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进阶任务
    收好东西,把原本几个包裹里的东西都扔进这个锦囊里,直接施展轻功,朝着安阳城进发。

    如今被标记气息,白震天不知何时就会追上来,野牛的速度太慢,不能再慢悠悠的前进了。

    拿着地图看了看,辨明方向后直接改道而行。

    从现在的位置,横穿豫州,直接到梁州,到那里才有一线生机。

    接下来三天,郑景仁日夜兼程,除了内功消耗殆尽后停下来恢复内力外,其他时候都是在赶路。

    三天三夜不睡,第四天的傍晚,郑景仁横穿了豫州地界,来到梁州边境,找了家客栈休息。

    就算白震天速度再快,他这三天也要休息吧?倒在床上睡觉的郑景仁如是想着。

    醒来时,外面已是深夜。????疑惑的看向楼顶,郑景仁推开窗,一个燕子翻身跃到楼顶上。

    只见三个穿着紫色衣衫的男子围着一个白衣女子,似乎想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听到郑景仁翻身上来,其中一个紫色衣衫的男子回头:“五毒教办事,无关人等速速退离。”

    那白衣女子也看到郑景仁,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公子,我是白莲教圣女陈沁儿,还请公子救我,事后必有回报。”

    陈沁儿生得闭月羞花,身段偏瘦,身上有股幽兰般的气质,此刻出声求救,显得楚楚可怜,勾人心魄。

    “白莲教?”郑景仁脸上露出笑意,他此次前来南疆,就是因为那一线生机就在南疆的白莲教上。

    三个紫色衣衫的男子相视一眼,似乎达成共识,其中一个直接转身朝郑景仁冲来,手中三枚毒镖甩出。

    郑景仁随意躲开,见识过樊青衣的柳叶飞刀后,再看这人的暗器,真是垃圾得不能再垃圾。

    翻身拿出连环追命弩,对着冲过来的紫色衣衫男子的脸就是三箭。

    那紫色衣衫男子正准备放出他饲养已久的毒物,加上黑夜中看不太清郑景仁的动作,直接被三支弩箭射在额头上,头上跳出3个-2400,变成一具尸体。

    死者:安图,30级烂铁级boss。五毒教教外执事。

    “三弟!”另外那两个围着陈沁儿的紫衣男子见状,双眼赤红的大叫一声,然后恶狠狠的盯着郑景仁。

    “你死定了!我定要让你尝遍五毒噬心的痛楚,然后在无尽的哀嚎中···”其中一人瞪着郑景仁咬牙切齿的道。

    话还没说完,他胸口忽然冒出一丝寒光,寒光一闪而逝,带走了这人的力气。

    陈沁儿收回手中长剑,如仙女舞剑,剑剑不离剩下的那个紫衣男子要害部位。

    那紫衣男子拼死抵抗了一会,被郑景仁用间隔时间已过的连环追命弩直接带走。

    上前摸了摸尸体,摸出三个包裹,里面装着一些金银财物和一些毒药,具体郑景仁没看,直接塞到怀里了。

    “多谢公子出手相助,还未请教公子大名。”陈沁儿见郑景仁收好东西,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春雨梨花芳自浓,甜而不腻。

    “我是郑景仁。”郑景仁直接报出自己名字,反正他打定主意要去白莲教,凭白莲教顶尖势力的能力,查出他真实身份应该不难。

    陈沁儿轻捂着嘴,眼中带着惊讶:“原来是近来天下闻名的郑少侠,沁儿却是失礼了。”

    说着,陈沁儿膝盖微弯,对着郑景仁娉娉婷婷的行了一礼。

    “沁儿圣女客气了,郑某来此,其实是和贵教有事相商。”郑景仁摆了摆手,然后直接把白皓的那封密信拿出来。

    陈沁儿柳眉轻挑,疑惑的看着郑景仁手里的信:“郑少侠有何事?”

