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小心眼的阿乌古
    郑景仁揽着阿蓝云飞跃在夜色下的大山中,封禁内力的毒已经让阿蓝云解掉了。

    有她指路,配合郑景仁的速度,连续翻越了七八个山头,二人都没有遇到毒物猛兽。

    “先别走了,再往前就是阴魂涧,夜不入阴魂涧。”阿蓝云小声的道。

    郑景仁闻言停了下来,依依不舍的松开阿蓝云的小蛮腰,右手手掌还残留着滑腻和温热的感觉。

    阿蓝云在二人周围洒了一圈不知名的粉末,然后挨着郑景仁坐下。

    薄薄的红唇抿了抿,似乎心情不错:“那个追杀你的人好厉害,他是谁啊?”

    郑景仁贴着阿蓝云肩并肩坐下,头往她身上靠了靠,闻着她身上的熏香,眯着眼斜斜的看向她胸前乍泄的美好风光。

    感觉鼻孔微微发热有点痒,似乎想要流鼻血,但他的视线还是坚定不移的停留在那条雪白的深沟上。????抽了抽鼻子:“他是寒雪刀门的门主。你的真实身份呢,可以告诉我了吧?”

    “顶尖势力的门主?难怪这么厉害。”阿蓝云捂着樱桃小嘴,美目睁大有点吃惊,看起来十分可爱。

    顿了顿后,她露出调皮的笑容,吐了吐粉嫩的舌头:“其实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部落里的人,这位是我爷爷阿乌古,也是我们部落的大长老。”

    郑景仁暗自点头,自己果然英明神武,猜出阿蓝云就是那个部落的人,但是听到她后半句,立刻抬起头看去。

    一个穿着白色宽大袍子的老人站在他们面前,这老人须发皆白,身高六尺左右。

    年龄看不出具体多大,像花甲之年,又似古稀之岁,不过看起来精神头很足。

    阿蓝云站起身,巧笑嫣然的跑到阿乌古身旁:“爷爷,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被追杀的人。”

    阿乌古慈祥的摸了摸阿蓝云的头,然后看向郑景仁:“白震天伤势严重,已经离开大山了。”

    “前辈您认识他?”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阿乌古,郑景仁立刻做出乖乖仔的模样。

    他偷看别人孙女的雪白深沟,而且这人能一口叫出白震天的名字,显然是有点本事的,要是被他一掌抽死就不划算了。

    “早年间认识,事情我已经听阿蓝云说了,跟我来吧。”阿乌古说完,他和阿蓝云脚下出现一圈黑色的甲虫,将他们二人的身体托起。

    这手段不错啊,相当于临空飞行。

    郑景仁看着飞起来的二人暗自点头,然后他就被阿乌古捏着脖子一路飞向西方。

    “老夫的蛊虫对生人抗拒,不愿带你。”阿乌古捏着郑景仁的脖子笑眯眯的解释了一句。

    夜色下的狂风吹拂在脸上,吹得郑景仁心里有点发冷。

    报复!这他喵绝对是在报复!

    郑景仁心中悲愤的大喊,脸上笑呵呵:“没事,能让小子飞起来,小子已经很感激了,就是辛苦前辈了。”

    阿乌古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无事,就当锻炼锻炼。”

    说着,捏着郑景仁的脖子上下甩了甩。

    “断了断了断了,前辈别甩了!”郑景仁痛得连连大叫,被阿乌古甩了甩,他感觉比坐云霄飞车还刺激。

    一旁的阿蓝云掩嘴直笑,大眼睛笑得像片嫩柳叶,浑然天成的媚态自显。

    南国月下有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郑景仁捂着脖子看直了眼,终于知道为什么古代有‘从此君王不早朝’这一说了。

    给个这么撩人亮眼的老婆,还上什么早朝啊?天天捂着大被同眠不多好?

    脖子上忽然传来剧痛,阿乌古的大手像个铁钳一样紧紧的陷进肉里。

    郑景仁脸色涨红,大脑充血眼前发黑:“前辈,我不看了!!!”

    刚喊完,郑景仁脖子一松,立刻就感受到大地母亲的爱之(引力)召唤,直接往下掉。

    这老头心太黑了,竟然要摔死我?!

    下一秒,脚上传来踩在实地上的感觉。

    喘了几口粗气,充血的大脑逐渐恢复正常,视线也不再发黑,原来他们已经到了。

    眼前逐渐清晰,看到一个大大寨子。

    寨子里的房屋很有特色,底下用巨木和竹子撑起,让木屋脱离地面,远离潮湿和毒虫蛇蚁。

    月色下的寨子较为安静,只有木屋里传出些许火光,打猎归家的男人和女人在屋里窃窃私语。

    安静,祥和,世外桃源。

    在这蛮荒异种多如狗,毒物恶鸟满地走的南疆大山里,竟然有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

    郑景仁心头一松,连日来赶路逃命的紧张感在进入此地后徒然放松了许多。

    跟着阿乌古走进寨子里中间最大的那个寨楼,阿乌古坐在椅子上,目光平淡的看向郑景仁:“详细说说吧,你中蛊命符的事。”

    解蛊命符还得指望这小心眼的老头,郑景仁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经过,来龙去脉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连白震天也投靠了梁王府···”阿乌古听完后不知回忆起什么,口中喃喃自语说了一句。

    阿蓝云在旁边像听故事一样听得津津有味,她整日在大山和阿乌城中流连反转。

    就是想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见一见九州中原的尘世繁华,才子佳人。

    此刻听完郑景仁的经历,恨不得能以身代之,也去闯一闯这大好江湖。

    郑景仁见阿乌古陷入回忆,不敢打断老人家一副忆苦思甜的模样,生怕又被这小心眼的老头报复。

    幸好阿乌古还记得屋里还有其他人,他曲指弹出一道劲气打在郑景仁肚子上。

    郑景仁突然遭击,下意识张开嘴,便觉有一物飞入嘴里进入腹中。

    他双眼睁大的看向阿乌古,这小心眼的老头不会给小爷下毒吧?

    刚想完,他便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肚皮撑起,而后便是一股呕吐的**袭来。

    “哇!”

    张开嘴,吐出一大滩黑色的液体,液体中有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在蠕动。

    阿乌古曲指再弹,一道火线落在黑色液体上,将这滩液体烧成灰烬。

    扔出一个小瓶子给郑景仁:“睡前吃一粒,明早起床一粒就没事了。”

    郑景仁接过瓶子,感觉浑身一阵疲软,直欲昏睡。

    没等郑景仁道谢,阿乌古抬手朝郑景仁隔空虚抓:“你脸上的面具借给老夫看一看。”

    郑景仁面上一凉,他的‘千变万幻’被摄到了阿乌古手上。

    我的千变万幻!说好的绑定后不可掉落呢?这都直接被人强拿了啊!

    郑景仁脑海中转着这个念头,直挺挺的朝后倒下去,睡着了。

    阿蓝云上前一步扶住他,然后把药喂进他嘴里,这才把他平放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