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再次触碰的古河
    ,!

    某个位面中,彩虹龙语气不满的看向郑景仁所在:“这人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它硕大的鼻孔里喷出两道七彩流光,遁入虚空后一道往上,一道往左。

    往上那道七彩流光拦下一团不断被削弱的极寒冰光,往左那道拦下一把邪气凛然的紫色镰刀。

    “他还没到次神境,两位神祗不要让老龙难做。”

    彩虹龙的声音飘荡在虚无中,虚无传来一声冷若冰霜的冷哼,以及一道怪异的笑声。

    虚无的另一端,一团紫色火焰和绿色的生命魔法纠缠不休,虚空中有沙哑暴虐的声音流转:“老龙是骑士大陆这届的守护者,它拦着也就罢了,你?”

    “这个东方人很有意思,我想看他后续如何发展。另外你那手下脾性暴虐,当年有神器都陨落不是没有缘由。今日就算这东方人不灭了他的神火,其他神祗也不会允许他复苏。”

    生命魔法中有温和的女声响起,语气平缓祥静。

    “哼!”无声无息间,紫色火焰消散一空,绿色的生命魔法也消隐不见。

    彩虹龙睁开的眼睛闭上,悄悄松了口气,有些疑惑自然女神会对一个东方人感兴趣,她是想蹚这东方人身后恶鬼的浑水?

    ······

    郑景仁行在各色火焰中,火土两系法则缭绕在他周身,越来越多感悟冲入他识海中的两个符文,符文闪烁吸收,逐渐膨胀,拉长,向着人形靠拢。

    他手中破碎的神格裂痕比之前大了一倍,依旧在散发三条法则条纹汇入他体内。

    有踏入虚道境经验的他,原以为会被拉入一个火焰或者土石空间里,没想到直接在主界突破。

    幸好他突破时是高空上,否则这忽如其来的火海肯定将方圆十里烧成虚无。

    有神格这个外挂在,他识海中那两枚符文不到十息就化成了他自身模样,彻底由法则凝聚的身体。

    这两个法则凝聚的身体一成形,弥漫夜空的火海瞬间被吸入他脑海,厚重的土系元素也如长江吸水般被摄入。

    莉邦尔地宫的家主愣愣的看着再次变得皎白的月光,这么快?那可是火土两系法则啊!

    她转头看向同样疑惑的祭师:“他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祭师不确定的开口:“应该是成功了吧,他没死,气息变得更恐怖了。”

    “我们见证了一位双系传奇的诞生···”

    郑景仁睁眼吐了口气,将身上的疯魔大道收起,身形刚要往下掉时,周围的火元素凝聚,在他周身腾起蓝色火焰,如一颗燃烧的蓝色彗星般带他飞向前方。

    虚幻中,脚踩疯魔大道的淡白身影脚下方圆三尺的地方燃起火焰,有浅黄泥土扩散。

    异象越发明显了。

    心中暗念,左手握拳后拉,烈虎拳咆哮间砸在夜空上,纯白虎头带着蓝色火焰,沉重的力道将空气轰得扭曲压缩。

    心念一动周身刀光飞舞,蓝色火焰覆盖的沉重刀光将空间斩出道道黑色裂痕。

    控火能力大幅度加强,力道和之前比也是天差地别,斩出的刀意威力也强了将近一倍。

    “速度上虽然没有疯魔大道和刀意凝结后那么快,倒是有些奇异的遁法。”

    他心念微动,身形消失在半空中,再出现时在一座点着蜡烛的祭坛上。

    未等看守祭坛的人发现,他身形再次消失,再次出现时出现在一家庄园的巡夜者提着的煤油灯旁边。

    巡夜者只见手里的煤油灯一闪,旁边便出现一个东方人,吓得他惊叫一声丢下煤油灯转身就跑。

    “神奇的火遁,不知道对人皇的人道金火有没有效果,等打造出隐匿气息的斗篷···”

    郑景仁想着,开始尝试土系法则。

    脚下的地面变得柔软似水,他身形一晃潜入‘土’中,浅黄的土元素包裹全身,带着他快速遁向西南。

    地下的一切在土元素的包裹下变得清晰可见,但地表之上反而却看不太清晰,只能看到周围三米范围。

    看不到上面的景象,土遁的局限性有点大,对有感应的目标跟踪时可以用。

    身形上浮,控制土元素的排斥力,将身体朝西南方的天空斜推,如同一颗冲天的炮弹般射向天边。

    不过太高的天空没有土元素,飞了一段后急速下坠。

    “怪不得说土系的强者飞不高,而且他们也不想飞,这飞行方法简直太蠢了···”

    郑景仁实验完两系法则的遁法,准备找个地方试试攻击威力的提升时,识海中的两个法则身体忽然震了震。

    郑景仁略有错愕,随即露出狂喜之色,飞落地上直接躺下。

    识海中,古河汐凝实如真人的身影飘飞在两个法则身体周围,她好奇的伸出手指轻点。

    没有虚幻火焰腾起,也没有虚幻泥沙落下。

    不再如之前那般虚无直接穿透,而是能够实打实的触碰到。

    郑景仁将注意力放在土系法则的身体上,眼前一花,他的意识已经进入土系法则的身体,轻轻的伸手抓向古河汐。

    略显温暖的触感传来,古河汐疑惑好奇的看着他,不明白这个一直不动的人为什么突然动了,还抓着她。

    郑景仁眼睛一热似有液体涌出,鼻头微酸将她搂入怀里。时隔一年多,他终于能再次怀抱这个可爱的人儿。

    静静的抱着她许久,松开后捧着她懵懂好奇的脸蛋轻语:“好久···不抱。我会想办法让你不用再困守在护符,请你吃热乎的卤牛肉。”

    古河汐懵懂的的蹩了蹩眉,好奇的伸手在他身上戳戳捏捏。

    见她如稚童般的反应,郑景仁笑了笑,轻柔的搂了搂她,而后意识回归自己的身体。

    “元素法则凝聚的身体能触碰到她,怎么让她实体化出来···去哪里找高品阶的灵魂?”

    他睁开眼念叨一句,脑海中想起酆都山中鬼魂飘荡的情形,以及阿萨克伦这不死界君主。

    身上淡白刀光凝现,腾空飞起后看了眼手上破碎的神格。

    神格上裂痕缝隙变得十分大,只差一点就要彻底断开成为碎片,散发出的法则条纹变得细型黯淡了许多,证明里面的法则已经快要被吸收完。

    里面的法则碎裂逸散这么多年,还能把完全没接触过法则体系的自己拔升到传奇境,虽然也有自己本就是虚道境的缘故,但这东西效果是真的强。

    “难怪阿萨克伦说到达一定高度想创造几个等阶的分身不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