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在作死边缘试探的秀灵
    纸上只有寥寥一行字,笔锋凌厉似铁画银钩。

    “偶遇仙器出世,见猎心喜欲借其一观,七日后自来取之。”

    信纸左下角有个署名:空空门——红仨儿

    郑景仁眉头挑了挑,将千变万幻戴在脸上,精神外探却找不到任何隐匿气息。

    “小心点,这红仨儿据说还没失过手,连人皇宫也被他偷过。”陈大锤只看信封上的三点红墨就猜到来者是谁,叮嘱一句后进屋休息。

    “红仨儿?”郑景仁嘴角扯了扯,不说他虚道境修为,七日后他也已经去参加采花会,这红仨儿有本事追过去从自己脸上取走千变万幻?

    刀意透过指尖,将信切成齑粉,转身走向玉乡楼。

    既然时间还充足,去小萝莉哪里打听打听这红仨儿的消息,顺便调戏小萝莉,之后再前往梁州也来得及。

    红仨儿能够在他眼皮底下隐蔽气息,陈大锤也说他从未失过手,本事不浅。自己虽然不惧,但提前了解信息怎么也对自己有好处。

    缓步来到玉乡楼街道,一直保持精神外探的他脚尖轻点,穿过密集人群,抬手抓住一个往外走的娇小身躯。

    “混蛋臭流氓,快松开我!”秀灵小萝莉惊羞的推着郑景仁肩膀,她没敢用轻功离开,就是怕太显眼被逮个正着,结果收敛气息躲在人群里往外走还是一样被抓。

    “别急着走,今天不用你服侍我洗澡,找你问点事。”郑景仁一手揽住她的细腰,把她硕大的柔软压在自己身侧,转身把她带回玉乡楼。

    “早知道我就等你离开太安城再回来了。”秀灵小萝莉见逃脱无望,捏着郑景仁腰间软肉,恶狠狠的抬头瞪着他。

    “嘶···”郑景仁痛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运转真气到腰侧:“别闹别闹,我问你点事就走了。”

    秀灵小萝莉见也捏不动了,松开手道:“什么事?”

    郑景仁揽着她上了二楼,推开她原本所在房间,真气臌动把门关上,“空空门的红仨儿你知道吗?”

    “你被他盯上了?那刚才的仙器雷劫是你搞出来的?啧啧啧,真让人羡慕,活该被贼惦记。”小萝莉先是愣了愣,随后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拍手称快。

    郑景仁沉默片刻,忽然弯下腰来脸贴着脸直视她,“秀灵,我发现你真的很喜欢在作死边缘试探。”

    “作死的边缘?”秀灵小萝莉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敏感硕大的柔软便遭到侵袭,她萝莉脸上娇呼出声,大眼睛眯成一条线。

    熟悉的快感和火热电流从沉甸甸的柔软传向四肢,通向心房,捣向脑海。

    她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觉郑景仁双手远比以前要热了无数倍,已经让她觉得像被烫一样,带来的电流刺激更是瞬间窜遍全身,让她身体又麻又软。

    她十指情不自禁抓住他的衣服捏紧,穿着绣花鞋的脚趾紧紧弓起,粉裙罗裤下紧致滑嫩的大腿**磨蹭,有湿意在体内泛滥纠缠。

    两个火热大手在她柔软的娇躯上游走不定,或捏或揉或按或摸,或用指间轻点,弄得她好不快活。

    她檀口幽幽的张开吐着热气,双眼迷离似能滴出水来无意识的叫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