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小突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冰肌上人从入口徐徐落下,看着坐在妙欢夫人和普欲神尼中间的郑景仁,目光满是奇异。

    还是童子龙阳身!他到底怎么做到的?太诡异了!

    看了眼昏厥过去的妙欢夫人和普欲神尼,她们柔臀红肿,翘起惊心动魄的弧度,脸上春媚似水。

    知道她心有疑虑,郑景仁面现猴急朝她招手,不给她思虑时间:“上人快来,在下快要憋死了。”

    冰肌上人犹豫不前,心中渴望和疑惑谨慎来回跳动。

    在邪道中生存,若不谨慎点她也活不到今天。

    她现在甚至怀疑妙欢夫人和普欲神尼是不是中了毒,假象看起来是晕过去,实则已经受制于人。

    “怎么了上人?有何不妥吗?”郑景仁见她站在原地不动,开口催促。

    冰肌上人沉吟许久,终是抵挡不住童子龙阳的诱惑,迈步朝郑景仁走来,白皙玉手拉开腰间束腰,眉眼皆蓝的她面若冰霜。

    蓝色裙衣滑落,雪颈下微微向内的精致锁骨好似金锁,胸前起伏柔软被浅蓝亵衣包裹,西面露出平滑内凹的腰身曲线,淡淡寒雾在她如玉般的肌肤游走。

    只看一眼,就让人生出抚摸揉捏她如玉肌肤的冲动,想把她身上的寒雾驱散,想给予她温暖,给予她火热,让她冰冷的神色变得娇羞疯狂。

    这是一种异样的**,**中的征服欲。

    郑景仁起身迎上,探手揽向她雪白如玉的软腰,冰肌上人双手搭向郑景仁脖子,目中谨慎异常,檀口微张吐着寒气。

    腰间软肉入手冰滑如羊脂,让人爱不释手想要更多抚摸触碰,很冰,却出奇的没有让人觉得不适,反而有种越摸越想摸的冲动。

    兰花宝典真气缠绕手上,按捏游走冰凉窍穴。

    冰肌上人蓝色眉眼挑了挑,体内被摸捏得火热发麻,冰玄极合功快速运转,寒霜冷雾翻滚缭绕包裹二人。

    寒霜冷雾中的郑景仁体温不降反增,血液如浆,口吐热气,冰肌上人身上的凉意变得异常诱人,想将她搂进怀里缓解体内燥热。

    而郑景仁确实也是这样做的,他合身将冰肌上人搂在怀里,借着她身体冰凉寒意压住体内燥热。

    双手前伸环过她纤细腰肢,抓在两瓣冰凉柔臀上,拍鼓手接连拍下。

    冰肌上人腰臀巨震,原本站立的笔直双腿发软,心中连道就是这招!

    她们不是中毒,她们是被这招拍晕了!

    怪不得那两个功力远胜于她,同修经历也不比她少的女人会被拍晕过去。

    真的太舒爽了!

    软肉在颤抖,弹震的经脉肌骨变得酥麻,腰部以下部位根本发不了力,更别说运转丹田里的真气继续施展冰玄极合功。

    脑海被麻颤快感充斥,她说话都不利索:“郑景···仁,等等,你···你不想试试我的,冰火,九重天吗?”

    郑景仁血液被冰玄极合功刺激得如同沸腾,大腿张开夹住她不让她软倒,紧贴她冰凉肌肤,双手拍得不亦乐乎:“不急,在下双手早已饥渴难耐,先让在下拍个爽。”

    “啪啪啪···”

    “啊···”

    啪啪啪声和娇呼声不绝于耳,等在花骨朵外的伪真境和真境女人愣了愣。

    里面到底什么情况,魔君花郎刚才说的是···双手?

    啪啪啪和娇呼的交响曲持续了两分钟,一声竭力压抑的低吟传出,随后里面便再无声息。

    郑景仁长长吐了口气,周身有蓝粉色动情能量似小溪流般融入他体内,在经脉中流转游走,平复他体内躁动的热血。

    搂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冰肌上人,捏着她两瓣柔臀将她放在软塌,顺手给昏迷的妙欢夫人和普欲神尼补了两记拍鼓手。

    “嗯···”

    “呀···”

    两声低吟,她们身体微颤,面上疲倦之色更浓,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怎么有种鞭尸的既视感···”

    郑景仁心情极好,看着兰花宝典的进度条缓慢从14%一路攀升到20%,丹田里的墨兰轰轰作响。

    看了眼被他拍晕过去的三个女人,嘿笑一声闭眼查看丹田里情况。

    以粉色为主体的动情能量似长江吸水般汇入墨兰,转化成漆黑如墨的实体,形成一瓣新的花瓣向外延伸。

    疯魔大道体会加强,墨兰上小人能撬动借用大道的力量随之变强,玄奥法理交织的疯魔道纹凝结成刻印汇入他体内,肉身力量在增长,身上疯魔气势节节攀升。

    这股气势朝外扩散,正在吸收‘**’的娟儿柳眉轻皱,直接被冲击昏倒在地。

    花骨朵外等着的伪真境和真境女子面上一痛,闷哼一声软绵绵的倒下。

    流花公子即刻反应过来,抬手挥出一抹流花荧光笼罩郑景仁所在的花骨朵,阻挡郑景仁突破时泄露的疯魔气息。

    “突破了?”凌欲天魔脸色难看问了句。

    “嗯。”流花公子不辨情绪的回应。

    凌欲天魔不忿的盯着花骨朵,语气不愉:“之前就该让老子在外面锤死他,现在好了,好处全让这小子得了,你怎么说?”

    流花公子面上狞色一闪,回过头看向凌欲天魔的时候却带着笑意:“采花会本就是自愿之事,今日还长,咱兄弟二人说不得还有机会一亲三位美人的芳泽,不急。”

    凌欲天魔将怀里的女人扔到一旁站起身:“你倒是好耐心,老子可懒得等。不然把那小子带来的欲香门女人弄出来,老子之前看过,还是个雏儿,一身阴元不差。”

    流花公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笑意,面上却为难的道:“这不太好吧?毕竟是郑兄带来的人,不经他同意···”

    凌欲天魔面带淫笑,纵身飞起射向花骨朵上方的入口:“怕什么?他带个女人来这不就为这事?老子宠幸她是她福分,你不帮老子,老子自己动手。”

    “凌欲···”流花公子伸了伸手,但却没鼓荡真气拦下他,摇头叹息回身对上了他软塌等着的女子道:“凌欲还是太冲动了。”

    这妖魅女子媚笑一声投入他怀抱:“谁不知流花公子是我们邪道里最正派的人士,处事利落顾全大局,有情有义让我等后辈爱慕不已···”

    流花公子笑了笑,将她放在软塌上合身压下,双手一阵游走:“瞧你说的,在邪道里最正派,那本公子不成邪道里的败类了?”

    “啊···妾身是在,在夸公子···”女子娇媚的低吟娇喘响起。

    繁花洞天入口旁没有参与同修的消瘦男子笑了笑,在凌欲天魔冲入花骨朵的瞬间他伸手在自己面上抹过,变成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

    起身后展开轻逸轻功,奔向郑景仁所在的花骨朵,同时伸手在自己胸口划了划,原本平坦的胸口缓缓隆起,凸起的喉结隐匿,身上袍服褪下,露出里面一件青色罗衫长裙。

    转眼从消瘦男子变成艳绝天人的靓丽女子。

    男女不辩,空空门传人,红仨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