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陈年旧事
    ,!

    没和化身皮得水的石月花扯太多,郑景仁在灵珑山庄大阵的帮助下,连夜赶往玄天阁。

    把新上任的玄天阁阁主和那虚道境长老摸了个爽,吸收掉她们动情能量后达到93%

    只差7%,他就可以绘道图登天门。

    不过到目前为止,他对绘道图要画点什么完全没头绪,画画也不是他的强项···

    七月五日清晨,郑景仁回到乱佛界,出现在那对母女的门前,里面传来年轻女人叮嘱小阿花的声音。

    片刻后,门打开,年轻女人看到门外的郑景仁愣了愣,随即疑惑的开口:“你想做什么?”

    郑景仁昨晚的手段已经证明了若他有歹心,别说她一个寡妇,就算是整个村镇的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此刻警惕已经放下,反而带着一丝期许。

    说不定,这是死去的丈夫求得如来佛祖保佑来的···

    郑景仁看了眼在门后同样好奇看着他的小阿花,朝她笑了笑,转身走向村镇外的庄稼:“想问你点事。”

    年轻女人见状,回身摸了摸小阿花的头,关好门后跟上郑景仁步伐,“你想问什么?”

    郑景仁看了眼神色有些拘谨的她,“你丈夫怎么死的?”

    年轻女人眼眶泛红,“他趁夜打渔,那夜大风刮动迷雾升起后就没回来。后来听寺里的大师说,夜里没回来的都死了。”

    果然是这样···那这乱佛界的存在究竟还有何意义?

    郑景仁抿了抿嘴,停下脚步看向她:“我可以带你和小阿花离开这里,那里只有女人。你和小阿花可以在那得到修炼的机会,你愿意去吗?”

    年轻女人怔了怔,随即愣愣的点点头,她眼眶泛红,想着被夫家亲戚说是丧门星扫把星克死丈夫的日子,口齿不清的呜咽,“谢谢,谢谢。”

    “走吧,回去带上小阿花。”郑景仁转身看向她们的屋子,年轻女人捂着嘴说了几句谢谢后,脚步加快跑向家门。

    等郑景仁缓步行到她家门口时,她已经收拾好衣服行装,抱着小阿花等在门前。

    用破空匕打开玄女界的通道,郑景仁目送她们进去,对空间口后等着的石月花点了点头,她回以一个妩媚的白眼,掀起面纱嘴型一张一合,无声的说着:晚上等你。而后娇笑不止的带着小阿花母女离开。

    “这女人突破时一定伤了脑子,这都敢反调戏了。”

    郑景仁低声吐槽,莫名的却觉得有些刺激···

    六天后,白天乱佛界赶路,夜里在玄女界大被同眠的郑景仁回到镇魔洞前的山脚下。

    那条连天接地的邪祟大道贯入山体,和清静无为的大道气息纠缠在一起。

    真观和尚盘膝在石碑旁,看到郑景仁来后点点头:“阿弥陀佛,数日不见,郑施主修为精进至此,神秀祖师已等你许久。”

    郑景仁双手合十朝他一礼,迈步走入镇魔洞,见到了被邪祟混乱大道冲刷的神秀和尚。

    他目光平和,颇显期待的看着郑景仁,“当日之问,想必施主已得到答案,如今可有其他想问的?”

    终于完成了。

    “晚辈想问,佛门的修行法虽多,但从根本上讲究普渡世人,晚辈这一路所行所见所闻,大多是佛门自私自利欺压世人,更有邪祟道纹法理,邪雾狂风,造成普通人苦难多遭。”

    顿了顿后,他直视着神秀,“或许神秀大师和慧能大师两位的初心是想让佛法弘扬,让世人安乐,但如今这番局面,乱佛界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神秀和尚不见恼怒,面露笑意不答反问:“那么,你想如何行事?”

    郑景仁上前一步,“破开界壁,让普通人回到九州。”

    神秀和尚笑了笑,身后的菩提树枝叶垂落,滴下一滴淡金汁液在郑景仁眼前,“你且随我看。”

    神秀和尚的话音刚落,郑景仁眼前的汁液大亮,他精神一震,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再清晰时,是以一个俯视的角度看着大地。

    大地上荒凉一片,邪雾弥漫毫无净土,诸多身怀金光舍利的高僧行走大地,建立寺庙。

    他们神态各异,喜怒哀憎皆有,左胸上散发着慈悲清光。

    “这是乱佛界之初,当时不论哪系流派的佛僧,都是抱着弘扬佛法的宏愿,进入此界净化邪雾。”神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画面变幻,天上风起云涌,一尊彻底由邪祟道纹法理凝聚的邪佛出现在天空,虚空裂开无数鬼兽遁入,原本一心想着净化此界的佛僧超过近半之数癫狂冲入邪雾。

    “这是乱佛界异动之始,这尊邪佛,是慧能师兄深入九恼泥潭后凝聚的邪念。衪以慧能师兄的邪念为核心,以此界逐渐稳定壮大的法理为养料,逐渐成为一尊邪佛。”神秀的声音继续响起。

    “衪有意识?”郑景仁心中疑惑。

    神秀:“有。祂与慧能师兄同心不同体,同源不同念。”

    画面再转,神秀进入乱佛界,在慧能的帮助下镇压这尊邪佛,邪雾和鬼兽被清理过半,开始引进大批普通人。

    画面光影流转,神秀的声音却不再响起。郑景仁看着这些普通人在佛僧的帮助下,建起房屋,猎牧牲畜,生活传承。他们和佛僧很好融洽,依靠佛僧的庇护逐渐扩张,人口增多。

    画面再转,乱佛界邪祟混乱道则越发稳固,邪佛更强。神秀身上锁链缠绕,自锁于镇魔洞,佛僧开始出现欺压普通人情形,恶念逐年放大,佛僧初心渐忘。

    这就是佛僧变化的缘由···

    郑景仁心中想着,画面再转,夜空的邪雾中,一道邪祟混乱的流光破开界壁飞入九州,落在太安城的皇宫,化成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画面中,依稀能分辨出这老和尚的对面,正是年轻时的人皇。

    他们口中说着什么,老和尚身上的邪祟混乱渗入年轻人皇的体内,年轻人皇体外有层淡金火光升腾,但却挡不住那邪祟混乱的渗入。

    画面再转,这邪祟混乱化作的老和尚多次与年轻时的人皇交谈,人皇被渗入的邪祟越多。

    “这是导致樊离施主夫人过世的缘由。”神秀的声音忽然响起。

    郑景仁心中一惊,意识到这画面中的老和尚就是慧能大师邪念凝聚的邪佛。

    是他挑起了人皇对樊离的猜忌,在当年权柄不显的年代,人皇无法抵挡渗入的邪祟,最终导致樊离夫人的死亡。

    可这邪佛为什么要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