    郑景仁直接把寒雪刀门和梁王府有勾连一事说了出来,他不担心陈沁儿回去梁王府保密,因为梁王府和白莲教相斗已经超过二十多年了。

    梁州有三大势力,官方势力梁王府,本土势力五毒教,以及南疆深处传出的白莲教。

    白莲教总坛在南疆深处,具体位置外人无从得知,行事亦正亦邪,提倡人人平等的信念。

    这样的信念在古代时期,对于官府是极大的挑衅,达官贵人和平民当然不会平等。

    但这样的信条教规,对于平民来说无疑是神圣伟大的,所以白莲教的发展迅猛如虎。

    梁王府曾经多次招安白莲教,但一直未能成功,反而折损了不少人马,两方势力就此结仇,相斗二十余载。

    梁王府扼制不住白莲教发展,白莲教也攻不进梁王府。

    而本土势力的另一方五毒教在白莲教兴起时,被打压得龟缩总坛,被梁王府招安后,势力得到扶持,这才逐渐能够和白莲教相抗衡。

    陈沁儿听完郑景仁说梁王和寒雪刀门勾结一事,沉吟了片刻:“郑少侠,此事事关重大,我做不了主,需通报圣母。”

    郑景仁把密信递给陈沁儿:“应该的。”

    陈沁儿接过密信收好,巧笑嫣然的看着他:“正事说完了,郑公子救命之恩,可有要什么想要之物?只要是这九州大地所产,我都可以拿得出来。”

    这白莲教不仅仅是在梁州发展,整个九州都有信徒,看来所图甚大,不过这都不关他的事。

    郑景仁看了看陈沁儿那白莲无暇般的身姿,忽然想起樊青衣的动人能量是热的,与其他女子不同,不知道陈沁儿的是怎样。

    “咳咳,沁儿姑娘,那在下就不客气了。”郑景仁手握拳头放在嘴边咳了咳。

    “郑公子但说无妨。”陈沁儿眉目含笑。

    “在下想要,你。”郑景仁说着,指了指陈沁儿。

    陈沁儿脸上闪过一丝错愕,而后想起郑景仁的名号是嗜血花匪。

    的确是个好色之人呢。

    陈沁儿不动声色,上下看了看郑景仁,而后才面带歉容:“沁儿身为圣女,却是不能与男子相合,望郑公子见谅,郑公子若需要,沁儿可以为你找来万千美女。”

    “这倒不用了。既然沁儿姑娘不愿,那在下也不勉强了。”郑景仁毫不犹豫的拒绝。

    陈沁儿心中松了口气,如果可以,她的确不愿意和这个名声大噪的淫贼对上。

    人的名树的影,郑景仁千人斩的名头给人带来很大的压力。

    正当陈沁儿心中微松的时候,郑景仁却忽然出手了,金银指快若寒星点在陈沁儿身上。

    “你!”

    陈沁儿惊怒的抽出长剑,她没想到这个郑景仁竟然这般可恶,竟然在语言上麻痹她,然后行此偷袭之事。

    但慢了一线的她,如何还能防住郑景仁的金银指。

    这套指法虽然没有对她造成实质伤害,也没有封禁她的行动,但是却让她心跳莫名加速,力气被随之抽离。

    被点到的位置,止不住的扩散出酥麻的舒适感。

    郑景仁越点越快,她身上的酥麻层层叠叠,整个人都没了力气,手中之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她脸色变得坨红,檀口微张呼出香气,双眼迷离难以自制。

    一股电流般的刺激,电得她头皮发麻,那种如升仙境的舒适美妙感觉,魂魄似要离体而去。

    酥麻充斥心灵间,灵魂似乎飞上了九天之巅,她张开嘴,发出一阵哀泣般的呻吟,整个人紧紧的缩起来,裙子下的亵裤已经被打湿了。

    一股浓郁的粉红色能量从她身上飞出,融入郑景仁的身上。

    郑景仁身体一热,兰花宝典的内力在体内轰轰作响。

    郑景仁闭着眼感受了一会,兰花宝典二阶,圆满。

    “叮!触发兰花宝典进阶任务——吸收白莲圣母动情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