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或许对魔法有些奇怪的误解
    ,!

    “嗡!”

    一层魔法火焰浮现在燃烧晶石前面,微型火山上升起了一面比它自身还大的熔岩巨盾。熔岩巨盾上法理交织,形成一缕缕黑红色的条纹印在其上。

    最前面的魔法火焰瞬间被黛丝汀手上的漏斗吸走,熔岩巨盾上的火元素和法理也被吸掉,上面黑红色的条纹变得黯淡无光,被黛丝汀斩出的寒光直接斩碎。

    但这面熔岩巨盾碎去的瞬间,后面立刻又升起一面新的熔岩巨盾,这面新升起的熔岩巨盾依旧被吸掉火元素和法理,寒光斩过碎成几块。

    熔岩巨盾继续升起,寒光一路破开,直至四面过后,黛丝汀斩出的寒光劲力消逝。

    郑景仁站在旁边看着黛丝汀施为,她手上的漏斗确实厉害,难怪她会把那法师拉过来。

    黛丝汀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心中暗自算了算,右手伸直松开匕首仍其掉落在地,口中轻声低语:

    “狡诈的盗贼之祖。”

    “您诚恳的信徒恳求您的目光降临于此。”

    “我需要战神的荆棘铠甲!”

    “生命女神的生命守护!”

    “冰雪女神的永恒冰甲!”

    “大地女神的绝对防御!”

    “请您偷盗并将它们降临于我!”

    她落在地上的匕首颤抖着飞起浮在她身前,上面亮起铁银色的亮光,有荆棘之花浮现。

    生命气息浓郁的淡绿光芒亮起,生命之树的烙印浮现。

    极寒的冰霜缠绕匕首,一块纯白的寒冰凝结在匕首中间。

    厚重坚固的土元素从地面升起,一面小小的黄色圆盾镶嵌在匕首尾部。

    郑景仁:???

    这莫不是假的盗贼之祖?魔法还能偷?该不会是个魔法之祖吧?

    或许···我对魔法有些奇怪的误解。

    同一时间,黛丝汀从腰带中拿出七颗细小的琉璃珠子,琉璃珠子上有浓郁的冰系和雷系魔法波动,内中的魔法波动不比当初炸毁整个死亡森林的史诗级炸弹差。

    她屈指一弹,第一颗琉璃珠子射向袖珍火山上的神格,魔法火焰被吸走,熔岩巨盾升起挡在前面,珠子撞在上面发出“啪”的轻响。

    内中冰系和雷系两种魔法元素炸开,发出轰然剧烈的炸响,琉璃珠子功效很奇特,爆发出的威力全然向着前方轰开。

    被漏斗吸走火系元素和法理的熔岩巨盾瞬间湮灭,后续爆炸的威力连续炸毁八面熔岩巨盾,爆炸的威力才变缓。

    但黛丝汀连盗贼之祖都请动了,她屈指再弹,第二颗琉璃珠子射入爆炸的余波中,引起第二声爆响,爆发出第二波连绵不绝的魔法轰炸。

    袖珍火山上火系、土系乃至一丝毁灭法则升腾不止,疯狂制造出新的熔岩巨盾抵御在前,破碎的神格上燃烧的黑红色纹理浮现,于熔岩巨盾外凝聚出一块块燃烧的碎石弹射向外。

    黛丝汀面前漂浮的匕首大亮,将弹射过来缭绕着三种法则的燃烧碎石挡下。

    当黛丝汀将七颗琉璃珠子全部弹完,熔岩巨盾已经升起了五十多面,但破碎神格上炎热暴虐的气息丝毫不降,仍在给袖珍火山提供法则力量。

    她失望的叹了口气,握住漂浮在前面的匕首退到旁边,匕首上各系防护魔法快速消散。

    “想要这东西的不是我,是盗贼之祖。我找到他在大陆上的一个遗迹并成功沟通到他,和他做了个交易,不然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叫出一个职业创始者吗。可惜,还是破不开这封印。”

    “那他怎么不自己来取?”郑景仁不解的问道。

    手上的匕首再无魔法波动,黛丝汀将它插回大腿侧边:“似乎是火系次神里也有人在盯着这个神格,所以他不能亲自来取。”

    郑景仁皱了皱眉,还有次神在盯着这个神格?

    算了,盯就盯吧,反正在骑士大陆盯着自己的次神也不止一个,抓紧提升实力,等踏入道境就不用怕这些次神,到时候还要找阿萨克伦算算账。

    想着,郑景仁抽出炎风刀,用六叠劲斩出唯快不破。

    黛丝汀见郑景仁动手,虽然盗贼的天性让她很想趁这时候上去摸两手,但她还是忍住了。

    先看看这色狼实力具体提升到哪一步再说···

    唯快不破的刀光劈落,魔法火焰破开,八面熔岩巨盾被从中斩断。

    一刀八面巨盾,这家伙真是踏入传奇了,而且很强,不过这个强度也还破不开封印。

    黛丝汀心中暗想着,却见郑景仁脸色不变,右手如幻影般模糊不清。

    第二叠、第三叠、第四叠斩出‘断忧愁’。

    三刀齐出火焰清风和淡白的疯魔刀罡形成三色刀光,轰然劈向破碎的神格。

    “咔咔咔···”

    刀光破开熔岩巨盾的声音连绵不绝响起,黛丝汀在旁边双眼瞪得浑圆,心中惊异不忘数着升起的巨盾数量。

    当三色刀光即将耗尽,黛丝汀面上满是不可思议,六十八面!这色狼一刀劈开了六十八面三系法则缠绕的熔岩巨盾!

    他还是人吗?次神了吧?他还要这神格干嘛?真是冲着点燃神火来的?

    袖珍火山和破碎神格上的黑红纹路变得黯淡些许,但仍旧有新的熔岩巨盾在升起。

    郑景仁辟出‘断忧愁’后,身上的淡白刀光水光倾泻般飞斩在新生起的熔岩巨盾上,同时右手真气臌胀,疯魔大道的气息快速缭绕在炎风刀刀身上。

    以第五叠之力,劈斩的‘入疯魔’。

    也是他目前能控制、手臂能承受斩出的最强一刀!

    极白刀幕上至大厅顶部,下接脚下地面,整座火山地宫轰然作响震动椅不止。

    炎热暴虐的黑红色法理条纹在天花板和地面上密密麻麻延伸向外,将这极白刀幕的威力分散至整个地宫。

    黛丝汀此刻已经不是骇然,她已经惊惧得转身逃命,心中狂骂郑景仁这疯子,要是把火山地宫劈塌,他死就算了,别把自己也搭进去!

    “咔咔咔···啵···”

    熔岩巨盾疯狂升起又被破开的声响中,不一样的声响传开。

    黛丝汀惊恐中回头瞥了眼,看到郑景仁伸手拿起了那破碎的神格,而后化作淡白刀光飞来,整个火山地宫失去神力支撑,变得腐朽衰败,沙土开始掉落,而后是碎石、巨石。

    “救命!”

    看着铺天盖地砸落的巨石,黛丝汀尖叫一声闭上眼,心里委屈又难过。

    沙塔斯城的盗贼之花,居然要被石头砸成肉饼,想想都令人痛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