂碎开,脸色严肃:

    “你今日说转生寺的老住持退下来后成了扫地僧,还与他打过招呼,此事究竟是真是假?洒家去过转生寺,进过他们藏经阁,上面记载与你所说不同。”

    王老爷子看着脚下龟裂的地面脸色发白哆嗦着退了退,这人比恶鬼还恐怖啊!

    他双手合十连连低头:“大师莫恼,小老儿今日所说句句属实,若有半分虚假天打雷劈。至于为何和他们寺中典籍记载不同,小老儿是真不知啊。”

    他哆哆嗦嗦生怕被郑景仁一棍子敲死,说话的语速极快。

    郑景仁看他样子不像作假,略做沉吟收起严肃面孔:“那老施主可知他们寺中的僧人,都是从哪来的?”

    王老爷子见郑景仁收起严肃面容神色稍松,不过还是答得很快:“都是从镇里招选过去,镇里信佛礼佛,好些户人家都想着能把孩子送进去,所以转生寺一直不缺僧人。”

    “那这么说,了奇住持也是你们镇中人?”郑景仁紧接着问了句。

    “对。不仅是他,永宁大师也是。”王老爷子肯定的点头。

    “带洒家去了奇住持家看看。”郑景仁闻言提起这王老爷子飞向镇子,吓得他惊呼出声,闭着眼连喊:“了奇住持的家人已经死了!”

    郑景仁眉头紧皱的停下身形,带他落在地面:“了奇住持如此年轻,爹娘怎么死得这般早?”

    王老爷子捂着因飞上天被吓得激烈跳动的心脏,脸上唏嘘的喘着气:“谁说不是。了奇当上住持第二年,他爹娘和两个年幼的弟弟就被流窜到这的恶狼咬死了,可惜清福都还没享。”

    太巧了。

    郑景仁心中暗道,随即提着惊恐的王老爷子飞回镇口,“最后一个问题,老住持的爹娘,是老死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死的?”

    王老爷子闻言摇头老实道:“这个小老儿不知,了尘大师活得比我们普通人久得多,镇里也没传下什么流言···”

    郑景仁点点头,道了句“得罪了。”收敛气息,化作淡白刀光贴着地面飞向转生寺。

    王老爷子看着飞向转生寺的郑景仁连忙转身进入镇子,口子喃喃自语:“居然会飞,是大妖僧吗?还是佛祖派来考验转生寺的?”

    ······

    刚过正午时分,转生寺的僧人大多在午休,只有厨房方向传来洗碗声音。

    寺里唯一一股虚道境气息停留在寺中的大雄宝殿内,郑景仁收敛气息贴着墙垣一路飞至藏经阁后面。

    毫不停顿从窗口飞入,在永宁和尚反应过来的瞬间,手指刀意吞吐抵在他太阳穴前:“别动别叫,否则你就白死了。”

    永宁和尚眉头轻皱保持着翻阅经文的姿势,眼珠抬起看了眼郑景仁:“郑施主为何这般?”

    郑景仁眯眼看着永宁,心中猜测的同时没理会他的询问,面色冷然:“我问,你答。了奇住持当年一夜突破至虚道境前,有没有什么出众之处?”

    永宁和尚眼珠动了动:“没有。”

    郑景仁:“了尘老住持究竟是圆寂坐化了,还是那寺中的扫地僧?”

    永宁和尚:“是那扫地僧。”

    郑景仁眨了眨眼,语气没什么波动:“你爹娘可还在?”

    永宁和尚面上不悲不喜:“五年前已往生过世。”

    郑景仁眉头挑了挑,了奇是在六年前当上主持,之后的第二年他家人死去,时间上和这永宁的父母是在同一年死去···

    门外忽然有脚步声传来,郑景仁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心中的疑惑豁然开朗,看着永宁嘴角微扯:“那么,在下该称呼你为永宁大师,还是了奇住持,亦或是,了尘老住持?”

    “吱呀···”

    他话音刚落,藏经阁的木门被打开,了奇住持和那扫地老和尚联袂而至。

    二人脸上都带着伪善笑意,眼神一样沧桑,不同的是一张苍老皱褶,一张年轻稚嫩。

    “永宁是我,了奇也是我,了尘不也是我?”

    三人同时开口,直勾勾盯着郑景仁的目光中满是玩味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